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基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的视角

王俊 2018-10-11 浏览: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下总体工人国际化和国家局部工人化的并行不悖,既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提供了内生动力,也决定了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本质特征。通过考察20 世纪70 年代末西方国家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后的现实经济状况,可以发现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已经导致了去工业化、无产阶级贫困化和经济停滞常态化等消极后果。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问题的集中爆发,也为我国当前金融体制改革提供了一些启示。

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基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的视角

经济金融化,是指从产业资本中独立出来的金融资本凭借对金融资源和金融工具的垄断,反过来支配产业资本运动并攫取超额剩余价值的过程。程恩富、谢长安认为,资本主义经济金融化是一个动态过程,具有金融部门在经济中居于核心地位、金融危机成为资本主义危机表现形态、金融资本发动金融战争掠夺财富、金融寡头控制世界经济命脉等基本特征。[1-2]朱东波认为,从经济金融化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来看,经济金融化可以分为“适度金融化”和“过度金融化”。[3]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西方国家的经济金融化,本质上是金融资本全面控制剩余价值生产,在抑制实体经济发展的同时导致“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分层断裂”,[4]激化西方国家社会矛盾,是典型的“过度金融化”。发端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最新发展阶段”,其本质是“资本国际化”。[5-6]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是资本主义发展到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后必然出现的问题,也是西方国家无力解决的问题。

一、国际垄断资本主义与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生成机制

1.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协作的性质决定了资本可使劳动协作的生产力表现为“资本的生产力”。[7]资本主义协作的规模越大,一方面使资本家为支配范围日益扩大的总体工人而必需具有的资本最低限额随之增大;另一方面总体工人和资本生产力发展,须以局部工人生产力的贫乏为代价。在资本主义不同发展阶段,由于资本主义协作的发展程度不同,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辩证关系也具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见图1)。在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协作表现为工厂协作,产业资本通过工厂制度取得对工厂总体工人的支配,雇佣工人成为个人生产力贫乏的局部工人。在私人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协作发展成产业协作,工业垄断资本通过卡特尔、托拉斯等垄断组织支配某个产业内的协作生产力,垄断资本支配下的总体工人空间范围扩大(即总体工人产业化),参与协作的各个工厂因个别生产力日渐萎缩而趋于局部工人化。在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随着迂回生产链条的延长,资本主义协作进一步发展成产业链协作,工业垄断资本与银行垄断资本结合形成的金融资本逐渐在国家范围内取得对参与协作的各个产业的支配,总体工人国家化与参与产业链协作的各个产业生产的局部工人化相伴随。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随着迂回生产链条的继续延长和全球产业链协作的发展,金融资本依托跨国公司、世界财团等载体转变为国际金融资本,通过跨国并购等手段使参与全球产业链协作的各国工厂、产业和产业链置于国际金融资本的支配之下,总体工人国际化倾向加强;参与全球产业链协作的所有国家由于本国的工厂、产业和产业链都失去独立性,出现国家生产局部工人化的趋势,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随之发展成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因此,当代西方国家的经济问题不再是孤立的国内经济问题,而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内部矛盾发展的产物”。[8]

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基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的视角

随着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形成,资本积累也越来越表现出二重性特征。一方面,在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的各个环节上,逐步转化为国家局部工人的各个国家仍要进行必要的实物资本积累,以满足参与全球产业链协作的需要。国家的局部工人化决定了各个国家中的实物资本积累必须服从于国际金融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扩大剩余价值生产和占有的目标,片面化的实物资本积累使各个国家实体经济部门日渐丧失独立性。另一方面,国际金融资本更好支配国际总体工人的需要,促使国际金融资本家们必须让虚拟资本在其手中加速积累。虚拟资本的全球流动成为国际金融资本控制全球产业链协作的主要手段。全球产业链协作所释放的巨大生产力在转化为国际金融资本的巨大生产力的过程中,将国际垄断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攫取的超额剩余价值表现为虚拟资本的高利润率。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形成之前,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决定了资产阶级的财富积累和无产阶级的贫困积累必然导致生产过剩的危机。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形成后,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不仅导致生产过剩危机,还会因资本积累日益显著的二重性特征,使国际金融资本手中不断加速的虚拟资本积累与分散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实物资本积累相脱节,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问题的发生创造了条件。

2.国际垄断资本主义下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内生动力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随全球产业链协作的深化而扩张,总体工人国际化和国家局部工人化并行不悖,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提供了内生动力。

一方面,国际垄断资本主义下的总体工人国际化加快西方国家资产证券化。国际金融资本借助各国金融市场提供的股票、债券、期货等金融工具,仅以少量自有资本就可以操控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社会资本,跨国攫取超额利润。国际金融资本利用资产流动性更强、信用杠杆率更高的虚拟资本形态,不断扩大对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的支配。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扩张,既空前提高垄断程度,又刺激产业资本输出规模扩张,并使食利者阶层脱离生产,加深西方国家经济的寄生性,加速西方国家资产证券化。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OECD国家FDI净流出规模与国内上市公司市值比重、股票交易额比重保持了同步的波动上升趋势(见图2)。在经济繁荣时期,西方国家向外大规模输出产业资本,FDI净流出规模增大,国际金融资本积极利用虚拟资本的高流动性和高杠杆率增强对国际总体工人支配,国际金融资本可通过资产价格上涨赚取超额垄断利润。在经济萧条时期,西方国家产业资本流动锐减,FDI净流出规模减少,上市公司市值和股票交易额也随之剧烈下降;但国际金融资本仍可利用资产价格崩溃的有利时机收购全球廉价资产,排挤中小资本并强化垄断,对国际总体工人的支配能力在危机中继续增强。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国际金融资本的寄生性和腐朽性使西方国家资产证券化水平持续上升,为西方国家过度金融化创造了外部市场环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