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炳祥:政治经济学需要一场颠覆性革命

屈炳祥 2018-09-16 浏览:
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在其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过去长期的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我们党有着学习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浓厚风气与良好传统。政治经济学也同马克思的整个理论体系一样成为我们党的根本指导思想和国家的主意识形态体。然而当今,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思想理论阵地却长期被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占领,使马克思政治经济学逐渐被颠覆,失去了它本来的面貌与魅力。因此在我国,需要来一场政治经济学的颠覆性革命,重新占领长期被西方资产阶级霸占的经济学领地,光复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使我们的思想理论重新回到真理的轨道。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屈炳祥:政治经济学需要一场颠覆性革命

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宏大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在其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当年,恩格斯这样评价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他指出:德国共产党的全部理论内容都是从研究政治经济学产生的。[1]525 因为有了政治经济学,才得以把一切唯心主义从最后的避难所赶出,对历史领域的全部传统观点作了彻底否定,因而,才有了新的唯物史观的确立。因为有了政治经济学(特别是劳动价值理论与剩余价值学说)和新的唯物史观,才完成了对空想社会主义的批判与扬弃,才有了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由此,才有了马克思完整的理论体系。因而,学习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任何一个共产党人都必须自觉地把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作为自己的必修课,认真学好、用好。

我们党历来都十分重视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学习、研究、运用,并且在不同时期都对此作出过创造性的历史贡献。毛泽东在长期的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曾反复阅读与研究过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巨著《资本论》、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以及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和他主持编写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等重要文献,而且还留下了大量学习笔记与谈话纪要,对我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各种问题作了富有创见的阐释,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原理作出了卓越贡献。同时,也为推动全党学习马克思主义带了一个好头,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培养了全党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浓厚兴趣、强烈欲望、良好学风与优良传统。

时光荏苒,逝者如斯。几十年过去,当今的情况怎么样呢?对此,笔者不先作结论,而只是想请读者看看以下的基本事实。

一、被颠覆的政治经济学

众所周知,生产、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些是马克政治经济学,乃至其全部理论体系中最基本也是最简单的科学范畴,本应是每一个社会科学工作者该有的起码常识。然而,遗憾的是我们许多的朋友,包括一些社会科学工作者,乃至那些被称上“家”乃至“大家”的经济学人对此却懂得不多,理解不深,甚至不甚了了。

生产一范畴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马克思认为,它是政治经济学的直接“对象”与理论研究的“出发点”。[2]18  因此,不论是以往的还是当今的经济学家在阐述自己的学说时,都必须对此作出说明。

那么,在我国学术界到底是如何解释这一经科学范畴呢?笔者利用现代网络工具对此作了搜索与查询,得到的结果是:所谓生产,就是指“将投入转化为产出的活动,或是将生产要素进行组合以制造产品的活动。”① 这里,把生产解释为一种“制造产品的活动”,粗一看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然而须知,这里所说的“产品”,不是我们常人所理解的那种具有一定物的形式的产品即物质产品,而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产品”,即除了这种意义产品之外,还包括那些不具有物的形式的各种服务性劳动或劳务。对此,由我国著名学者夏征农与陈自立二位先生主编、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大辞海》(经济卷)对此作了注释。其中指出:所谓生产,“指投入转化为产出的过程,投入又称为生产要素,常见的有土地、劳动、资本和原材料等。产出指产品或劳务。”② 这就是当下我国学术界对生产一范畴所作的规定或理解。这种解释实际上只不过是把生产理解为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们所说的那种提供效用的活动。

近代世界最著名的经济学家、新古典学派创始人英国剑桥大学教授阿尔弗雷德·马歇尔先生认为,所谓生产,就是人通过自己的劳动改变自然物的形态或结构,使之适合自身需要与欲望的某种效用的活动。他有一句名言说:“与其说人们在生产物质,不如说是在生产效用。”③ 另外,当代全球赫赫有名的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保尔·萨缪尔森在其最权威的《经济学》教科书中也是这样规定的。不过,他说得更具体,其中虽然没有讲到效用,但是他提到了各种形式的产品与服务。他指出:“现代经济拥有丰富多彩的生产活动。农场使用肥料、种子、土地和劳动,将它们变成小麦和玉米。现代工厂使用能源、材料、数控机床和劳动投入,生产出拖拉机、电视机或牙膏。航空公司使用飞机、燃油、劳动,以及由计算机网络控制的订票系统,向旅客提供从国家的一个角落到另一个角落的快捷的旅行服务。会计事务所使用铅笔、计算机、纸张、写字楼,还有劳动,为客户提供审计或纳税审报等各项服务。”④

这就是我们最常见的、也是最权威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关于生产一范畴的解释。上述可见,我国学术界对生产一范畴的理解与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规定如出一辙,毫无二致。不过,笔者认为,不论是我国学术界还是西方主流经济学对生产一范畴的理解都是欠妥的,是背离马克思的科学原理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