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宣恭:西方的发展模式无法持续下去了

吴宣恭 2018-09-26 浏览:
我国经济难题频出,矛盾丛生,充分表明这种跟随西方国家的发展模式再也无法持续下去了,不更弦改辙就谈不上经济和社会的伟大振兴。

吴宣恭:西方的发展模式无法持续下去了

近年来,我国经济下行走势日趋明显,2015年第一季度,GDP增长7%,创25年来最低纪录,鉴于不少基层的奉命虚报,实际数字恐怕还会更低。本来,在几十载连续高速发展之后,我国经济总量庞大,在此基数上增长速度稍为收缓也属于正常状态,对GDP的回落不必过于担忧。但是问题在于,这轮经济衰退却是由一系列不利因素导致的。主要是:外贸出口受自身竞争力下降和国际经济不景气所累增速遽降,分配严重不公、贫富悬殊、众多社会矛盾凸显,国内消费水平徘徊不前,制造业产能严重过剩,技术创新力量不足,房地产泡沫持续虚高不下,资本市场和虚拟经济活跃而实体经济资金紧缺,投资规模缩减且回报率不断降低,就业压力沉重,等等,加上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市场欺诈、道德沉沦,严重危害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这些对今后国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如不加以缓释或解决,经济增速还可能进一步减退。令人遗憾的是,已经见诸报端的一些建议和措施,恐怕很难有效解决问题,改变经济日趋恶化的局面。且看:

有些学者漠视我国确实存在生产迅速增长而劳动人民有支付能力的需求相对不足的矛盾,看不到内需不振的根源在于分配不公导致的广大劳动人民收入低下,将扩大内需希望寄托在大规模城镇化。殊不知城镇化是一个依托于产业化发展的自然过程。如果只靠行政支持,缺乏必需的产业聚集,就无法提供良好的就业条件和生活环境,不仅收入和消费水平不能提高,反而会产生许多负效应,如大量农民失去生存所依的土地,种种“城市病”丛生等等。

在经济走势下行时就业压力增大,保就业就上升为当前的要务。已见的解决建议之一是,避开国家大规模投资,以融资支持、税收减免促进小微企业发展,提供更多岗位,但是,这类企业偏重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活动范围小,竞争剧烈;力量微弱,抗风险能力差,存活周期短,倒闭率和失业率偏高;更何况,依靠小微企业只能解决少数人温饱于一时,根本无法建立强大的现代化经济,使我国耸立于世界之林。办法之二是,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自我制造就业机会。发动和鼓励创新是正确的,但应该是有组织的集体的社会化活动。个人势单力薄,缺少必需的技术设备,绝大多数只能生产低端产品,不能掌握核心资源,无法在社会上形成知识型技术创新体系,最终可能大多数沦落于小微企业的命运。

大量和惯用的建议是依靠私有制的积极性去改善社会经济结构和提高生产经营效率。但是,一些具体的措施却会引发更多的矛盾。诸如:实行“非禁即入”,广泛开放过去由国家垄断的行业,将削弱国家对重要行业和产品的控制力,同时会减少国家的收入;积极推行混合所有制,绩优企业首先上路,容易导致国有资产和利益的流失,不利于加强政府的监督和调动职工的积极性;鼓励私人经营本为非营利性事业的医疗卫生机构,将明显增加病患者的负担,损及民生福利;推行政府购买私人经营的社会服务,无异于放弃政府应负的服务职能和社会责任,势必增大政府开支,影响财政的正常收支结构;放开私人资本组建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资本炒作的弊病将大于融资便利的好处,将松弛国家对至关重要的金融命脉的控制,不利于宏观经济调控。至于为了支持私有企业普遍降低其税负,更是慷公家之慨,助富人之私。

这些做法不仅要使国有经济退出竞争性部门,连国民经济的重要、关键部门以及公共产品部门也要退出,实际上是全面实行“公退私进”、“社退资进”。如此而行,资本主义经济占据的地盘愈广,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的作用就愈大,市场盲目无政府状态就会愈加剧烈,社会经济结构的不协调就会愈加突出,分配不公和贫富悬殊就会愈加严重,当前的经济难题就无法减缓,遑论解决了。

30多年的改革开放,许多人奉为圭臬的发展模式实际上是西方发达国家使用过的模式,那就是完全由市场进行资源配置,采取西方行之有效的生产组织形式(如雇佣劳动制度和公司制),依靠先进的科学技术,利用现成的不可再生的资源,获取尽可能高的企业效率,生产尽可能多的产值,在少数人迅速发财致富的情况下有限度地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这在改革初期可能发挥作用,取得一定的成效。因为,在起步阶段,我国经济还十分落后,人民普遍贫穷,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给予人们一点希望和好处,都能调动积极性,使生产以较高的速度发展,生活得到改善。但是,我国是一个具有近14亿人口的社会主义大国,想要在大大提高了的基数之上,凭借现有的生产组织形式,利用自有的或国外的不可再生资源,继续高速发展,让人民过上像发达国家一样的生活,已经不是时代所允许的了。我国经济难题频出,矛盾丛生,充分表明这种跟随西方国家的发展模式再也无法持续下去了,不更弦改辙就谈不上经济和社会的伟大振兴。这是因为:

第一,从资源供应看,有限的资源无法满足人口第一大国迅速发展、普遍致富的需求。存量和产量有限的自然资源历来都是世界各国争夺的最重要对象,竞争非常激烈。中国想要使人均收入和人民生活水平与发达国家并驾齐驱,就得几倍发展生产,无论怎样强调资源节约使用,也要耗费比现在多出几倍的资源,这在国内显然无法充分供应。但是求助于国际市场,即使进口资源几倍涨价,要充分满足需求也困难重重。发达国家已经将一些重要资源视为禁脔(1990年G7就使用着全球能源的42.9%),决不会容忍中国与他们分享。奥巴马就讲过:“如果人口超过10亿的居民过上澳大利亚和美国人现在同样的生活方式,那么,我们所有人将处于非常悲惨的境遇,因为这个地球根本无法承受。”某些美国议员也不停地威胁要制裁中国对自然资源的争取。一些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对我国的资源贸易也有所忌惮。近年来,一些资源供应国被美国颠覆了,我国获得资源的途径被扰乱;有些国家则在美国的挑拨下,对我国在当地的开发出现不协调声音和行动,中国企业屡受冲击;许多新兴国家也需要大量资源,迫切希望分得杯羹。所以,我国如果勉强走这条道路,就要被迫参加一场巨大的资源争夺战,这对发达国家无异虎口拔牙,对发展中国家或后进国家而言,可能触犯众怒,这些都不利于处理好国际经济政治关系、困难为我国持续发展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宣恭
吴宣恭
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