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分配问题必须从生产资料所有制出发——研究分配问题的一个方法论原则

周新城 2018-09-16 浏览:
必须重视马克思主义挂奴分配问题的基本原理。生产决定分配,分配方式是由生产方式决定的。分配关系是具体的、历史的,不能脱离生产方式抽象地研究分配。世界上没有抽象的公平分配。不同生产关系有不同的公平标准。不能把分配问题当作社会主义的重点。围绕着分配问题兜圈子,是庸俗社会主义。毛泽东批评了分配决定论,强调研究分配问题必须从生产资料所有制出发。交换不能决定分配方式,只能影响分配方式的具体实现形式。不能夸大市场经济的作用,仿佛我国实行市场经济这种运行机制就使得分配领域从按劳分配变为按要素贡献进行分配。我国分配制度是由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所有制结构决定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决定了分配制度是按劳分配为主、按劳分配与按要素分配相结合。我国分配制度的演变是由所有制结构演变引起的。不能把分配制度的演变概括为“从按劳分配到共同富裕”。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目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民群众对实际生活中贫富差距扩大、甚至出现两极分化现象日益不满,分配问题已经成为经济学的热点问题。然而学术界有一种倾向,即,往往离开马克思主义关于分配问题的基本原理来研究分配问题,结果越说越糊涂。

一、马克思主义关于分配问题的基本原理

谈到马克思主义关于分配问题的基本原理,我们必须认真读两部著作。一部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另一部是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我认为,这两部著作,已经把研究分配问题的基本原则说清楚了。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指出:生产、分配、交换、消费是“构成一个总体的各个环节,一个统一体内部的差别。生产既支配着与其他要素相对而言的生产自身,也支配着其他要素。过程总是从生产重新开始的。交换和消费不能是起支配作用的东西,这是不言而喻的。分配,作为产品的分配,也是这样。而作为生产要素的分配,它本身就是生产的一个要素。因此,一定的生产决定一定的消费、分配、交换和这些不同要素相互间的一定关系。当然,生产就其单方面形式来说也决定于其他要素。”①所以,研究分配问题,必须看到生产对分配的决定作用,“分配关系和分配方式只是表现为生产要素的背面。个人以雇佣劳动的形式参与生产,就以工资的形式参与产品、生产成果的分配。分配的结构完全决定于生产的结构。分配本身是生产的产物,不仅就对象是如此,而且就形式说也是如此。就对象说,能分配的只是生产的成果,就形式说,参与生产的一定方式决定分配的特殊形式,决定参与分配的形式。”②生产方式决定分配方式,离开生产方式就说不清楚分配问题。

应该看到,分配是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关系。从实物形态看,分配是产品生产出来以后,各个个人按照一定的方式分别取得自己的一份,是产品的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的运动的一个环节。这是一切社会共同的。但是,应该看到,任何物质生产都是在社会中进行的,都是社会生产。“一切生产都是个人在一定社会形式中并借这种社会形式而进行的对自然的占有。”③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经常喜欢把单个的个人作为研究一切经济问题的出发点,然而像鲁滨逊那一类的故事,只是文学家的想象,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存在的。人们在生产过程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实物形态的产品运动只是人们经济关系的物质承担者。政治经济学不是工艺学,它的研究对象不是产品运动本身,而是产品运动背后隐藏着的人们的经济关系。这种经济关系,在不同社会形态里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研究分配时,必须把它们放到一定的社会制度下,考察它们所隐含的、在这种社会制度下特有的经济关系。在研究分配问题时,应该明确,从经济关系的角度看,不同社会制度下,分配方式的性质以及它与生产、交换、消费的关系是不同的。我们不能撇开社会制度抽象地研究分配本身以及它与生产、交换、消费的关系。资本主义社会的分配是一回事,社会主义社会的分配是另一回事;私有制基础上的分配关系是一回事(当然私有制不同形式基础上的分配关系也是不一样的),公有制基础上的分配关系是另一回事。两者之间有着原则的区别。如果硬要在不同的社会里、不同所有制之间寻找分配的共性,那么,除了一些最一般的规定(“例如,奴隶、农奴、雇用工人都得到一定量的食物,使他们能够作为奴隶、农奴、和雇用工人来生存”④)以及若干具体操作性的表面现象(例如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和资本主义私有制企业都发工资)外,恐怕会一无所获。所以,分配作为一种经济关系,是历史的、具体的。不能脱离社会制度、脱离所有制以及一定所有制基础上的生产过程中人与人的关系来研究分配问题。研究我国的分配问题,现在指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抽象地谈论分配,而不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是得不出科学的结论的。

谈到《哥达纲领批判》中关于研究分配问题的基本原则,着重应该把握这样两条。一是马克思对拉萨尔主义者追求的“公平分配”的批判。马克思是用反问的方式阐述这个问题的。他说:

“什么是‘公平的’分配呢?

难道资产者不是断言今天的分配是‘公平的’吗?难道它事实上不是在现今的生产方式基础上唯一‘公平的’分配吗?难道经济关系是由法的概念来调节,而不是相反,从经济关系中产生出法的关系吗?难道各种社会主义宗派分子关于‘公平的’分配不是也有各种不同的观念吗?”⑤

这就是说,分配方式是由生产方式决定的,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所有制就有不同的分配方式。分配方式是历史的、具体的,世界上没有离开社会制度、离开所有制的抽象的公平分配。“公平”是一种观念,它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不同生产方式就有不同的“公平”分配的标准。离开生产方式去追求抽象的公平分配,实际上是一种历史唯心主义的想法。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