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美谍、美军三位一体——中国要警惕美元陷阱

江涌 2018-08-22 浏览:
“美元陷阱”可以用“美元资本国际大循环”来概括,而在“美元资本国际大循环”中扮演关键角色的是美国霸权的“三位一体”,即美元、美谍和美军,这三种力量并驾齐驱,协同推进,一个都不能少。表面看上去,美国企业自主地把美元投向世界,但其后面是隐蔽的中央情报局,如商业间谍与经济杀手,以及美国的强大军事力量,如海军陆战队和航空母舰。美谍发现、清除风险,对付不了的则交由美军。2009年身价倍增的克鲁格曼撰文指出,中国落入了“美元陷阱”。是年,外汇占款占中国基础货币发行的134%,货币主权被严重侵蚀,由此导致一系列经济安全问题,不平衡、不充分发展其实就是落入“美元陷阱”的集中体现。

【原编者按:8月7日,在中国经济周刊、中国经济研究院主办的“中国经济大讲堂”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江涌作了《关于国家金融安全的看法》的专题讲座。江涌先生以独特的视角,分析了以“美元资本大循环”为特征的“美元陷阱”给全球经济带来的风险,提出了中国应警惕美元陷阱、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相关政策建议。征得作者同意,我们摘要刊发本次讲座的内容,以期给读者提供有益的思考与借鉴。】

美元、美谍、美军三位一体——中国要警惕美元陷阱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

金融安全关系着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维护金融安全,是对当前金融体系的重大改革完善,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应有之义。国际上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金融危机警示我们:应对金融风险必须未雨绸缪,维护金融安全必须高度重视。

金融危机就是系统性风险

发展与安全,经济发展与经济安全,金融发展与金融安全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体,相生相伴。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础,金融安全是经济安全的核心。经济发展与经济安全,金融发展与金融安全有统一的一面,也有矛盾的一面,二者遵从不同的逻辑:发展通常遵循进取思维,要求不断向前、积极向上、永无止境;但是,安全总是坚持底线思维,要求有底线、边线、红线,在一直“朝前走”的同时,需要向“两边看”。所以,国家治理必须统筹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兼顾发展利益与安全利益。习近平总书记对金融安全高度重视,反复强调“不能发生系统性风险”。为什么?关键就是经济发展中最大的风险往往是金融危机,因为经济金融化使得金融越发成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关乎着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金融危机就是系统性风险,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在东南亚金融危机过程中,我们看到印度尼西亚,它最初发生的是由泰国金融危机传导的印尼盾汇率危机,接着变成整个金融系统的危机,然后演化为企业倒闭、工人失业、通货膨胀等为特征的经济危机,社会矛盾被激化,出现社会危机,进而上升到政治危机和国家危机,东帝汶、亚齐省等纷纷闹独立。同样,在我国个别地区,发展过程中积累的社会矛盾,也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力量利用,比如国际反华势力和境内外敌对势力。一旦处理不好,就可能上升为政治矛盾,成为国家风险。国际上有诸多国家步入所谓 “中等收入陷阱”,往往正是在遭遇金融危机之后。

正因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专门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进行要“伟大斗争”,这当然包括了国际博弈、国际斗争。曾经一度,有很多人不承认国际博弈,不接受国际斗争,甚至还有你死我活的斗争,他们认为“和平与发展”早已成为国际主旋律,世界太平,天下无贼,而把一些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分析,蔑视为“阴谋论”,心理阴暗的表现。但是,形势比人强,现在,这样的声音已经小多了,不过并没有销声匿迹。我们必须意识到,国家安全维护,系统性风险应对,关键在人,在干部,在关键少数,“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性因素”。然而,实践表明,我们的干部队伍建设不是没有问题,除了上述那些坚持世界太平、天下无贼的糊涂蛋外,更有吃里爬外的王八蛋,虽然为数极少,但是危害甚大。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我们在启用重用海归人才时忽视政治审查,名义上存在的一些考察,往往也是牛栏关猫,导致在复杂的国际斗争、维护经济金融安全中,不时出现“内鬼”。对涉外人员进行政治审查,在国外、尤其在美国一直都有非常严格的制度,而且执行起来丝毫不含糊。

美元、美谍、美军三位一体——中国要警惕美元陷阱

要让金融戴着枷锁跳舞

金融不能创造价值,只能制造价格,在制造价格中转移财富。现代金融不是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主,而是越来越多地以自我服务为主,把其他经济领域尤其是实体经济领域创造的财富,转移到金融领域。金融创新创造出越来越多的金融产品,通常不是使市场趋向稳定,而是加剧市场动荡,在动荡的市场中,金融资本通过做多或做空获利。实践表明,世界多国尤其是后进开放经济体,金融发展带来的安全风险往往比发展利益更多更大,给一国经济社会造成的麻烦比它所宣扬的好处要更多更大。所以,一个健康的经济体,必须规制金融发展,金融发展不应当是自由发展,而应当是限制性发展,要让国家意志主导金融资本意志,而不能让金融资本意志左右国家意志。必须向飞速转动的金融齿轮中掺些沙子,必须让金融家们戴着枷锁跳舞,把金融部门、金融家们的收益降低到行业、职业的平均收益。因此,鉴于金融安全、经济安全、国家安全的考量,同时也是鉴于国民经济与金融领域的健康发展,对金融细致规制、对金融严加监管就显得尤为重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江涌
江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