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姆·乔姆斯基:川普时代的希望和焦虑

诺姆·乔姆斯基 索尔·艾萨克森 2018-08-26 浏览:
我认为,川普与核武的危险之处在别的地方。如果说缪勒调查发现了什么,当然对此我是深表怀疑的,但如果说它真的发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川普是麻烦,川普会给所有人带来麻烦,因为他会像疯子一样反应。他可能会试图在美国发动核战。他可能会用核武器攻击人民。他什么都做得出来。随他这个人而来的一切都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再一次地,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自由派怕是疯了。他们想做的,是把手指指向川普,你知道的,威胁要弹劾他,而真到那个时候,川普是会发疯的。而且他权力还很大!也许,军方会听从他的号令,你知道的,有可能的,你知道的。

诺姆·乔姆斯基:川普时代的希望和焦虑

(诺姆·乔姆斯基,2011年4月7日,图:Andrew Rusk/CC By 2.0)

在过去半个世纪里,著名的语言学家、当前亚利桑那大学语言学教授和Agnese Nelms Haury教席拥有者,诺姆·乔姆斯基一直在批判美国外交政策这件事情上,提供智识和道德上的领导。在下面的访谈(这次访谈是在2018年8月7日的时候,在他的办公室里做的)中,乔姆斯基谈论了美国对伊朗的执念,以及为什么川普政府看起来做好了与之对抗的准备。他还谈到了拉美国家,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令人失望的倾向。最重要的是,乔姆斯基还表达了他对核武器,特别是被不可预期的唐纳德·川普握在手中的核武器的关注。以下是访谈全文。

Q在更大的意义上,您相信美国还藏有未被开发的反犹主义吗?

甚至都算不上未被开发了。以以色列的最强烈的支持者,基督教的福音派为例。这是有史以来最反犹的团体了。我的意思是,甚至希特勒也没说,所有犹太人都应该永堕地狱吧。你还能比他们更反犹吗?

Q那么,美国社会的主流呢?不这么反犹吧?

我想说,直到大约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确是这样的。五十年代的时候,我还是哈佛的学生。当时的气氛高度紧张。它不是——MIT成为一个伟大的机构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像诺伯特·维纳那样的人,在哈佛是找不到工作的,真的。保罗·萨缪尔森、鲍勃·索罗也一样,所以他们来到了顺着街往下走的理工大学。这里才不管(他们是不是犹太人呢)。所以说,反犹主义是有的。它还不少——我的意思是,它可能容易地——它会高涨。这些东西就潜藏在表面之下。但现在,我想,它没那么多了,除了对基督教的福音派,或白人民族主义者来说,你知道的,他们看谁都不顺眼。

Q您觉得到2020年的时候,民主党人会对伊朗采取一个不那么好斗的立场吗?看起来,他们对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的同情,稍微少了一点儿了。也许,在中东的其他地方,也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吧。你觉得有希望吗?

这个事情真的很难预测。我的意思是,对伊朗的仇恨,是现代美国文化如此根深蒂固的一部分。要根除它,将是非常困难的。我的意思是——以今天早上的《纽约时报》为例。它很有趣,看看头条新闻。说的是川普取消,你知道的,退出那个——重新对伊朗进行制裁。头条是这么说的,而后面的故事则说,川普认为重新制裁将削减伊朗的武器生产,并削弱——伊朗内部的压迫,同时组织他们在中东捣乱。我想说的是,首先,川普真的这么认为吗?很可能并不是。这种说法有真实之处吗?根本没有。中东压迫性最强的国家,是我们支持的那些国家啊。和沙特比起来,伊朗看起来就像是挪威了,你知道的。至于中东的暴力,我们支持的,沙特[和]阿联酋在也门的行动,比什么都糟糕得多了。但这是——这是讨论的框架,你知道的。要突破这种,你知道,这种纯粹的预设,他们甚至都不会说,它只是预设而已……

诺姆·乔姆斯基:川普时代的希望和焦虑

2018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

Q这关乎——只关乎霸权吗?您是如何解释美国人对伊朗的憎恶和仇恨的?

非常简单:(因为)1979年伊朗走向了独立。更糟的是,他们还推翻了美国强加给他们的,一直统治伊朗、为美国利益服务的僭政。他们不会忘记这个的。事实上,就在伊朗革命后,美国就开始支持伊拉克入侵伊朗了,这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伊拉克使用了化学武器,杀死了数万人,但从始至终,美国都是支持它的。事实上,最后,美国还通过对伊朗封锁波斯湾,而帮助伊拉克取得了胜利。

Q那么,您是说,我们已经做好了以两伊战争的方式,对伊朗开战的准备?

……我们当时没有真和伊朗开战啊,因为他们还没蠢到向伊朗派兵。他们是真蠢,但没有那么蠢。他们会做的事情,如果他们想做的话,是远远地丢炸弹过去,你知道的,从海湾发射导弹过去,这是相当糟糕的事情。

诺姆·乔姆斯基:川普时代的希望和焦虑

作者: Daniel Ellsberg

出版社: Bloomsbury USA

出版年: 2017-12-5

Q说到炸弹和导弹,我最近读了丹尼尔·艾尔斯伯格的《末日机器》。我发现它很迷人。

那是一本非常重要的书。

Q是的。他[艾尔斯伯格]谈到了关键的转变点,以及什么是战争中可接受的野蛮。他从士兵杀士兵的传统观念出发,继而谈到了对平民的轰炸,和“炸弹客”哈里斯的做法,一直到一种科学,接着,是以城市为单位的破坏,然后是原子弹,李梅的野蛮;这本书写的真的很好,非常动人。但它让我想到了川普。我们处在另一个关键时刻吗——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有核武器的时候,一个总统把手放到了扳机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