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邓小平理论歪曲成“实用主义”

周新城 2018-09-01 浏览:
从邓小平这一系列论述中可以得出结论:他主张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对于重大理论是非问题不能和稀泥,必须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让步。在原则问题上,邓小平不是“不搞争论”,而是主张坚决同错误思潮做长期的斗争,而且苗头出来就要批判。可见,邓小平是十分重视社会主义理想信念的革命家,而不是像某些人描绘的那样的实用主义者。

不能把邓小平理论歪曲成“实用主义”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提高党的建设的水平,首要的是加强党员的理想信念教育,使党员树立坚定的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追求。“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要抓住思想理论建设这个根本,教育引导党员、干部矢志不渝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而奋斗。”

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时,学术界就理想信念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有人提出,邓小平是主张淡化意识形态、淡化政治方向的。有人把邓小平理论的精髓概括为“猫论”,即“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把经济搞上去就行”,仿佛邓小平就是不讲理想信念的实用主义者。其实,这种说法也不是现在才出现。20世纪90年代初,邓小平视察南方谈话发表后,就有人说邓小平主张不要问姓“社”姓“资”,谁要讲姓“社”姓“资”,就是“左”,甚至认为,不问姓“社”姓“资”,是改革成功的关键、发展经济的秘诀。这种论调当时就甚嚣尘上,而且众口铄金,似乎真的是邓小平倡导的了。这当然是一种误解和歪曲,然而这种说法流传甚广,危害甚大,对此,我们不得不从理论上进行澄清。

一、邓小平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捍卫者

邓小平是坚定不移地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从来没有说过不要问姓“社”姓“资”的话。翻遍《邓小平文选》,始终找不到邓小平有“不要问姓‘社’姓‘资’”的提法。他在1992年视察南方谈讲话中说:“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不敢闯,说来说去就是怕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有人引用这句话来证明,邓小平主张不要问姓“社”姓“资”。然而“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不等于说不要问姓“社”姓“资”。他在这里说的是:要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不要把不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当作资本主义加以反对,搞得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把资本主义国家里并不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先进的经营形式、管理方法,当作资本主义的东西来批判,不敢借鉴和学习,这是我国改革的最大障碍。“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是就这一点来说的。

邓小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首先是社会主义,它具备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特征和基本原则,是与资本主义制度有着原则区别的;其次,根据中国国情和时代特征,在社会主义本质特征和基本原则的具体实现形式方面,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如果笼统地说邓小平主张不要问姓“社”姓“资”,连社会主义都不讲了,哪来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呢?说邓小平不问姓“社”姓“资”是不顾最起码的逻辑。

邓小平不仅没有提过不要问姓“社”姓“资”,正相反,他十分重视我国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方向,强调要划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界限。1993年版《邓小平文选》第3卷里使用最多的词是“社会主义”。如果他主张不要问姓“社”姓“资”,那他为什么还要那么强调社会主义、说那么多关于社会主义的话呢?

二、必须正确理解姓“社”姓“资”问题

在20世纪90年代,关于要不要问姓“社”姓“资”的问题曾经引起一场大争论,其影响至今犹存。正确理解这个问题,同坚定社会主义信念很有关系。对这个问题必须做具体分析,应该分别从两个层次来讲。

第一,从社会发展的根本方向、根本道路、根本制度这个层次而言,必须严格区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对于这一层次的问题,邓小平坚定不移,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也最为旗帜鲜明,从来没有说不要问姓“资”姓“社”。作为社会的基本制度,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是根本对立的,二者的原则区别是客观存在的现实。邓小平指出,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必须始终坚持社会主义的方向。他警告说,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主张资本主义制度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后果极其严重。这是邓小平一贯的思想,1985年8月,邓小平指出:“在改革中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要实现工业、农业、国防和科技现代化,但在四个现代化前面有‘社会主义’四个字,叫‘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我们现在讲的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开放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原则下开展的。”这一点,丝毫不能动摇。1987年,学潮刚刚过去,邓小平在重申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坚持开放政策不变的同时强调:“中国的政策基本上是两个方面,说不变不是一个方面不变,而是两个方面不变。人们忽略的一个方面,就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共产党领导。人们只是说中国的开放政策是不是变了,但从来不提社会主义制度是不是变了,这也是不变的嘛!”显然改革开放存在着方向、性质的问题。有人怀疑和否定四项基本原则,打着拥护改革开放的旗帜,搞全盘西化,想把中国引向资本主义,改变我们社会的性质。所以不能认为改革开放就不要问姓“社”姓“资”。直到1992年视察南方的谈话,他还一再强调,改革开放必须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前提下开展。

来源 : 《世界社会主义跟踪研究报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