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是宣传思想工作的根本

周新城 2018-09-26 浏览:
不读马列、不懂马列、却使劲批判马列,成为理论界时髦现象。而且越不懂,胆子越大,批判的声调越高。只有敢说马克思有错、毛泽东有错,才是解放思想,才是发展马克思主义。这种状况没有引起重视,更没有得到应有的批评。成天说马克思主义有错误,怎么能使人们相信马克思主义呢?客观环境的恶化,加上工作中的失误,使得近30多年来反马克思主义思潮日益猖獗,而马克思主义则被边缘化了。意识形态斗争的实际情况表明,在当前形势下,强调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把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悟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作为生活习惯,有着十分现实的迫切意义。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是宣传思想工作的根本

马克思主义是客观真理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新形势下宣传思想工作的使命任务”是“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①]

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是完成宣传思想工作使命任务的根本。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真理,而宣传思想工作的根本任务就是要使人民群众掌握科学的真理。

马克思是伟大的科学家,同时也是伟大的革命家。他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博览群书,从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中汲取营养,同时满腔热情地积极参加工人运动,为人民的解放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斗争。马克思给我们留下了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这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马克思主义这一理论的创立,“犹如壮丽的日出,照亮了人类探索历史规律和寻求自身解放的道路。”[②]全世界无产阶级在马克思主义指引下进行了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整个世界的面貌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正是马克思主义深刻地改变了中国。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陷入任人宰割的境地,人民苦难深重。这时中国的能人志士纷纷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当时都是向西方学习,想通过资本主义道路来挽救中国。然而处处碰壁。正在大家迷茫、彷徨,找不到出路的时候,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人们认识到还有另一条道路可以走,即劳动人民当家作主、消灭剥削和压迫的社会主义道路。马克思主义一经传入中国,中国的面貌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中国革命不是一帆风顺的,也经历过许多挫折。1942年,我们党总结了建党以来22年的经验教训,在延安整风时提出一个重要原则,即必须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这是中国革命胜利的根本保证。这个原则表明,第一,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因为这些基本原理是科学的,它反映了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的一般规律,是普遍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它并不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过时,会由于不同国情、不同民族特点而不管用,也不是有对有错,某些原理有缺陷或者有空想成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必须遵循马克思主义揭示的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忽视、放弃甚至反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必然滑向修正主义,背叛革命事业;第二,马克思主义不是书斋里的学问,它是革命斗争的指南,是指导革命实践的世界观、方法论。为了解决中国的革命的问题,必须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指导下,联系中国的实际情况,探索中国自己的革命和建设的具体道路,也就是说,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具体实现形式层次上,必须具有中国的民族特点,不能照搬外国的做法。不联系中国的实际,必然变成教条主义。无论是修正主义还是教条主义,都会使得中国的革命和建设遭到失败。

正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起来,我们党形成了毛泽东思想,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飞跃。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我们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中国人民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统治,建立了人民政权,在中国这样的东方大国里完成了民主革命的任务,这是具有世界意义的一件大事。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全国解放以后,我们党根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及时地提出了过渡时期总路线,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实现农业、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的所有制社会主义改造。到1956年,我国完成了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一项庞大的社会改造工程。我们党用这一伟大实践,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为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广阔场所,也为后来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制度基础、提供了政治前提。

如何建设社会主义,一开始我们丝毫没有经验,不得不向搞了几十年社会主义建设的苏联学习。但很快毛泽东就发现,苏联的基本经验(它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正确的,我们必须坚持;但是,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经验,则需要做具体分析,其中有的是正确的,我们可以学习;有的只适合于苏联的条件,不符合中国的具体国情,有的则是错误的。因此,对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具体经验决不能照搬。他提出,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必须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前提下,结合中国的国情进行探索,走自己的路。《论十大关系》就是这种探索的结晶。从毛泽东开始,我们党就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指导下,从中国具体国情出发,探索走自己的、具有中国民族特点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开始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飞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从这儿开始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于毛”的含义。至于作为一个完整理论体系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则是在邓小平时候形成的,这就叫做“成于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