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哲学逻辑及其当代价值

贾淑品 胡飞霞 2018-09-14 浏览:
列宁《帝国主义论》这部著作的发表虽然已经跨越百年,但其哲学逻辑和当代价值仍然闪耀着真理的光芒。首先,有人认为列宁《帝国主义论》遭遇了“时代困境”,这是对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的谬判;其次,《帝国主义论》的哲学逻辑揭开了“时代困境”质疑的缘由,剥开了帝国主义的本质,阐释了帝国主义发展趋势及其嬗变,实现了认识与实践、理论与现实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再次,《帝国主义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仍然处处彰显着时代价值,为我们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树立了榜样,为我们正确认识当代资本主义新变化提供了方法论启示,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具有实践指导意义。

2.唯物辩证法:阐释了帝国主义的本质、趋势及其嬗变

列宁运用马克思《资本论》的研究逻辑来研究帝国主义问题,其中唯物辩证法的运用是比较典型的。马克思在写作《资本论》之前,为开展研究而搜集了大量的资料,由资本到货币再到商品,是从具体到抽象的过程。后来为了写作《资本论》,又从最抽象的概念——商品开始,再到货币到资本,经历了从抽象到具体的过程。列宁写作《帝国主义论》亦是如此。他先是搜集了大量资料,摘录了148本书和230篇论文,获取了大量可靠的历史文献和现实材料,并对材料进行分析整理,完成了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理性加工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运用了从具体到抽象的方法。写作的时候,他又从抽象的“帝国主义”谈起。帝国主义是一个错综复杂的体系,它不会以一种简单的、一目了然的形式简单反映或者直接投影于观察者的视野中,这就需要科学的抽象。问题是,如果仅仅只是达到了科学抽象的层面,那么又如何被大众理解呢?这就还需要上升到具体再现。帝国主义体系有它内在的逻辑,这种内在逻辑机制之间,隐藏着多种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生并存、密切相联,相互交织为一个整体。在列宁之前的希法亭、霍布森等帝国主义理论家们,更多的是被帝国主义外在的现象所误导与蒙蔽,不能够透过错综复杂的表象看透帝国主义背后所隐含的、不易被察觉的深刻本质。列宁却做到了这一点。他作为一个理论家、思想家,从纷繁复杂的经济现象中揭示帝国主义的本质,并将具体凝练成抽象定义。在分析帝国主义的经济特征时,他又以一个参加实践的革命家形象出现,将一个抽象的基本特征演绎出若干具体特征,最终得出指导革命斗争的科学结论。列宁和马克思一样,以革命家和理论家的双重身份,继承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运用的抽象分析方法,不但重新界定出“资本主义”的实质,而且把握住资本主义的内部规律。当然,这些并不是纯粹的理论假设,而是建立在对资本主义外在现象的揭示和对资本主义关系的外在分析基础上的。列宁又运用精确的概念以及推理、判断,通过概念体系再现出资本主义的本质及其表现形态之间的各种关系,这样就使得《帝国主义论》深邃而不枯燥乏味。

面对当今资本主义出现的新情况、新特点,我们依然可以运用“列宁帝国主义论的思想内核来观照当代资本主义的现实,并透过林林总总的具象把握其实质”。[⑥]列宁坚持用抽象和具体的内在统一的方法来阐释帝国主义问题,为我们正确认识和分析当代资本主义的新现象提供了一个相对完整的理论框架。

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阐明,帝国主义的实质是垄断,而垄断的实质是金融资本的统治;资本以逐利为目的,资本唯利是图的本性必然会导致资本的对外扩张;资本对外扩张必然会产生利益分歧从而激化资本主义国家间的固有矛盾,当这种矛盾达到无法调和之态势,就会导致帝国主义战争的爆发;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又为无产阶级革命创造了前提条件。在这里,帝国主义的所有具象都被列宁用“垄断”这个逻辑起点联系起来。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本质、基本特征和基本趋势的探索淋漓尽致地诠释了联系的普遍性和客观性,各个推论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我们对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状况和特点的分析绝不能忽略联系和发展的观点,把握住了林林总总的具象之间的联系,就不难揭开当代资本主义最重要的特征——垄断。

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的论断,实际上与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关于共产主义过渡阶段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列宁追随马克思的脚步探索新的人类文明共同体的伟大构想,这一构想隐藏着过渡和更替的思想。任何社会形态的更替或变革都体现了辩证否定的规律。列宁在辩证否定的基础上揭示了人类文明发展走向,进一步肯定了人类追求新的文明共同体的伟大理想。

理论界关于帝国主义“腐朽趋势”的争论100年来持续不断。有的人认为帝国主义的“垂死性”和“腐朽性”的论断已然失效,在当代资本主义蓬勃发展的态势下也失去现实说服力。他们只片面关注到帝国主义“垂死的、腐朽的、寄生的”这几个基本特征,而事实上列宁在论述资本主义腐朽趋势的同时,也论述了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我们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以偏概全地做出欠考虑的误判。而是“要全面准确理解帝国主义的腐朽性、寄生性、垂死性,既不能在帝国主义战争、危机和革命高潮中,片面把帝国主义的‘垂死状态’理解为马上死亡;也不能面对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发展,片面得出帝国主义‘垂而不死,腐而不朽’结论”。[⑦]事实上资本主义的“腐朽趋势”和“迅速发展”二者之间是并存的,它们之间是对立统一的关系,资本主义在此阶段的蓄势发展并不能阻止其内部机体的衰老。资本主义固有的基本矛盾是资本主义自身难以克服的,资本主义最终会因为其自身无法克服的局限性,即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而被社会主义所取代。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