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我国开放战略的指导意义——从比较优势分析到市场权力结构分析

鲁品越 2018-09-25 浏览:
按照比较优势原则发展对外经济关系曾促进了我国生产力的发展,但中美“贸易战”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威胁则提醒我们在进一步的对外开放中,在战略上应当扬弃比较优势理论,确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指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本质上是用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剖析市场权力结构的理论体系。针对比较优势理论的主要缺陷,应当从对外开放的目标、国际市场权力体系和产业的辩证发展路径的三个方面,以马克思主义的市场权力分析为基础,努力建立以公有制为主体、各种所有制形式共同发展的,以实现中国梦为目标的国民经济体系,以此确定我国的对外开放战略。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我国开放战略的指导意义——从比较优势分析到市场权力结构分析

我国从20世纪90年代对外开放以来,特别是加入WTO之后,通过大规模引进外资,社会生产力与整个社会的面貌发生了巨大改变,并于2010年成功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历史经验证明,充分利用外资和推进对外贸易发展的对外开放战略是完全正确的。在新时代,我国必须进一步对外开放,我国政府在这一方面已经提出一些举措。历史将证明,通过进一步开放,将会使我国生产力获得新的更加辉煌的发展。

但无需讳言,我国的改革开放在取得GDP位居世界第二的伟大成就的同时,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如环境污染与资源的无序开发、对国外资本及其核心技术的过度依赖、贫富分化现象严重等等。尽管我国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有能力克服上述的消极现象,使我们避免了遭受严峻危机的局面,但这些现象也使我们要面对更为严峻的外部发展环境和内部矛盾需要克服的局面。

如何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防范和化解上述消极现象的发生,这是我国进一步改革开放面临的严峻考验。为此我们必须寻求这些消极现象的产生根源是什么?应当对其进行怎样的深入的理论分析,以寻找防范与克服这些消极现象的发生?

一、霸权主义战略设计与比较优势陷阱

上述消极现象产生的根源,并非对外开放本身,而在于我们如何进行对外开放。对外开放只是为这些消极现象的泛滥提供了可能,而非必然。如果我们的政策正确,完全可以既能充分利用外资来发展我国的生产力,又能将由此带来的消极现象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那么,这些消极现象的产生根源到底何在?总体上说有两大方面:

一是外部的客观根源———西方霸权主义国家的总体战略设计。为国际资本的长期利益服务的西方霸权主义战略家们,为我国的对外开放设计了一个政治经济的陷阱———这就是利用他们在资本与技术上的战略优势,通过由他们控制的国际产业链与金融链,使我国在经济与技术上置于国际垄断资本的控制之下,成为高度依赖发达国家、纾解其经济危机与生态环境危机的附庸国。这种附庸国对霸权主义国家的功能主要定位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使中国永远处于国际产业链的低端,为霸权主义国家生产日常生活用品,为此承担这种生产所要付出的全部资源环境代价(不仅包括生产过程的代价,而且要求中国成为消费品垃圾处理国);二是用其控制的国际产业链与金融链,迫使中国人民生产的劳动价值为其发行的纸币充值,使之成为负载劳动价值的货币,由此主宰国际超额剩余价值的分割权,用以支撑霸权主义国家的庞大福利体系与军工体系;第三,利用发达国家的科技优势与品牌优势,通过知识产权的垄断(一种新形式的资本垄断权)而使中国成为其高端产品(包括高端制成品与知识产权)的主要市场。一旦他们的战略目标得以实现,中国必然陷入不能自拔的“中等收入陷阱”,成为世界上相对贫困的国家。

二是我们自身对于改革开放的战略设计,有可能陷入比较优势陷阱。在霸权主义国家的上述战略设计之下,我国如何既要充分利用国际市场的资本和技术,充分发挥外资外贸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同时避免国外政治经济势力对我国经济可能采取的要挟与过度榨取,从而使我国处于依附地位,这是极其严峻的政治经济任务,必须成功应对,否则我们无法向历史和人民交待。这就要求我们在对外开放的各种举措中,不能仅仅贪图一时的经济利益,使我们自身陷入以“比较优势理论”为基础的战略设计中。这种理论的诱人之处在于:它以简单的道理,使人们追求眼前的最大利益,赚取最多的外汇,从而使GDP总量和外汇储备总量最快速度地增长。而它的严重缺陷,则在于疏失了对自身的自主生产力的培育,以至日益缺乏走出“比较优势陷阱”的能力。

所谓“比较优势原理”,实质上就是对外贸易中的“机会成本”原理。由于各国的资源禀赋与生产条件不同,从事各种生产的机会成本各异。李嘉图由此来解释国际贸易何以发生。他通过对比英国与葡萄牙的两种商品的生产指出:“英国的情形可能是生产毛呢需要一百人一年的劳动;而如果要酿制葡萄酒则需要一百二十人劳动同样长的时间。因此英国发现对自己有利的办法是输出毛呢以输入葡萄酒。葡萄牙生产葡萄酒可能只需要八十人劳动一年,而生产毛呢却需要九十人劳动一年。因此,对葡萄牙来说,输出葡萄酒以交换毛呢是有利的。……因为对葡萄牙说来,与其挪用种植葡萄的一部分资本去织造毛呢,还不如用资本来生产葡萄酒,因为由此可以从英国#得更多的毛呢。”[1]113,114这里讲的“挪用种植葡萄的一部分资本去织造毛呢”,就是种植葡萄的机会成本。因为各国都会选择将资源投入到机会成本小的产业,于是葡萄牙生产葡萄酒,而英国则生产毛呢。可见“比较优势理论”的学理依据就是简单的“机会成本原理”:任何一国的有限的总资源,一旦投资于A产业,必然放弃投资于B产业所获得的收益,该收益便是投资于A所要付出的机会成本。而等量的资源投资于A和B所付出的机会成本(即减少的国际贸易收入)是不同的,其中机会成本最小的产业便是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鲁品越
鲁品越
上海财经大学资深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