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现代西方经济学阶级性与所谓科学性的再思考 ——兼与学界朋友商榷

屈炳祥 2018-10-01 浏览:
经济学到底有没有阶级性,西方经济学到底是不是科学,这些问题本来是一种常识性问题,然而,由于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包括所谓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入侵,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结果把本来很清楚的问题搅糊了。事实表明,现代西方经济学属于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这种经济学由于其阶级的局限,决定了它对世界、对社会的认识,包括它对人的经济活动和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认识,与其真实本质与客观趋势格格不入,甚至完全向反。中国近几十年经济建设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的结果,与现代西方经济学毫不相干,那种欲以此来说明它的所谓普适性与科学性的意图是错误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关于现代西方经济学阶级性与所谓科学性的再思考  ——兼与学界朋友商榷

时至今日,我国的改革开放整整走过了40年的历程。坦率地说,这40年来,我国的改革开放一路走得并不是很顺利,自始至终都受到西方主流意识形态、特别是所谓现代经济学的干扰与破坏。他们不仅向我国兜售各种所谓理论、学说,推行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的主张,而且还千方百计寻找机会,利用各种途径与方式,企图影响我国顶层设计,甚至还有一些境外机构试图直接插手,干预我国的改革开放方针政策制定与实施。尽管他们的这些举动,严重干扰与破坏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带来了一系列严重后果。但是,我国的改革开放仍然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伟大成就。这种来之不易的伟大成就的取得是在我们党的正确领导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导下,经过全国人民40年不懈奋斗的结果。然而,那些醉心于西方经济学的经济学家们却恬不知耻,贪天之功为己有,把我们40年取得的伟大成就说成是现代西方经济学指导的结果。进而更是狂热地鼓吹什么经济学是关于经济运行与发展的一般理论,不存在阶级的属性,不论是对资本主义还是对社会主义都是普遍适用的;还说什么市场经济理论就只有一个,这就是现代西方经济学,这是世界上唯一科学的经济学。此外,他们还拿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来为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普适性与所谓科学性佐证。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的40周年大庆,那些痴迷于西方经济学的大家们,也同所有国人一样心存喜悦,希望趁此机会好好地为西方经济学张目、点赞,把它的所谓普适性与科学性的赞歌再一次唱响。在此,笔者认为,我们有必要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并给予深刻揭露与批判,还其本来面目与真实本质,决不能给他们任何机会。

一、关于经济学有没有阶级属性的问题

经济学的阶级属性问题本来是清楚明白,无疑虑可言的,因为不论是马克思还是后来者都对此做过无数的阐释。马克思就曾明确指出,经济学,有“资本的政治经济学”和“劳动的政治经济学”,或“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与“工人阶级政治经济学”之分,二者是根本对立的。[1]12  然而,这些年来,由于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包括所谓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入侵,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结果把本来很清楚的问题搅糊了。2017年笔者曾著文论及这一问题,立马就会引来了一些人的质疑与批评。如有人说,经济学本来是中性,就因为是被人为地“硬生生地强奸为有阶级性的”了。对此,笔者认为,这完全是一种奇谈怪论,有作进一步思考与说明的必要。

这里,笔者首先明确指出,经济学,作为一种独立的成体系的理论、学说,它是一定阶级意识形态的反映,没有什么中性可言。这里的道理很简单,因为“存在决定意识”。马克思曾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针对当时流行的历史唯心主义明确指出:“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2]8他还在与恩格斯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指出:“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 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不过是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在观念上的表现”。[3]52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这些经典论述告诉我们,社会意识形态不论在何种社会状态下总是由社会存在决定的,有什么样的社会存在,就会有什么样的社会意识形态产生。作为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自然也就是那个在经济、政治以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占据主导地位的统治阶级的思想。当人类社会进入资产阶级社会以后,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与斗争,不仅会表现在经济领域、政治领域,而且也会表现在社会意识形态领域的各个方面。这是必然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种客观规律。

具体到政治经济学领域,更是不能例外。马克思指出:“在政治经济学领域内,自由的科学研究遇到的敌人,不只是它在一切其他领域内遇到的敌人。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把人们心中最激烈、最卑鄙、最恶劣的感情,把代表私人利益的复仇女神召唤到战场上来反对自由的科学研究。”[4]12 之所以如此,因为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是与人们或一定阶级的切身利益相关的制度性问题,尤其是生产资料的所有制问题。这是决定人的命运或与生命攸关的根本性问题。马克思曾以工人阶级的领袖与代言人的身份向人们指出:“资本、地租(笔者认为,这里的“地租”一词为误译,应该是“地产”)和劳动三者的分离对工人说来是致命的。”[5]49 还指出:“一个除自己的劳动力外没有任何其他财产的人,在任何社会的和文化的状态中,都不得不为占有劳动的物质条件的他人做奴隶。他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才能劳动,因而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才能生存。”[6]15 生产资料所有制的重要性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如此,毫无例外。这个道理,即使是一些痴迷的宗教信徒也是明白的。[4]12 然而,如此重要的道理,一些资产阶级学者、包括我国的那些崇尚西方经济学的经济学家们却三缄其口、秘而不宣,尽量予以掩的盖、回避与否认。他们往往以所谓经济学只是研究财富的生产与增长,或是所谓的稀缺问题、资源配置问题、市场与政府的关系等问题予以敷衍,而从不明确提出所有制问题来。他们这样做,正好从一个方面说明了西方经济学的阶级本质之所在,同时,也正好从一个侧面暴露了西方经济学固有的虚伪性与欺骗性特征。在此,笔者认为,经济学的阶级性本质问题是掩盖、回避与否认不了的,它的存在总是一种客观事实。另外,笔者还要问那些醉心于西方经济学的经济学家们,既然你们如此小心翼翼,不遗余力地掩盖、回避与否认经济学的阶级本质问题,那么,你们在全世界、尤其是全世界的社会主义国家卖力推销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理论与政策主张的种种举动是一种什么行为?这是不是在向全世界人民、尤其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推行国际资产阶级、帝国主义的“和平演变”战略?这是不是资产阶级经济学阶级本质的一种由衷表演?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