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马非马”是一个伪命题

梅荣政 2018-09-08 浏览:
“苏马非马”是我国社会中特别是社会科学中一种非常流行的观点,但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苏马非马”诋毁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主观唯心主义的随意捏造,宣扬的是历史虚无主义,要害是否定我们党的四项基本原则。“苏马非马”论如果成立,必将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因此必须正视,予以批判。

毛泽东同志指出: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71页

此前,从日本、法国也传入过马克思恩格斯的某些著作(或某些思想观点),但当时仅被视为一种国外学术思想。十月革命则不同,因为它将一种理论转化成了可以具体实施的革命过程和实在的社会制度,俄国的社会状况及革命者寻求救国救民的革命真理的情况又同中国差不多。所以十月革命给中国送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帮助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71页)。中国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在十月革命以后学习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了中国共产党,经过曲折的道路,取得了基本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使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之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虽然这中间犯过错误,有过曲折包括在20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党内盛行过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苏联经验绝对化和共产国际指示神圣化的错误,但那只不过是在探索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实践之统一过程中的一种谁都很难避免,在一定意义上可视之为成本的付出,但仍然取得了巨大成就。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在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进行改革开放,创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后经过几届党中央领导集体的努力,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治国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指导,中国得到更大的发展,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日益强起来。这就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根本理论基础的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历程。贯穿这一基本历史过程最根本的原则和经验,归结到一点就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十七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809页)。

上述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历程及贯穿其中最根本的经验,哪些“与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与列宁的基本思想不同呢?

二、“苏马非马”论是主观唯心主义的随意捏造

“苏马非马”论者指责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一套苏式的以教科书为代表的、“教条式的”意识形态。应该说这是一种无知,或者说是有意歪曲事实。熟悉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人都知道,早在十月革命前,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出版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十月革命后,马克思主义著作可以不受删节地全文公开出版,其版次、印数大大超过革命前,质量也大大改进。列宁逝世后,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著作的出版工作进入新阶段。1931~1938年,联共(布)中央直属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研究院,加紧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和《马克思恩格斯文库》,发表了大量的马克思恩格斯的手稿。1932年首次全文发表了马克思写于1844年4~8月间的“巴黎手稿”;1932~1933年,第一次全文发表了《哥达纲领批判》、《德意志意识形态》和恩格斯为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写的导言(1891年)。1929~1930年发表了列宁的《哲学笔记》,并从多方面进行深入研究。1933年在纪念马克思逝世50周年时,首次大量出版了马克思主义奠基人的文选(两卷集)和许多专题文集。1938年《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问世,这部书和联共(布)中央作出的《关于〈苏联共产党(布)历史简明教程〉出版后的宣传工作的决议》(1938年1月14日),进一步推动了马克思和恩格斯著作的出版。该《决议》批评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研究院,在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翻译成俄文时有多处歪曲和不确切的地方,研究院据此开始出版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著作的新译本。1939~1940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研究院第一次用俄文发表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9世纪四五十年代在各种不同的刊物上刊登的论文,这些论文是人们以前所不知道的。1939~1941年,研究院还第一次以完整的形式用德文发表了马克思的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定名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1941年出版了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新版,纠正了1925年版中的错误。20世纪40年代前半期,由于战争的影响,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翻译和出版速度大大减慢,仅在战争末期出版了一本篇幅不大的集子《马克思恩格斯反对德国的反对派》,并用多种文字出版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作家论游击战》文集。二战后,1945年出版了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新版本。1946年重印了1941年版的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1947年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9卷(1892~1895年恩格斯的书信和以前各卷中遗漏的书信);又分上、下两册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此外,还出版了马克思的《编年大事记》,马克思恩格斯的书信选集等。对于受到如此众多的马克思恩格斯原著熏陶、影响的党和干部党员,他们所推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是一套苏式的教科书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梅荣政
梅荣政
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