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危机与回归马克思

理查德·沃尔夫 2018-10-08 浏览:
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日益深化,凯恩斯主义和新古典经济学等传统资本主义理论轮番登场,但其理论解释力却日渐下降,资本主义危机的受害者和资本主义的批判者开始转向求助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分析传统在世界范围内广泛而深远地传播开来,与各种不同的文化、政治和历史背景相互作用,发展出对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的不同解读。马克思主义最有效地凝聚了对资本主义及其理论的批判性分析和评论,凝聚了从那些受到马克思主义鼓舞的政治运动的成败中汲取的理论和实践教训。对于寻求超越资本主义的社会变革的理论家和活动家来说,马克思主义是非常宝贵的资源。

资本主义危机与回归马克思

一、资本主义的捍卫者与批判者

如今,马克思主义的分析重新出现在关于经济和社会的公共讨论之中。随着新一代学者发现了马克思主义传统观点的丰富内容,将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的一代正在衰落。正如1848年的经济危机有助于激发和塑造马克思最初的观点,如今的危机有助于恢复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

在1970年代之前的100年间,资本主义周期性危机的受害者和资本主义的批判者们日益转向马克思和其他马克思主义者的成果。因此,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分析传统在世界范围内广泛而深远地传播开来。它与许多不同的文化、政治和历史背景相互作用,发展出多种不同的(有时是存在激烈争议的)关于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的解读和版本。马克思主义最有效地凝聚了对资本主义及其理论的批判性分析和评论,凝聚了从那些受到马克思主义鼓舞的政治运动的成败中汲取的理论和实践教训。今天,对于寻求超越资本主义的社会变革的理论家和活动家来说,马克思主义是非常宝贵的资源。

资本主义的捍卫者大多试图贬低、忽视或以其他方式边缘化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者。虽然这些行为通常能够奏效,但只是拖延和阻滞了马克思主义在1975年之前的100年间的发展。这一传统的发展虽然不稳定,但却十分坚韧。马克思主义从少数理论家和活动家扩展到马克思主义的工会、政党、报刊、研究机构,以及地方性、区域性和国家性的管理机构和国际组织。马克思主义还在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产生了内部差异、争论和冲突。

然而,1970年代改变了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的条件。资本主义已经从1930年代大萧条造成的严重破坏中重获支持和声誉。二战后的重建、时间以及希望帮助人们消减了对大萧条的记忆。到1970年代,经济、政治和文化条件已经成熟,足以针对改革、监管和其他大萧条时期强加于资本家的国家干预展开一场重要的、持续的反击。那些“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矛盾不断深化,推动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与它们展开全球性竞争。

得到复苏的资本主义宣告了其复兴的能力。在美国,罗斯福新政从1945年到1970年不断妥协,之后遭到了系统性的削弱。工会的社会影响力大大降低。劳动力市场的状况发生了变化,使得1970年代之前实际工资持续增长100年的记录彻底终结。1980年里根的当选使这种变化成为定局。英美等国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明显右倾。私有化、取消市场管制、一夜暴富的图谋以及怀疑和抛弃集体奋斗和集体价值的普遍的个人主义,共同推动了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到来。

1970年代,跨国资本主义企业迎来了新的投资机会。企业内部管理(计算机)、交通(喷气式飞机)和通讯(互联网)等技术变革极大地推动了资本主义企业内部及其之间的全球协作,也带来了极其便利的投资机会。最重要的是,大量相对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向全球开放。伴随着技术变革推动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实际工资停止了上涨。无论何时,每当生产率提高而实际工资停滞时,就会导致资本主义剩余价值的激增。2008年之前的30年是美国经历的资本主义历史上最大的利润繁荣期之一。

资本主义的拥护者们欢呼劳动力、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衰落和萎缩,坚持认为资本主义已经“克服了其危机倾向”。因此,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在1990年代末认为,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新经济”时代。前苏联的解体使马克思主义的敌人改变了使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的方式。他们之前将马克思主义描述成一种错误的理论,它代表失败的、岌岌可危的危险实践,过去30年,他们更多地将马克思主义看作一种衰退的历史遗物,现代人根本不需要考虑,更不需要研究它。他们一再重申,资本主义赢得了与社会主义的斗争,成为一种没有替代选择的制度体系,而美国则当之无愧地成为最重要的超级大国。相应地,他们也调整了理论基础,继续贬低大众传媒中的马克思主义分析,以及学术和政治领域中的马克思主义者。而很多马克思主义者也发现,在如此变化的环境中难以坚持自己的信仰,从而修正了自己的立场或完全放弃了马克思主义。

2008年,格林斯潘的“新经济”政策破产,并被视为与以前的资本主义一样具有危机倾向,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重新被发掘。人们开始求助于马克思主义传统来理解危机的原因并寻求解决方案。不过,他们很快就面临是改革还是革命的争论:为了应对危机,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该如何变革?在这些经典的讨论中,一些马克思主义者———改革者———提出了多种“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方式,而另一些马克思主义者———革命者———以“共产主义”的名义攻击这种社会主义。还有其他一些马克思主义者对上个世纪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展开了批判。而几乎所有的马克思主义者都反对资本主义,这种反对充斥在多种不同的、有时甚至是互不相容的理论和观点中。这就产生了富有批判性的社会分析传统,而每位学者都需要明确和证明其分析传统中包含着哪种特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