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冀平:高速经济增长与社会主义优越性

石冀平 2018-10-05 浏览:
长期以来,从理论上一直把超越资本主义的高速经济增长当作社会主义优越性。但这一观点从实践上看弊大于利,从理论上讲也有值得商榷之处。高速经济增长不是社会主义优越性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不能实现高速经济增长,也不意味着社会主义没有优越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石冀平:高速经济增长与社会主义优越性

长期以来,在理论宣传和政治理论教材中把超越资本主义的高速经济增长,进而用较资本主义为短的时间实现现代化作为社会主义优越性的重要体现,这似乎已成为定论。①从一般意义上看,一种社会制度相对另一种社会制度在某一方面具有优越性,起码应具备这样的条件:第一,该方面须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第二,前者能够实现这方面的任务,而后者不能实现或者不如前者实现的好;第三,这种优劣之分具有客观必然性。如果能够以这三点为标准,那么综观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就不应把超越资本主义的高速经济增长,用较资本主义为短的时间实现现代化定义为社会主义的优超性之一。

首先,社会主义的发展史证明,长期宣传超越资本主义的高速经济增长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这一理念,并用其指导社会主义建设,总的效果是弊大于利,其实际意义是消极的。无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还是包括我国在内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基本是在落后的经济基础上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身就具有高速超越的内在冲动,而这一冲动又被这一理念强化。其结果往往是不顾条件,大干快干,最后是大起大落得不偿失。这种得不偿失不仅是经济上的,而且是政治上的。值得注意的是,政治上的损失往往被忽视,而这种损失所造成的后果比经济上的损失沉重得多且无法挽回。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苏联宣布“二十年内基本建成共产主义社会”,要和西方资本主义来一个和平竞赛。而西方资本主义也欣然应战。他们很清楚,这场竞赛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双方并不在同一起跑线上。这场竞赛的结果最终要落实在生活水平上。西方国家有庞大的经济基数,他们增长一个百分点所带来的绝对量的增长要比社会主义国家大的多。而社会主义国家由于经济基数小,只有拼速度,这正中对方下怀。当年著名的“厨房辩论”的双方主角都信心十足。结果却是以苏联,东欧的瓦解而告终。实际上,当年苏联把竞赛定位在拼速度,那比赛结果一开始就确定了。西方国家对社会主义和平演变战略历来是两手。一手是意识形态渗透,另一手就是所谓经济上和平竞赛。对前一手我们有所警惕(但很不够),对后一手基本上没有察觉。这种所谓和平竞赛战略与超越资本主义的高速增长是社会主义优越性这一理念正相偶合,从而很容易诱使社会主义国家与其拼速度。但由于西方国家经济基数庞大,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社会主义国家的生活水平不可能超越对手(我国到二十一世纪中叶按人均计算不过是中等发达国家)。在此情况下,一方面经济有可能大起大落,另一方面这种优越性理念的宣传长期得不到生活水平上与西方国家相比的印证,一些群众尤其是青年就会对社会主义失去信心。这种情况在苏东剧变中表现突出,在我国一部分群众中也有较强烈的表现。

其次,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史来看,资本主义经济无论在自由竞争时期还是垄断时期都曾有过高速增长,迅速实现工业化、现代化的先例。其中日本明治维新后的迅速崛起和战后的迅速复兴是众所周知的。美国在十九世纪下半叶的五十年内也曾成功地使制造业产值增长11倍,其中钢产量由不足2万吨猛增到3180万吨,煤产量由1450万吨增加到5.1亿吨。战后韩国更是仅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两百多年才完成的工业化道路,迅速实现了工业结构和产业结构的变革,创造了“汉江奇迹”。②而社会主义虽有过“过五关斩六将”的光荣历史,也有过“走麦城”的惨痛教训。由此可见,经济上的高速增长并非社会主义的“专利”。截止目前,在这方面很难分出优劣。虽然我们可用我国近几十年的持续增长来证明社会主义在这方面的优越性,但正如前述,资本主义也曾有过持续五十年的快速增长,也有过二十年实现现代化的先例。况且随着我国向市场经济的全面转轨,能否成功地摆脱市场经济固有的经济周期还是未定之数。因此,近几十年持续增长的证明效力尚显不足,这种优越性还有待实践的进一步的检验。

再次,社会主义并不具有在增长速度上超越资本主义的客观必然性。认为有这种客观必然性的主要理论依据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更适合生产力的发展,进而能够更快地推动生产力的发展。但这种适合是从相对意义上讲的,即特定的生产关系相对特定的生产力(如我国的改革就是要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来适应中国特定的生产力水平)。一种经济制度只要还能存在,那么它的生产关系相对它的特定生产力就是适应或基本适应的。这种适应基于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相互作用,基于生产关系在一定限度内的调整力。事实证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还有相当的调整力,因此,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目前和它的生产力是基本适应的。既然目前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和它特定的生产力水平基本适应,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和它目前的生产力水平也基本适应(也不是完全适应,否则就没有改革的必要了)。那么认为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比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更适合生产力发展,从而在经济增长上社会主义超越资本主义具有客观必然性的理论就站不住脚了。事实上,生产力发展除受生产关系的作用外,主要由其自身发展规律规定。譬如在知识经济时代,由于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生产力出现前所未有的跳跃性发展。这就是由科学技术日益成为第一生产力这一生产力自身发展规律决定的。它与生产关系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总之,在生产力发展上片面夸大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作用,是一种长期不易为人察觉的历史唯心主义观点。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石冀平
石冀平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