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无前例的帝国主义行径将给世界带来什么?评福斯特论述“新帝国主义”的三篇文章

陈学明 2018-08-30 浏览:
西方的主流社会重新发现帝国主义这一概念并在褒奖的意义上使用它,其真正的目的是“为美国军事和政治统治辩护,使其与造成穷国与富国的鸿沟的勾当脱离干系”。帝国主义的新时代也就是全球霸权资本主义时代。在这一时代,美国尽一切能力扩张自己的帝国权力,使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以及资本主义世界各国都屈从于自己的利益。当前的世界现实就是人类处于单极帝国主义国家以一种荒唐的方式进行的暴力统治之下。面对这样一种态势,人类仅存的希望就是重建社会主义。

美国史无前例的帝国主义行径将给世界带来什么?评福斯特论述“新帝国主义”的三篇文章

世界上许多人都认为当今的帝国主义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并把此称为“新帝国主义”。这里集中评论美国左派思想家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论述“新帝国主义”的三篇文章。通过这三篇文章,不但可以了解到目前西方世界研究“新帝国主义”的一些情况,而且能够知晓西方左派是如何对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的帝国主义展开尖锐的批判的。

2001年岁末,《每月评论》刊登了J.B.福斯特的一篇题为 《帝国主义和〈帝国〉》(《Imperialism and "Empire"》)的文章。作者在这里把美国畅销书《帝国》(《Empire》)和著名左翼学者梅萨罗什(Meszaros)的新著《要么是社会主义,要么是野蛮状态》(《Socialism or Barbarism》)的观点作了比较,旗帜鲜明地提出了现存的国际秩序是美国单极霸权主宰世界的观点。

由哈特(Michael Hardt)和内格里(Antonio Negri)所著的《帝国》一书不仅在美国而且在整个世界十分畅销。福斯特要人们充分关注这一著作,因为在这一著作中有着关于当今世界的新的判断。他认为,这一著作最新奇之处是做出了这样一个判断:“旧的欧洲式的扩大民族国家范围的帝国主义或殖民主义已经结束了。与此相应,不借助于直接的政治控制而是通过工业力量来达到经济支配和剥削的新殖民主义也寿终正寝了。”(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和‘帝国’”(Imperialism and"Empire"),《每月评论》第53卷7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1年版;)(p.1)什么是传统的帝国主义?无非就是通过阻止某些资本的流动,以利于另外一些资本的生存与发展。可在当今这种现象不见了,当今是要求任何资本都不受地域限制而可以自由流动。当今已形成了一个以资本自由流动为标志的世界市场,而且可以自由流动的不仅是资本,劳工的国际流动也在与日俱增。当这种世界市场一旦形成,传统的地域区分,如什么中心与边缘,南方与北方之类已变得没有意义,当今美国和巴西、英国和印度之间只存在度的区别,而不存在质的不同。总而言之,按照《帝国》一书的观点,世界市场形成之时也是传统的帝国主义消亡之日。

在福斯特看来,哈特和内格里的《帝国》一书的意义是要人们重新认识什么是美国和什么是帝国。美国还是一个民族国家吗?按照哈特和内格里的观点,“今日之美国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和‘帝国’”(Imperialism and"Empire"),《每月评论》第53卷7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1年版;)(p.2)。美帝国主义这一称谓已不适用于今日之美国,因为当今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像近代欧洲国家曾经做过的那样充当世界领袖,包括今天的美国在内。越南战争时期美国曾充当过世界领袖,那时是以美帝国主义的名义与越南打仗的。但越南战争可以说是美帝国主义的终结点,自此以后,世界进入了一个全球宪政治理时代,美国也已失去了作为一个民族国家的身份。后来的海湾战争美国并不是以美帝国主义的身份而是以惟一有能力施行国际主义的力量的名义投入战争的,也就是说美国发动海湾战争不是出于民族动机,而是来源于国际动机。所以,乔治·布什有理由宣称海湾战争宣告了新世界秩序的产生。那么,美帝国主义已不存在了是不是意味着帝国主义也就消失了呢?福斯特认为,《帝国》一书的独特之处在于论证了新的帝国的产生,或者说赋予帝国一种新的意义。按照哈特和内格里的解释,当今的帝国已不是指某个特定的国家,而是指整个新的世界秩序。美国式的宪政已扩展到全世界,整个实施美国式宪政的世界构成了一个大的帝国。正因为哈特和内格里这样来理解帝国,从而他们很自然地认为当今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不能仅仅局限于本土性的反抗。他们相信,当今的斗争只能是争取全球化,以及争取在更大程度上实现美国宪政制度扩展所预示的成果。

福斯特把《帝国》一书的基本观点揭示出来,为的是与之商榷,对之展开批判。而他进行商榷和批判的主要方法是推出另一部著作,即梅萨罗什的新著《要么是社会主义,要么是野蛮状态》,把两者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分析,通过褒后者来贬前者。

在他看来,全部的关键在于,哈特和内格里在《帝国》一书中所提出的帝国秩序是不是真的存在?而梅萨罗什的著作正是对此做出了有力的回答:根本不可能存在。他根据梅萨罗什的思路,在两个层面上对这一问题做出回答:

首先,要使西方资本主义成为全球资本主义,或者说要使全球以美国为主导而普遍实行宪政治理,必须有一个前提,这就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当今西方资本主义确实非常美好,值得将其推向全球。可事实上,以美国为代表的当今西方资本主义仍然有着不可克服的矛盾。他借用梅萨罗什的分析,一口气列出了当代资本主义10大不可克服的矛盾:1.生产和生产控制之间的矛盾;2.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3.竞争在垄断之间的矛盾;4.发达和欠发达即中心和边缘之间的矛盾;5.世界经济扩张和资本家之间的矛盾;6.积累和危机之间的矛盾;7.生产和破坏之间的矛盾;8.支配劳工和依赖劳工之间的矛盾;9.雇用和解雇之间的矛盾;10.不惜一切代价的增长和环境破坏之间的矛盾。他还引用梅萨罗什的话说:“要想克服其中任何一个矛盾都是不可思议的。”(注:J.B.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帝国主义和‘帝国’”(Imperialism and"Empire"),《每月评论》第53卷7期,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2001年版;)(p.4)当然,其中大部分矛盾都是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只要资本主义制度存在,这些矛盾也就必然存在,而且在当代资本主义还呈加剧状,其中有些矛盾则是当代资本主义新滋生的,即使这些新产生的矛盾在眼下也看不出有任何消失的迹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学明
陈学明
复旦大学哲学系暨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