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伊朗与以色列对抗的根源及前景

田文林 2018-09-01 浏览:
当前,伊朗与以色列关系呈现持续恶化态势。伊朗革命型外交导致伊以在意识形态上严重对立,而双方地缘目标日趋冲突,加之以色列追求“绝对安全”与伊朗矢志提高军力的结构性矛盾,导致两国关系陷入全面对抗。在可见的未来,伊朗与以色列的矛盾恐将继续升级。但由于缺乏足够的意图和能力,伊以矛盾远未达到爆发全面战争的程度。

在中东国家关系中,伊朗与以色列关系最复杂,矛盾最尖锐。近年来,两国关系日趋恶化,尤其自2018年以来,双方在叙利亚战场上大打出手。据报道,近五个月来,以色列至少已经发动了五次袭击,造成数十名伊朗军事顾问死亡。伊朗与以色列并非天生对手,但在现实中,两国矛盾却日趋尖锐,导致这种全面对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意识形态根源

1979年伊斯兰革命前,伊朗的巴列维王朝是个生存型政权,其外交政策的出发点是在维持现状的基础上巩固和增加自身利益。据此,伊朗从现实主义角度看待与以色列关系,不断加强双方在各领域的合作。然而,巴列维王朝垮台后,取而代之的伊朗伊斯兰政权是个典型的革命型政权,其外交政策的出发点是颠覆现行秩序。伊朗将世界分为相互对立的“强者与弱者”“压迫者与被压迫者”,并以被压迫者和挑战者自居。伊斯兰革命的政治和精神领袖霍梅尼曾呼吁,“全世界各国的穆斯林把伊斯兰教和伊斯兰国家从殖民主义者及其走狗的控制下解放出来”。1979年伊斯兰革命不仅是反抗君主制,也反对美国及其在中东的代理人。

否认以色列存在的合法性是伊朗树立中东秩序革命者形象的重要抓手。伊朗是波斯/什叶派国家,实行教士治国,在中东属于少数派。因此,伊朗谋求变革现行国际和地区秩序势单力薄。为扭转被动局面,伊朗尤为注重抢占道义、法理和舆论制高点,设法动员和团结整个伊斯兰世界民众。而反对以色列和维护巴勒斯坦的权益,无疑是伊朗最能激发伊斯兰世界同仇敌忾的政治口号。

在霍梅尼的《伊斯兰政府》一书中,反对犹太复国主义是其理论核心之一。霍梅尼认为,正是由于东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相互妥协与勾结,才诞生了以色列这个给伊斯兰世界带来问题的国家。霍梅尼相信,伊朗是全球穆斯林共同体的组成部分,而以色列处在伊斯兰世界心脏地带,是建立穆斯林共同体的主要障碍。伊朗的主要任务就是“解放耶路撒冷”“历史性地战胜犹太复国主义”。在推翻巴列维的过程中,霍梅尼将美、以、巴列维称为三个“大撒旦”,认为巴列维王朝是犹太复国主义者的代理人,以色列则是巴列维及其反动专制王朝的帮凶,是美帝国主义在中东的代理人。1989年霍梅尼去世后,继任最高领袖的哈梅内伊坚定反以立场,将以色列视为“伊斯兰世界心脏地带的肿瘤”,认为阻止“以色列犯罪”的唯一办法就是消灭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在这种政治话语下,伊朗与以色列关系近乎打成死结。

地缘政治根源

伊朗素有大国之志。历史上波斯帝国的辉煌,激发起伊朗人“再创辉煌”的信念和奋斗目标。早在巴列维时期,伊朗就以“海湾宪兵”自居。巴列维还自视为居鲁士衣钵传人,并在1976年修改历法,废除伊斯兰教历,以居鲁士缔造波斯帝国为元年,试图建立“第三波斯帝国”。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转而通过“输出革命”重塑地区秩序,借以实现大国目标。伊朗革命领导人霍梅尼自称“伊斯兰世界和受压迫人民的领袖”,暗示其将跨越疆界,推动伊斯兰世界的联合;而哈梅内伊则在其官方网站直言,他更愿意“作为穆斯林世界的最高领袖,而不是伊朗最高领袖”。

从现实政治看,伊朗地缘环境日趋改善。1991年苏联解体,伊朗消除北部最大威胁;2001年和2003年,美国分别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帮助伊朗清除了两大夙敌;2011年中东剧变后,阿拉伯世界整体衰落;2014年“伊斯兰国”兴起,凸显伊朗在“反恐”议题中的重要性;2015年7月,美伊达成核协议,使伊朗长期被压制的潜力得以释放;伊朗在叙利亚危机中帮助巴沙尔政权稳住阵脚,使地区力量对比向有利于伊朗的方向发展。

田文林:伊朗与以色列对抗的根源及前景

德黑兰的一幅壁画,上面是黎巴嫩真主党的标志和霍梅尼的话:“必须要毁灭以色列”。(图片来源:文汇APP)

伊朗从“地缘支轴国家”转变为“地缘战略棋手”,其地区大国意识更加强烈。从实践看,伊朗借阿拉伯世界动荡之际,加紧地区扩张步伐。在叙利亚,伊朗力挺巴沙尔政权,在叙利亚投入大量军事和经济援助。在伊拉克,伊朗借反恐之名,资助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力量”,并派出革命卫队圣城旅参战,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大增。在也门,伊朗积极扶植什叶派背景的胡塞武装。在黎巴嫩,伊朗大力扶植真主党。在巴勒斯坦,伊朗加紧支持巴勒斯坦激进派哈马斯。经过多年苦心经营,伊朗打造出一个从伊朗到伊拉克,再从叙利亚到黎巴嫩,直通地中海的“什叶派新月带”。

在以色列看来,伊朗谋求成为地区霸主,直接威胁以色列在中东的地缘政治安全。以色列长期生活在阿拉伯世界敌对包围中,一直渴望改变不利局面,防止伊斯兰世界出现对其构成安全威胁的地区国家。在以色列看来,伊朗在中东建立“抵抗走廊”的战略目标,无论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对其构成巨大威胁。军事上,伊朗可以向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在叙军事基地运送足以“改变游戏”的武装装备,威胁以色列安全;政治上,妨碍以色列与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建立反伊联盟。可以说,伊朗的地区扩张政策令以色列寝食难安。

来源 : 当代世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文林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