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农村谁的教: 基督教何以席卷中国农村?

刘锐、阳云云 、王海娟 2019-02-08 浏览:
D村的邪教组织除宣扬反动思想,也有发展教徒的任务,发展到一定教徒后有回扣,初始信邪教者还会得点化妆品。有些人因此没日没夜地传教,被他们鼓动的人不顾农业生产,平时到处流窜,长期不回家,带来的是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如果真信上邪教,陷进去很难出来,只有被打击的命运。

刘祥1988年到邻村学习,那里有个20多人的教会,因为对负责人的脾气、做事看不惯,另外,刘觉得负责人讲授的不合真理(其实是刘与负责人争夺领导权失败)。一个月后他就回家,随后在ZX组找到另一个教会。教会发展到30多人时,“奉献”开始增多,遂设立会计、保管员,当时经常有撬“奉献”箱偷钱的情况,没过多久该教会宣告解散。刘说,“教会要有好名声,要有好行为,私自克扣发展不久”,他又回家呆了几个月。本村有教徒鼓动办教会,刘就在家里搞教徒聚会,第一个安息日时有十多人。几个月后,邻村的村长批块地给刘祥,主要是他的家属信教,请求村长支持教会活动。刘祥就鼓励信徒“奉献”和家属捐赠,很快集资上来7000多元并盖起3间房屋。

因为有正规场所,又有村长支持,刘祥的教会发展很快。刘祥为了扩大影响,积极支持村庄公共事务,还帮忙村里做宣传。在农业税时代,村里下达任务,刘要求信徒带头交,赢得村干部赞誉。不久,他又找到村里,要了些土地用于扩建,给地的是个小组长,他说,基督教教人向善,拥护地方治理,信教是件好事。新建成的教堂花去3万元,可容纳100多人,信徒们“奉献”几千元。剩下的钱除开找人捐款,刘祥先垫一些并四处借钱,当然,剩余的费用也是从后来的“奉献”中补偿。

从刘祥的信教经历中,我们会发现,其实刘信的并不是“三自”教会,否则,他在大集体时期可进入正规教堂,按照国家对宗教的定义,除了“三自”教会,其他教会不合政策要求,其发展也是受排斥的。改革开放后家庭教会崛起,刘祥的信教活动从地下转为地上,并于1993年得到宗教部门的批准,主要是他所从事传教活动正常,且规模比较大。

刘祥也按照“三自”教会的组织模式设立堂委、传道员、领唱员等。他的教会后来也出现分裂,主要是教会内部争夺权力,然后一批人出走,成立新的教会,前后有两批人自立门户,总共带走100多人。分裂的教会相互不来往,刘祥说,“忠诚的信徒,拉也拉不走,就算出去了也会再回来,不会去别的教会,要是去了其他的教会,神不会保佑他的”。MZ组有个从刘祥那分离出的教会,通过堂委的不懈努力,很快聚集起来30多人,负责人用大家“奉献”的钱买个老房子。不过,也是同样的问题,堂委之间有矛盾,又有分赃不均的问题,该教会再次出现分裂。

教会的邪教化倾向

谁的农村谁的教: 基督教何以席卷中国农村?

除了刘祥的教会得到认可,分离出的教会再也没能“合法化”。D村的教会为了扩大势力范围,想出多种方式,其中之一是集资建教堂。刘祥最自豪之处在于,他的教堂及设备全是教徒的“奉献”,教堂每年还向县“三自”交300元,宗教局交300元。他的教会有100多信徒,每年的“奉献”就有1万多元。

其他教会就没那么幸运。虽然有负责人说,“大家做祷告,感激神,给点钱,没有金额限定,凭内心随便给。问人要钱,就信得不真了”。但一个MZ教会的教徒说,“进了教会,不交钱不行,不然,他们会教育你,你这病是神保佑好的,应该交钱感谢神。还说,要是有点偏差,神就不会保佑你,生病是因为信的不到位,‘奉献’得不到位”。

每到年底的时候,打工的人回来,教堂也会暗示要“奉献”,每次至少要20~30元。

村民对教会邪教化的认识是从不断的“奉献”开始的,有些老婆婆本就家庭困难,她们省吃俭用,每次聚会都要5块、10块的奉献,甚至会偷家里钱,家属因此很反对,觉得教会在骗钱蒙人。有的教会信徒不稳定,有人信了一段时间就不再去,与教会要求奉献有很大关系。

D村有个教徒后来退出主要缘于奉献。他说,“信教的每次聚会都要带钱去,就是骗钱的,没钱不让你去。什么好事都说是神在保佑,有病上医院治好了,也认为是神治好的,到教会去放鞭,感谢神,说如果教会不保佑他,病就治不好。他们挨家做工作,劝人去求神,说神能保佑一家平安。实际神在哪里?也看不到,交钱就是骗人”。

虽然刘祥强调,信邪教的人不在教堂,都在家里,说什么神会到处跑,他们只会将人拉到家里传教,是“关门教”。但曾是刘祥教友,也曾在他教会活动过的钱梅,于7年前与全能神搅和在了一起,她曾经帮全能神信徒印册子。她的侄子发现了宣传册,告诉了刘祥,刘祥遂向上级部门举报,县牧区领导的处理是,撕了相关的文本材料,并找钱梅谈话,看她态度不错,就把她放回去。钱回去后又走上原路,她把一部分书籍私藏了起来,被传道员徐洋发现,并打电话举报。徐洋原来也在刘祥的教会,他是个有才的年轻人,与教会堂委产生矛盾,就转到钱的教会做传道员,钱梅又表示自己悔改了,向当地的宗教领导人写了保证书,一些全能神教徒也不再去活动。但上级堂委要求该教会重组时,但钱梅不服,与分离者打起来,说破坏她的教会,D村书记出来安抚说,以后支持她的教会,有机会就批地建教堂。此事才算告一段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