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丹:发展中国学派,正当其时(下)

孔丹 2018-09-14 浏览:
为什么在社会主义的框架里面不注意遏制资本的恶呢?这直接关乎全体人民的利益。人民当然包括资本的所有者,也包括劳动者,但必须得看到劳动者的思维和感受,要做好这件事,所以我提出管控资本,将资本关到制度的笼子里,不是要把它变成一个困兽,而是要将它放在一个轨道上,在轨道上夹着它走。一方面是动力,一方面不让它跑偏,要有规矩。

【原编者按:本刊在第8期中刊登了《华夏时报》总编辑对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孔丹的访谈,为本文上半部分。最近,本刊编辑部就有关问题对孔丹理事长进行了进一步访谈,作为本文下半部分刊登。】

孔丹:发展中国学派,正当其时(下)

消灭私有制的道路漫长——社会主义体制可能持续一千年

经济导刊:我提一个敏感的问题,很多人都关注前一段网上转载你的一篇文章,标题说共产党的终极目标是消灭私有制,你指的是现在还是未来?

孔丹:其实这个真的不敏感,但你问的很好。

经济导刊:这个应该是事出有因吧,你的阐述应该有前因后果,它是有语境的。现在为什么大家对这个问题特别关注和敏感,从去年以来,国内一些比较大的民营企业特别是金融控股的民营企业碰到较多问题。比如民营财阀,当然有的是真财阀,有的也是穿马甲的财阀,现在都面临行业监管机构的一些清理,2016、2017两年都有一些企业面临清理的问题,所以大家从政策和趋势上比较敏感,清理民营经济会不会发生政策上的转变或影响,您的讲话是不是一个信号?

孔丹:我觉得这个事,跟批判“孔丹们”不一样。当时我看了许章润对“孔丹们”的评论,我觉得他注意的不只是我孔丹,他点别人都是一个一个,点我是“孔丹们”,讲我是自以为是这样一个政治后裔,讲我是什么“红二代”的意思。他有好几个界定。我把它反解:半吊子,就是说孔丹你们这些人,你们现在开始对西方理论进行挑战,你们自己到底有没有西方理论的基础?但是他其实是提醒理论界、学术界,就是“孔丹们”已经开始有自己的一个体系了。

你刚才提到的这篇文章是在我们组织的关于习近平经济思想研讨会上,我发表的一段看法,标题是“坚持党的领导,善于驾驭市场和管控资本”,后来被一个网站转载时将大标题改了,说我要消灭私有制。而我原标题的要点,一个是驾驭市场,一个是管控资本。

善于驾驭,善于管控。这话从何说起的呢?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共产党面对一个新的挑战,就是要发展市场经济,同时如何进行有效监管,尤其是善于管控资本,我谈了几点感想。

一是关于资本问题,资本的逻辑是什么?《共产党宣言》讲,由于资本主义社会必然分化为资本家、无产者两个截然不同的阶级,资本主义就必然产生出自己的掘墓人,所以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逻辑就是消灭私有制。但是社会主义发展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像中国、前苏联这样,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是有挫折和起伏的,相比私有制,可以对历史的逻辑这样去理解。如果社会主义要搞上千年呢?习近平总书记在一次讲话中提到,邓小平同志说,“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的努力奋斗。”由此推算,那需要一千年。这意味着,我们要把社会主义建设好、建设成共产主义,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历史阶段。

习总书记讲,雄安的建设是千年大计。社会主义在这样一个过程中,要长期的领导市场经济,不是一个短期可以一蹴而就的。共产党本身的性质和它的价值观是革命的。习总书记告诫我们,作为执政党,我们党并没有改变革命党的性质。党的终极目标就是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然而达到终极目标的历史进程将极其漫长。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市场经济中含有大量非公经济,市场经济的核心是资本,资本和共产党的价值观是有内在悖论的。这句话我思考了很久:又有内在悖论,又要长期共存,怎么办?资本的本性是增值,资本是资本家的灵魂,资本家不过是资本的人格化。他的价值取向是追求个人利益和市场主体的利益,所以资本的逻辑含有对社会主义的消解能力。今天,我们面对的挑战是严重的,从现实运行看,我们不断地讲资本的正面作用,但是资本的负面作用却很少提及。三年前,我在接受你访谈时说过,应该把资本关到制度的笼子里。2015年,在股灾中兴风作浪的就是资本,包括外国资本和国内资本,其实可能也有某些国有企业的资本参与。所以我们要驾驭这种资本,我们要把它正面作用发挥出来,同时要对它极强的负面作用进行有效的控制、管控。这是对我们党的一个极大的挑战。

这是我思考很久的想法,在《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一书中,有对我的一个访谈,题目叫《陕北七年,他真是不容易也真是不简单》。我在访谈中提到了把资本关到笼子里。

回到你的问题。那句话是“标题党”干的事,我不知道是“左边”的标题党还是“右边”的标题党,他是要举我这个旗,说孔丹主张消灭私有制。我觉得这是一个让我难以忍受的攻击,这是在羞辱我呢。说我希望现在消灭私有制。这不是对我很大的羞辱、相当于说我智商这么低吗?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说,网上炒作他主张人大禁止人民随便说话,李希光气得说,我怎么那么蠢呢。

我想说的正好与标题党改的标题意思相反,党的终极目标是消灭私有制,我说这是上千年的事。党要长期领导市场经济,而不要被市场经济腐蚀、消解。我的意思是说,离终极目标还很远很远,走到那里可能要上千年呢,社会主义必须要有长期的市场经济,要有长期的非公经济成分在其中运行。所以驾驭市场就成了首要的事情。驾驭市场中间如何去管控资本又成为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