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马非马”是一个伪命题

梅荣政 2018-09-08 浏览:
“苏马非马”是我国社会中特别是社会科学中一种非常流行的观点,但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苏马非马”诋毁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主观唯心主义的随意捏造,宣扬的是历史虚无主义,要害是否定我们党的四项基本原则。“苏马非马”论如果成立,必将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因此必须正视,予以批判。

“苏马非马”是一个伪命题

一个时期以来,“苏马非马”论在我国社会中,特别是哲学社会科学界非常流行。“苏马非马”是一个不科学的伪命题,此前已有专家提出过批评,因为它涉及多方面的是非,本文再做点评论。

一、“苏马非马”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诋毁

首先要指出的是,“苏马非马”论者称,“马克思列宁主义”用的是斯大林的概念,这并不准确。斯大林主持编写的联共(布)党史,还有其他著作,俄文是марксизм ленинизм(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而不是маркс ленинизм(马克思列宁主义)。将марксизм ленинизм(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这个复合词译成“马克思列宁主义”或者简称“马列主义”,是中文译者出于汉语习惯的考虑作出的表述。这当然并非问题的关键所在。问题的关键和实质在于“马克思列宁主义”或者“马列主义”这个概念是否鲜明有力地表达了马克思主义在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科学理论体系和内涵。如果回答是,那么应当肯定这个概念具有很高的理论水平和概括能力,把握住了马克思主义的实质、马克思主义中主要的、基本的东西。斯大林及他领导时期的苏联学者虽然没有直接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或者“马列主义”的概念,但是他们把“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两个概念并列起来使用,这是一个重大的理论贡献。这一理论创新突出了列宁的伟大,表明列宁“善于抓住马克思主义的实质,并从这个实质出发,向前发展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斯大林全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54年版,第222页)。表明“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是本质同一的无产阶级的科学思想体系,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阶段,是适合帝国主义时代新情况、新特点和俄国实际的马克思主义。

斯大林及他领导时期的苏联学者对列宁及列宁主义的评价是符合客观实际的。

其一,列宁捍卫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尊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的人都清楚,恩格斯逝世以后,第二国际的伯恩施坦、考茨基等修正主义者背叛了马克思主义。他们在哲学方面,否定马克思的唯物论和革命辩证法。在经济学领域,否定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在政治领域,否定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特别是无产阶级专政学说;在社会主义运动的最终目的上,鼓吹“运动就是一切,最终目的是没有的”。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泛滥,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受到重创。面对这股逆流,正是列宁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大旗,遏制了修正主义的泛滥,捍卫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挽救和促进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健康发展,使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变成了一种现实的社会制度。

其二,列宁适应帝国主义时代新条件的要求,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新的时代和俄国的实际相结合,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列宁主义阶段。斯大林说,列宁主义学说在“(1)关于垄断资本主义问题,关于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新阶段的问题。(2)关于无产阶级专政问题。(3)关于在无产阶级专政时期,在由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时期,在一个被资本主义国家所包围的国家里顺利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方式和方法问题。(4)关于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在任何人民革命中,在反对沙皇制度的革命中以及在反对资本主义的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5)关于民族殖民地问题。(6)关于无产阶级政党问题”(《斯大林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54年版,第86~90页)。等方面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同志也明确指出:

【“列宁主义学说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在哪些地方发展了呢?一,在世界观,就是唯物论和辩证法方面发展了它;二,在革命的理论、革命的策略方面,特别是在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政党等问题上发展了它。列宁还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学说。从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开始,革命中间就有建设,他已经有了七年的实践,这是马克思所没有的。我们学的就是这些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毛泽东著作专题摘编》(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2356页。】

其三,列宁发展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沿着马克思的理论道路前进的。1872年,马克思恩格斯在为《共产党宣言》的德文版写的序言中指出:“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页)。列宁完全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坚定地遵循着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原则。沿着马克思的理论道路前进,就是坚持马克思理论阐述的一般的任务,“必然随着历史过程中每个特殊阶段的具体的经济和政治情况而有所改变”(《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24页)。所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需要独立地探讨马克思的理论,因为它所提供的只是总的指导原理,而这些原理的运用,具体地说,在英国不同于法国,在法国不同于德国,在德国又不同于俄国”(《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274~275页)。“独立地探讨”的精义,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本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从总的、基本方面说,斯大林时期苏联“整理、理解、取舍和发挥”而形成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是这样。从苏联传入,为中国所接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就是这样。称“苏马”即马克思列宁主义“非马”根据何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梅荣政
梅荣政
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