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对改革开放方向问题的三点重要思考——在第十二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上的开幕词

朱佳木 2018-10-09 浏览: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贯通总结改革开放前后两个时期的历史经验,在改革开放的核心、方法、方向等问题上,提出了一系列更加成熟的方针和措施,从而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我们研讨陈云与改革开放新时代,就是要用这一研究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更多更有实践意义和理论价值的智力支持。

【按:2018年6月7~8日,以“陈云研究与改革开放新时代”为主题的第十二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在福建省龙岩市举行。本届会议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陈云与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和陈云纪念馆、福建龙岩学院联合主办,龙岩学院中央苏区研究院承办,来自全国党政机关、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的70多位入选论文作者出席了会议。与会作者以中共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主旨,围绕大会主题进行了深入研讨和交流,取得了积极的成果。本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会长朱佳木同志的开幕词。

陈云对改革开放方向问题的三点重要思考——在第十二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上的开幕词

第十二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今天在中央苏区重要组成部分的闽西龙岩开幕了。首先,我代表会议组委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向应邀前来出席会议的领导同志表示热烈欢迎,向入选论文作者表示由衷祝贺,向会议承办单位福建龙岩学院中央苏区研究院的领导和同志们表示诚挚谢意!

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自2006年创办以来,一直沿着陈云在革命年代和新中国建设时期的足迹,与有关地方和单位合作办会,并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研讨陈云思想与生平,今年已是第十二届,刚好走到革命圣地之一的龙岩。1933年初,时任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陈云由上海乘海轮抵达汕头,然后由粤东北进入福建,再经龙岩所辖的长汀、才溪进入中央苏区首府瑞金。在中央苏区工作的20个月里,陈云曾两次赴今属龙岩市的闽西汀州调研工人状况和苏区《劳动法》执行情况,还召开了三次支部会议,在苏区中央局机关报《斗争》和总工会机关刊物《苏区工人》上发表了三篇文章,分别题为《关于苏区工人的经济斗争》、《怎样订立劳动合同》和《在纠正工人经济斗争“左”的倾向中我们所作的错误》。他后来在回忆这段往事时写道:“当时工会工作获得相当成绩”。[1]这说明,龙岩也是陈云留下过革命足迹的地方。

2017年10月,我们党召开了具有重大而深远历史意义的十九大;2018年12月,我们又将迎来在党和国家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40周年。党的十九大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标志改革开放的启动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所以,我们将本届研讨会的主题确定为“陈云研究与改革开放新时代”。本届研讨会和历届一样,仍向全国征文。经过专家两轮评审,共有72篇论文入选。从论文作者看,有正高级职称的约占30%;属于中央机关、科研单位的约占2/3,属于高校系统的占1/3;40~60 岁和40岁以下的各有37人,60岁以上的有6人,年龄最大的82岁,最小的24岁。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陈云重新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成为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共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从那时起,他和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起,拨乱反正、开拓创新、殚精竭虑、运筹帷幄,带领人民积极推进改革开放,在新中国头29年建立起来的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基础上,使国民生产总值由世界排名第10位上升到20世纪末的第6位。对此,全国各族人民做出了贡献,全党做出了贡献,老一辈革命家们做出了贡献,陈云也做出了自己的独特贡献。这个贡献从一定意义上说,主要体现在协助和支持邓小平把握改革开放健康发展的三个关键性问题上。

早在20世纪50年代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完成后,陈云就提出了“三个主体、三个补充”的设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过不久,他撰写的一份提纲在中央政策研究单位进行了传达,其中指出:计划工作制度中除了“有计划按比例”这一条,还应当有“市场调节”这一条。此后,针对一些部门和地方只顾市场不顾计划、导致国民经济重大比例失调的倾向,他又明确提出“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原则。陈云的上述主张虽然和后来确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有所区别,但正如党的十四大报告所说:它对于摆脱在计划与市场关系上的传统观念、形成新的认识,“推动改革和发展起了重要作用”。[2]习近平在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进一步指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陈云同志提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要有意识地发挥和扩大市场调节作用,支持探索符合实际、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经济新体制”。[3]

20世纪80年代,陈云经过长期思考,将搞活经济与计划指导比喻成“鸟与笼子”的关系。他说:

【“鸟不能捏在手里,捏在手里会死,要让它飞,但只能让它在笼子里飞。没有笼子,它就飞跑了。”[4]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佳木
朱佳木
中国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