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文化是维系民族长盛不衰、国家兴旺发达的强大精神动力

速继明 2018-10-02 浏览:
革命文化不仅将某一特定时间序列中各种有关革命的物质和精神因素加以累积并以一定形式呈现出来,而且还能通过认同机制把社会中的异质性因素转化为革命(建设)中的同质性力量,从而形成维系民族长盛不衰、国家兴旺发达的强大精神动力系统。进入新时代,中华民族走过了“站起来”“富起来”两大历史阶段,坚定地走向“强起来”,传统意义上的“革命文化”被赋予新的使命,并被有机地熔铸于社会主义文化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党的前途命运以及国家长治久安。

革命文化是维系民族长盛不衰、国家兴旺发达的强大精神动力

成熟的政党,必然敢于直面时代问题,也必然敢于回应时代呼声。伴随着鸦片战争以来近4万万中国人改变自身处境及民族命运的历史选择,随着中国的革命斗争和社会建设各阶段的发展,革命文化不断丰富其内涵并获得新的表现形式。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明确指出,包含革命文化的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从腥风血雨的革命岁月,到筚路蓝缕的建设时期,再到克难奋进的改革开放新时代,革命文化都以一种强烈的人民诉求、时代和精神需要,内化为对民族前途的担忧、百年屈辱的抗争和民族未来的企盼,同时也是政党提供的成熟主张,以“共同的历史经验和共有的文化符码,为我们提供了变幻的历史经验之下稳定不变和具有连续性的意义框架”。在该意义框架内,革命文化如同原子裂变,持续释放着自立自强的精神张力,凝聚思想共识。

在任何时代,保持民族国家的独立、完整和持续发展都是一项重大工程。面对列强入侵、地主阶级封闭保守的残酷统治、官僚资产阶级的残酷压榨,旧中国土地被瓜分、人民被屠杀、资源被残酷掠夺等种种惨状,如果没有抗争,中华民族恐将亡国灭种。这时,最为迫切的是把全国各种具有异质性特征的思想和行为转化为具有同质性特征的整体性系统运动,从而把农民阶级、无产阶级、开明地主阶级以及民族资产阶级等分散、孤立、自发或朦胧的自觉意识统摄到摆脱殖民奴役,寻求民族独立、国家振兴、人民富强的整体性认知和社会行动中来。把人们对民族命运的普遍关切与现代民族国家的革命叙事深度关联起来,从而铺陈出一种现代中国“救亡图存”的意象,向处于存亡厄境的亿万民众提供一幅新的民族解放图景,“从此,中国人民谋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斗争就有了主心骨,中国人民就从精神上由被动转为主动”。由此,无论是作为共产党救国救民的宏大叙事还是作为普通一员的民族国家想象,革命文化把中华大地的每一份子有机联系起来,不断唤起民族觉醒,激发革命斗志,汇聚革命力量,形成思想共识,组建具有共同革命旨趣的“共同体”。在欧洲,革命文化的内涵经历了描述自然物体的运动到赋予其改变命运的进步意义。在最初的含义中,“革命”指向天体时空运动,随着历史的演进,16、17世纪开始指向“命运的变化”“人类事务的偶然变动”“人类时间流程中突发的变故与混乱”,开始具有了革旧鼎新、改变命运之含义。18世纪法国大革命爆发,启蒙思想家的革命观在欧洲大地上有了一次成功实践,充分证明了一个重要原理,即革命必须由受压迫和剥削最苦的阶层来完成,革命必须采取必要的甚至暴力的手段来推翻旧有秩序建立新秩序。在中国,革命文化从最初“改朝换代”以改变“天命”向救亡图存、民族振兴转变。正如孙中山所言:“革命之名词,创于孔子,中国历史,汤武以后,革命之事实,已数见不鲜矣。”1840年,列强入侵敲碎了中国闭关锁国的“迷梦”,用坚船利炮叩开了国门,中华民族近代史上苦难深重的一页翻开了。深重的亡国灭种危机,激发了中华儿女浓郁的忧国忧民情怀。毛泽东、周恩来、瞿秋白等中国革命早期领导人在积极吸收传统革命文化资源上,发展出了具有中国特色和时代背景的革命文化。毛泽东曾对其下过一个经典定义:“革命文化,对于人民大众,是革命的有力武器。革命文化,在革命前,是革命的思想准备;在革命中,是革命总战线中的一条必要和重要的战线。”

革命文化认同离不开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有一个由一批先于大多数被动反抗的觉醒了的人们组成的政党组织作为坚强的领导,他们担负着动员、领导、组织民众的历史重任。诞生于炽热的革命环境中的中国共产党最先觉醒,他们启发、动员和组织四万万同胞,让民众认识到社会性质的变化,认识到民族、国家的前途,更认识到革命的性质、途径和前途。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敏锐地感知到人们对民族前途的焦灼,意识到革命文化对创造“救亡图存”的革命意向的积极作用。没有革命文化来激活麻木的吃蘸上革命者鲜血的“人血馒头”来治肺痨的普通民众、凝聚一盘散沙的社会阶层人士、振奋彷徨无助的民族精神、昂扬自发觉醒的民族斗志,中国人民的革命就不可能转为自觉革命,“影响中国20世纪命运和决定其整体面貌的最重要的事件就是革命”。“三座大山”的残酷压迫,使中国人民具备了思想、愿望、情感向革命转化的基本条件。共产党的革命主张和所描绘的革命前景产生了时代共鸣,革命文化迅速聚集起巨大的民族整体性力量,“原来近代中国革命,是由帝国主义底压迫所引起。中国整个民族,都在帝国主义底铁蹄压迫之下。所以中国革命的原始动因,是反抗帝国主义底压迫,解放整个被压迫民族”。就连20世纪20年代初来华讲学的罗素也看到:“中国如果不变成尚武的国家,或者列强不变成社会主义国家,那么中国的经济难免要为外人所控制,这是因为资本主义制度在本质上形成了弱肉强食的关系,无论在本民族内还是民族之间。但中国变为尚武的国家,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最终唯一的解决办法是社会主义在欧美取得胜利。”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