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哲学逻辑及其当代价值

贾淑品 胡飞霞 2018-09-14 浏览:
列宁《帝国主义论》这部著作的发表虽然已经跨越百年,但其哲学逻辑和当代价值仍然闪耀着真理的光芒。首先,有人认为列宁《帝国主义论》遭遇了“时代困境”,这是对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的谬判;其次,《帝国主义论》的哲学逻辑揭开了“时代困境”质疑的缘由,剥开了帝国主义的本质,阐释了帝国主义发展趋势及其嬗变,实现了认识与实践、理论与现实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再次,《帝国主义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仍然处处彰显着时代价值,为我们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树立了榜样,为我们正确认识当代资本主义新变化提供了方法论启示,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具有实践指导意义。

一、列宁《帝国主义论》真的“遭遇了时代困境”吗?

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哲学逻辑及其当代价值

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下简称《帝国主义论》)这部著作发表虽然已跨越百年,历经世纪沧桑,但他关于帝国主义特征、本质的论断,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仍然处处彰显着时代价值。

有的人根据当代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新特点、新变化、新情况,断言帝国主义不但没有垂死、腐朽,反而越来越适应时代的发展要求。他们说,这表现在垄断组织的“垄断”能力惊人,“这些跨国垄断组织无论从数量、规模,还是功能和形态方面都远远超出了列宁所生活的那个年代,它们对全球经济的支配作用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①]在经济全球化和跨国公司飞速发展等因素的推动下,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似乎依然散发着生机和活力。有的学者片面地以资本主义的暂时平稳发展来推断资本主义已经摆脱了经济危机,认为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了新的发展阶段。还有人根据二战结束后的70多年时间里,资本主义国家政治运作基本稳定,经济发展相对平稳,民众生活水平提升这些情况,推断当下资本主义的发展与列宁提出的“帝国主义是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这一论断相差甚远。以上这些所谓的“现实对比案例”似乎让人感到,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好像失去了现实说服力和应有的时代价值,在当今境遇下陷入困境。

事实果真是这样的吗?通过对《帝国主义论》这部著作的哲学逻辑进行深入分析,并参考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现实状况,笔者认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不但没有“遭遇时代困境”,反而处处彰显其时代价值。

通过研究《帝国主义论》,我们发现,列宁在此部著作中做出了关于帝国主义问题的核心论断,那就是“垄断代替自由竞争,是帝国主义的根本经济特征,是帝国主义的实质”。[②]这个论断是列宁在占有大量的实际经验材料的基础上,根据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发展特点做出的。这里,列宁已经发现了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发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正在悄然的、从以“自由竞争”为特点的阶段过渡到以“垄断”为特点的阶段。在垄断资本主义时期,由于生产力和科学技术双管齐下的助力作用,生产愈趋集中,垄断组织就越发展,可见垄断组织是生产集中发展到特定阶段的必然产物。这些垄断组织如卡特尔、辛迪加和托拉斯等,发展壮大后逐渐控制国民经济命脉甚至干预民族国家的政治运作。

在自由竞争资本主义时期,资本主义经济靠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进行调节还是可行的。但是,由于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推动,资本主义得到快速发展,逐步进入到信息时代。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生产力水平与日俱增,当代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也突飞猛进。在这种情况下,生产集中、资本集中、以及银行信用的发展,都进一步加剧了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少数大企业为了获得超额利润而相互联合起来,这就形成了垄断。“与此相对应,国际资本主义的垄断发展轨迹也从一般垄断发展到‘特殊垄断’,再到国家垄断,甚至在国家垄断的基础上又跨越国界发展到国际垄断。”[③]

由此可见,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关于帝国主义本质、特征的判断及其所运用的哲学逻辑的分析方法充分说明,唯物史观、唯物辩证法是我们跨越重重迷雾、回击所谓“时代困境”的质疑、在实践中彰显该理论的时代价值、完成当代马克思主义者所肩负的时代使命和历史责任的法宝。

二、《帝国主义论》的哲学逻辑揭开了“时代困境”质疑的缘由

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哲学逻辑及其当代价值

1.唯物史观:剥开帝国主义本质的钥匙

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是马克思的两个伟大发现,其中唯物史观揭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破解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秘密,阐明了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论证了物质生产方式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决定力量。列宁就是运用了马克思唯物史观来分析帝国主义问题的。列宁在分析帝国主义之前,首先批判了俄国民粹派否认社会分工的“挤进说”、“人为说”,论证了俄国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性。不仅如此,列宁还完成了对合法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完美论”的批判与超越,客观地评价了资本主义的历史地位与趋势。其次,随着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发展到垄断,列宁概括了帝国主义的五大具体特征,从纯粹经济领域的角度给帝国主义下了两个定义:一是“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④];二是“帝国主义是发展到垄断组织和金融资本的统治已经确立、资本输出具有突出意义、国际托拉斯开始瓜分世界、一些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已把世界全部领土瓜分完毕这一阶段的资本主义”。[⑤]定义不但言简意赅地阐明了帝国主义的本质特征是“垄断”,而且也揭示出帝国主义是某阶段的资本主义,也就是说列宁是把帝国主义作为资本主义发展的某个阶段来论述的。马克思根据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把人类社会的发展划分为五个不同的社会形态,并且每一社会形态在形成发展的过程中又划分为若干不同的发展阶段。列宁坚持并继承发展了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把帝国主义视为资本主义发展的一个阶段来进行考察,因而他对帝国主义研究所用的哲学方法和基本原则是科学的。当代资本主义在全球化浪潮的推动下,垄断组织的数量增多、规模扩大、功能提升,对全球经济的支配能力愈发强大,垄断程度进一步增强,垄断仍然是当代资本主义的核心特征。在人类文明演进的历史视野下,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只是迈向马克思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的一个必经阶段。因此,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的论断依然具有不可替代的理论价值。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