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所说的“中国的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法论解

屈炳祥 2018-10-08 浏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主义一般、社会主义特殊与社会主义个别的统一,是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全部理论与我国民族文化精神相融合的现实产物,即具有真正中华民族个性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完整体现,或者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马克思当年所说的“中国的社会主义”。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马克思所说的“中国的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法论解

马克思曾指出:“相同的经济基础——按主要条件来说相同——可以由于不同的经验的事实,自然条件,种族关系,各种从外部发生作用的历史影响等等,而在现象上显示出无穷无尽的变异和程度差别”。[①]毛泽东也曾指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个性与共性的统一。不可能只有个性而没有共性,或只有共性而没有个性。社会主义也是这样。“不可能设想,社会主义制度在各国的具体发展过程中,只能有一个千篇一律的格式(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模式.笔者语)。我国是一个东方国家,又是一个大国。因此,我们不但在民主革命过程中有自己的许多特点,在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也带有自己的许多特点,而且在将来建成社会主义社会以后还会继续存在自己的许多特点。”[②]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不论是马克思,还是毛泽东,都认为社会主义不就是只有一种模式,而是有许多种模式,甚至是无数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这其中的一种。为了明确这一点,我们必须运用马克思科学思想方法论予以说明,以下仅以它的经济方面为限。

一、马克思科学思想方法的基本特征

马克思作为人类近代史上的伟大思想家,其思想方法是唯物的、辩证的与能动的,主要特点就是突出人的主体地位,突出实践的作用;在逻辑上,它强调人的思维与认识的能动作用和认识对象的客观实在性。它把真实的个体即个别事物,作为认识的起点,经过人的大脑的能动思维或抽象,揭示出共同的本质与普遍规律,即事物的一般。然后,再运用这种一般去认识个别,揭示事物的特殊本质与个性特征,达到对其总体的理解与把握。用公式表示,就是个别——一般·一般——个别这样的思维方法。然而,无论从个别到一般,还是从一般到个别,都需要经过一个中间环节即“特殊”来实现。因此,从逻辑上来讲,这一公式的准确表述应该是:个别——特殊——一般·一般——特殊——个别。

根据这一思想方法,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在100多年前共同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体系。这个理论体系,就是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以及无产阶级在取得政权后,如何运用这个政权改造社会、建设社会,促进人的全面自由发展的学说。这个理论体系,不仅包括一般,而且还包括特殊与个别。对未来社会主义社会本质属性、基本特征的科学阐述,以及对其发展普遍规律所作的精辟概括等,就是马克思对社会主义所作的一般规定,这就是社会主义一般。

此外,这个理论体系,不就是一种一般,或一种抽象,还包括其特殊与个别。马克思根据东西方社会的不同特点,提出了“欧洲的社会主义”和“中国的社会主义”[③]的新概念。它告诉人们,社会主义在不同民族或国家其具体表现形式是很不相同的,但是,不论它有怎样的不同或者特殊,哪怕是个别,都不能离开它的那些共同的本质规定。否则,就不是社会主义了。当然,这些共同的本质规定,也不能离开具体的民族表现形式,如果离开了,社会主义,不论它怎样科学、怎样先进,也无法变为一种美好的现实。其结果只能是对社会主义的一种亵渎,而毫无实际意义。从社会主义产生到上世纪80年代100多年的实践告诉人们,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对社会主义理论的一般理解,更不能满足于将这一理论作为一般原则去裁剪现实,而是需要把它与不同国家的特殊国情结合起来,悉心探求其具体的民族实现形式,真正把社会主义理论变为生动活泼的社会现实。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一般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科学范畴表明,第一,它是社会主义,符合马克思和恩格斯对社会主义所作的一般规定,具备社会主义应有的本质属性和基本特征;第二,它又是符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民族特点和民族风格的社会主义。它是这二者的有机统一。因为这样,所以它才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那么,马克思,包括和恩格斯又是怎样阐述社会主义的?根据我们以往的认识,就其经济方面而言,这就是公有制、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这样几个方面。但是,根据世界社会主义最近几十年来发展的正反两方面经验、尤其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新实践、新认识,应该说这是不准确、不完全的,因而有必要对之进行进一步的认识。

1.生产条件的全社会所有,并以直接社会化形式应用于生产。

过去,我们说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生产资料的全社会所有,应该说这样理解有失偏颇。因为马克思的本意是指生产条件的全社会所有,即除了生产资料之外,还有劳动力这个最重要的要素。他指出:在未来社会,劳动者“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且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作一个社会劳动力(请注意‘社会劳动力’一语。笔者语)来使用。”[④]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社会主义社会,劳动力虽然以劳动者的个体存在为基础,但其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主要是由社会来支付的,尤其是它的智力方面。既然如此,所以劳动力自然就不归劳动者所有,而必然为社会所有。可见,社会主义公有制不仅包括生产资料,而且还包括劳动力,它们都是全社会的财产,都为全社会所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