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创新——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马克思主义与文化创新研讨会综述

吴文新 2018-09-24 浏览:
2018年3月在威海举办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马克思主义与文化创新”研讨会,130余位学者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学术研讨:第一,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的文化相关思想研究,以充分展现马克思主义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的巨大力量;要充分挖掘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当代价值。第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思想具有丰富而深刻的内涵,比如通过创造和生产精神文化产品以满足人的精神文化需求,通过对文化自信的唯物史观阐释提出文化发展新战略,凸显文化建设的人民性等;因而它也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第三,主张坚持“马魂”“中体(根)”“西用”原则,大力发展马克思主义综合创新文化学派,持续推进“马学”“中学”互化融合进而建构新的科学信仰体系;为此,就必须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资源的现代利用和转化发展。第四,几位海外马克思主义文化学者特别关注西方社会的马克思主义、文化及各种进步运动,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寄予厚望;国内学者对西方马克思主义者赖特、威廉斯、埃尔斯特以及传播政治经济学的研究都对我们的文化创新具有重大借鉴意义。

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威海)陈旭博士就文化软实力向硬实力的转化依据、路径与契机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软实力向硬实力转化呈现出三种可能的路径,即科技创新、制度变革、产业转型。文化通过科技创新、制度变革和文化产业发展,以促进生产力、突破发展困境、创造经济价值,成为实现软实力转化为硬实力的基本路径;但这种转化有其特定时代和地域条件,在21世纪生态文明时代,东方文明获得了重生,这对中国软实力向硬实力转化而言,意味着前所未有的契机和空间。

2、要全面挖掘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当代价值

曲阜师范大学高懿德教授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实质,乃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相互统一的根据、条件和途径的思想体系,为此他提出了“物道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概念,并向大会呈现了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一部80余万字的著作,体现马克思主义对于建构新型人类文明的根本指导意义。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经济研究》副主编李正图教授认为,在经济学领域加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学的影响力,必须从教育体系、理论体系、话语体系、传播体系入手,构建一个大的体系,更重要的是一个原理一个原理地探索研究,从而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性发展。华东理工大学博士生于少青研究了《共产党宣言》中的资本逻辑与文化批判。他认为,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论述的有关精神生产与“世界文学”思想蕴含着丰富的文化批判内容;以《共产党宣言》的文本为切入点,分析其文化批判内容引出的背后更为深层的资本逻辑批判,可以寻找到社会关系这一从文化视角上对资本逻辑双重批判的实质,并能因此在文化领域寻求突破资本逻辑的掣肘,真正驾驭好文化建设中的资本逻辑,探求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创新路径。山东大学(威海)郝书翠教授对于马克思浪漫主义气质在其思想发展不同阶段的转变做了甄别。她认为具有浪漫主义气息的“自我”的确一直没有离开马克思的视野。但是,浪漫主义者关注的“自我”从个体出发,而马克思则从对整个世界以及人类历史整体展开中关注“自我”;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浪漫主义实现了对一般浪漫主义的超越。这种浪漫主义,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历史进程中,仍有其现实意义。山东大学姜涌教授还从马克思对卢梭问题的解决而实现对西方自由的扬弃和超越入手,探讨了马克思的重大贡献。他认为,卢梭“人生而自由,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真实意蕴,应是“人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枷锁中,总是趋向争取自由”,但我们追求的自由必须是“实”的,不能是“虚”的;卢梭的自由悖论遮蔽了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前提,而马克思通过区分两种私有制,提出“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思想,论证了可以使劳动和劳动者真正得到解放的“个人所有制”即自我所有权的问题。马克思超越卢梭的“自由观”,毫无疑问对当今世界人们化解文化悖论、走出文明困境具有重大意义。

中国实学研究会副会长、国防大学朱康有教授指出,要加强整个社会特别是高校意识形态工作,不仅要从正面理论上真信,错误思想要提防,政治纪律要严守;而且要做好意识形态话语表达方式的革命,因为话语方式是意识形态表达的重要载体,应当在话语表达普遍性的前提下,容纳多样个体的、主体的特色,努力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中的民族性、阶级性、价值性、利益性与真理性统一起来,这样才能更接地气、更有力量地实现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和实践意义。江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杨宝国教授就“共产主义理想的当代自觉、自信与践行”这一新时代思想政治工作的灵魂和核心问题展开讨论。他认为,要解决“实现共产主义”“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理想信念问题,必须首先解答这样一些难题:既然共产主义社会是遥远未来的社会形态,那么它与当今社会现实又有什么关系?既然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那么我们现在还提“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共产主义理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或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对于共产主义信仰之深入人心、发挥现实作用,极为重要。他认为,共产主义理想一般包括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共产主义理论体系、共产主义人生观价值观、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等六个方面;“中国梦”的提出,凸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念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政治自信、文化自信,这使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更加坚实牢固;这样,才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共产主义理想终能实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