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城:必须牢记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学习毛泽东有关帝国主义本质的论述

周新城 2018-10-10 浏览:
正确处理我国同美帝国主义的关系,是复杂的政治斗争,需要高超的斗争艺术,投降主义必然导致中华民族的灭亡,是死路一条。在同美帝国主义打交道方面,毛泽东树立了一个良好的典范。认真学习和运用毛泽东思想,这是我们在同美帝国主义进行斗争时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

我们说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是从它的本质来说的。应该看到,美国毕竟是当今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美国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因此,战术上、策略上,在每一个具体斗争问题上,又必须把它当作真老虎来对待,要重视它,斗争中要采取谨慎态度,讲究斗争艺术,根据不同的时间、地点和条件,采取适当的斗争形式。对形势要冷静分析,斗争要注意策略,可以采取静观其变、后发制人的办法。

总之,从本质上看,从长期上看,从战略上看,必须如实地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看成纸老虎。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战略思想。另一方面,它们又是活的铁的真的老虎,它们会吃人的。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策略思想和战术思想。毛泽东对帝国主义的判断是把纸老虎与真老虎统一起来的,这一充满辩证法的科学论断,应该成为我们认识和处理对美关系(包括贸易战)的基本指导思想。

认清美国对华政策的“两手”

应该看到,美国对华政策是两手。从根本上说,美国统治集团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的既定方针不会改变,遏制我们发展、强大、统一的图谋不会放弃。这是由他们的帝国主义本性所决定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其表现形式、方法、手段会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但只要还是帝国主义,美国对华的根本方针、根本图谋是不会改变的,“万变不离其宗”。

应该看到,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社会制度,本质上是对立的,它们之间是一种取代关系:或者按照社会发展规律,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或者在特殊的阶级力量对比条件下,社会主义制度倒退到资本主义去,像苏联东欧国家那样。说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可以趋同,相互融合,这是民主社会主义者的幻想,客观上是不可能发生的。自十月革命胜利、世界上出现社会主义制度以来,帝国主义始终把消灭社会主义当作根本的战略,妄图恢复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局面。武力实现不了,就采取和平演变的办法。这次贸易战绝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最终目的是要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特朗普在联合国的讲演赤裸裸地表明了这一点。这才是事情的本质。

1959年毛泽东看到时任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关于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和平演变战略的讲话后,在同华东地区各省、市委第一书记谈话时指出:杜勒斯说“放弃使用武力,并不意味着维持现状,而是意味着和平的转变。”和平转变谁呢?就是转变我们这些国家(指社会主义国家),搞颠覆活动,内部转到合乎他的那个思想,......就是说他那个秩序要维持,不要动,要动我们,用和平转变,腐蚀我们。[④]自此,全党开展了反对和平演变的教育。这是社会主义国家与美帝国主义之间关系的根本方面。但是改革开放以来这种教育逐渐淡化了,几乎不再提和平演变这个问题了,似乎美国已经抛弃和平演变战略,两国之间已经是相互离不开的关系了。对此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实,美国从来没有放弃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和平演变战略。苏联东欧国家的剧变就是这一战略获得成功的例证。在苏联东欧国家得手以后,美帝国主义把和平演变的矛头主要指向我国,加紧对我国进行渗透,妄图在我国发动颜色革命。xx关系只是某些人虚幻的臆想,绝不是现实。鼓吹这种思想,只能起到麻痹人民的作用。

邓小平同志在1989年11月对世界局势做出了精辟的论断:“可能是一个冷战结束了,另外两个冷战又已经开始。一个是针对整个南方、第三世界的,另一个是针对社会主义的。西方国家正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所谓没有硝烟,就是要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不看到这一点,我们分析国际环境和国际形势以及中美关系,就失去了基本立足点。

当然,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出于现实策略和经济利益的考虑,又需要同我们进行接触、打交道、发展关系。资本家总是要赚钱的,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潜在市场无疑对他们是有吸引力的,美国不得不与我们发展经济贸易往来。面对复杂的国际问题,美国有时也需要同我国合作。

所以,美国对华政策是两手:一手是想整垮我们,另一手是与我们接触,要求合作。这两手不是并列的,前一手是根本的、战略性的,后一手是第二位的、策略性的,从属于前一手。他们主张“全面接触”、“发展关系”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对中国的政治产生影响”,其实质是促使中国从内部发生西化和分化,使中国发生类似于苏联的那种变化。美国一位来华担任外交官的人在美国国会作证时公开声称:保护中美两国紧密的贸易伙伴关系是为了“促进各种思想向中国自由流通”,“能更多地把美国的文化和价值观带进中国,从而导致中国更多地接受西方的价值观”。这位外交人士的证词是坦率的,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他告诉我们,美国发展同我国的经贸往来、合作交流背后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针对美国对华政策是两手,我们对美政策也应该有两手,这叫做用两手对付两手。我们在对美关系中,凡涉及我国核心利益的问题,必须坚持原则、坚持斗争,该硬的时候就要硬。对于想整垮我们的人,我们要始终保持警惕,不能麻痹大意。要维护我们的独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对美帝国主义不能抱不切实际的幻想。在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这样的原则问题上绝不能怕,越示弱,人家劲头就越大,不会因为你软了,人家就对你好些,反倒是你软了,人家更看不起你。事实证明,在事关原则问题上我们硬了一下,顶一下,这些想整垮我们的人就软了下来。当然在斗争中要防止感情用事,过头的话我们不说,过头的事我们不做。要讲究斗争艺术、斗争策略,注意分寸,掌握火候,要像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时期对待国民党顽固派那样,有理、有利、有节。斗争必须有利于维护自己的利益和发展自己的力量。有斗争也要有缓和,有张有弛,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可以作点必要的妥协,但妥协不是投降,而是为了下一次战斗。所以,我们要沉着、冷静、不急不躁地妥善处理问题。就像打拳一样,不是没完没了地打下去,有时要缓一下,缓一下是为了更进一步的前进。我们要准备同美国长期打交道,还要与它做买卖。我们用两手对付美国的两手是一个长期的政策,其中斗争是绝对的,这是由两种社会制度的根本对立的性质所决定的;妥协是相对的、有条件的,是为更好地斗争服务的。概括说来,就是坚持原则、坚持斗争与有理、有利、有节相结合,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