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召鹏 卫兴华: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几个经济理论的创新与发展

何召鹏 卫兴华 2018-08-24 浏览:
邓小平提出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无论在概念表述还是内涵上,都随着 4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的发展而不断丰富。中共中央文件把“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去掉一个“有”字,既在表述上更加简洁,又加重了“中国特色”的涵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社会主义本质理论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是对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继承与发展,是引领我国改革开放与发展取得重大成就的重要指导思想。习近平在这些理论问题上都增添了新的内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引领我国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和现代化强国的指导思想,对这一理论的误解和错解应提出辨明理论是非的评析。

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提出和发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由邓小平最先提出来,并在实践中不断发展的。这一理论是在总结我国改革前社会主义建设中得失成败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的,是具有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的根本性的理论创新。这一理论观点最早是在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提出的:“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要注意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但是,照抄照搬别国经验、别国模式,从来不能得到成功。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1](pp.2-3)这段话包括三层意思:其一,无论搞革命还是进行社会主义建设,都要从中国实际出发,走自己的道路,这并不排除对外国经验的借鉴,但不能照搬。举例说,苏联曾长期把“优先发展重工业”作为经济发展的一条不容置疑的客观规律,将其与扩大再生产中生产资料优先增长的规律相混同,结果忽视了轻工业和农业的发展。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初期,优先发展重工业是必要的,但后来从实际出发,我们强调工农业并举,提出按农轻重顺序安排经济发展。邓小平讲:“社会主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苏联搞了很多年,也并没有完全搞清楚。”[1](p.139)由此,苏联的经验也不能照搬。邓小平在后来多次讲话中,一再讲到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时,往往会提到我国曾照搬外国经验,结果并不成功。例如,他在1987年7月4日与外宾谈话时说:“中国正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1](p.249)其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不能照搬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搞教条主义,又必须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1985年9月,邓小平在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中特别提出希望,要使“全党的各级干部,首先是领导干部,在繁忙的工作中,仍然有一定的时间学习,熟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从而加强我们工作中的原则性、系统性、预见性和创造性。只有这样,我们党才能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建设和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1](p.147)就是说,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学习和坚持马克思主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其三,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实践相结合。中国的社会主义不是脱胎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而是脱胎于生产力极端落后、广大人民绝对贫困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就增添了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特殊性、曲折性和困难性。只有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结合起来,依据中国国情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是真正用科学态度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坚持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

邓小平提出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无论在概念的表述还是内涵上,都随着4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的发展而不断丰富。中共中央文件已把“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去掉一个“有”字,既在表述上更加简洁,又加重了“中国特色”的涵量。

邓小平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包括多方面内容。从经济理论方面看,有社会主义本质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理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改革与开放理论,分“三阶段”建设现代化国家理论等。

习近平高度评价了邓小平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与发展的创新思想。他提出:邓小平“开拓了马克思主义新境界,把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新的科学水平,……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p.23)并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实践、理论、制度紧密结合的。”在理论和实践结合中,“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途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行动指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根本保障,三者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2](p.25)

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认识上,学界曾存在多种不科学的观点有人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对立起来,提出要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摒弃传统社会主义”有人用“当代马克思主义”否定“传统马克思主义”,有人提出中国应实行“民主社会主义”,等等。习近平反复论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是继承与发展的关系。他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写出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新版本’,是深深扎根于中国大地、符合中国实际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它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坚持、发展和继承、创新的关系。”[2](p.26“)也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2](p.10)并强调说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根据时代条件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这就是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不是别的什么主义。”[2](p.28)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