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富强:以资源稀缺性作为经济学基本假设的误导

朱富强 2018-08-18 浏览:
无论是自然资源的转化还是人造资源的生成都与人类的技术水平有关,因而艾尔斯说,现有的“稀缺”观念必须彻底修正,现在的稀缺必然是由技术而非“自然”决定。在现代社会中,技术水平的提高不仅决定而且决定于社会分工水平的提升和生产迂回度的增加,而后者又有赖于资本的积累。事实上,只有以不断积累的资本为基础,人类社会才可以采取迂回度不断延长的生产方式,才可以不断拓展社会分工的广度和深度,进而才有知识生产和知识使用之间的分工,从而又促进生产力不断提高的新技术和新发明。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朱富强:以资源稀缺性作为经济学基本假设的误导 

一、引言

资源的稀缺性可以称作现代经济学的第一假设,正是基于这一假设,现代经济学致力于稀缺性资源的优化配置以最大限度地满足人们的无限需求这一技术问题,乃至被视为一门选择的科学。可以说,离开了稀缺性假设,就没有新古典经济学;进而,没有稀缺也就没有竞争,乃至也就不再需要研究经济学。同时,资源稀缺性假设也是现代消费理论的基石,正是由于资源是稀缺的,消费者才需要合理安排消费数量以实现效用最大化,才会有机会成本等术语的出现。更进一步地,资源稀缺性假设也与劳动负效用假设一脉相承:既然人类往往会逃避劳动而追求享乐,因而如何有效利用现有的资源就是重要的。很大程度上,正是基于这一“不言自明”假设而进行逻辑推导,并提出了一系列理论,如古典地租理论、工资基金理论、边际收益递减原理、比较优势原理、时间贴现原理以及零和博弈困境等。问题是,尽管现代主流经济学将资源的稀缺当作“不言自明”的存在,但它果真认识了“稀缺”的正是内涵了吗?人类社会中究竟什么东西是稀缺的乃至根本上制约了社会经济的发展?

按照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理解,资源的稀缺性首先针对的是指消费性资源,强调既定消费品与人类欲望满足之间的脱节;后来则逐渐拓展到生产性资源,揭示既定投资品与生产投资需求之间的脱节。由此就代理进一步的问题:现代主流经济学所认定的消费资源和生产资源之稀缺是如何产生的?其实,既然现代主流经济学致力于探究稀缺性资源的配置问题,这里所“配置”的也就意味着是那些可以为人类所利用的资源;但是,流行的观点却转而将可被人类利用的资源等同于天然资源,进而也就将自然资源视为稀缺的。显然,这一转化就暴露出现代主流经济学中的资源稀缺性假设存在着明显的逻辑和思维缺陷:它基于一个封闭的系统,并将社会现象割裂开来进行孤立而静态的研究,而没有动态地看到天然资源不断被开发利用的广度和深度,更是无视人造资源的快速增长。一方面,消费性资源的数量取决于社会生产状况,生产技术的飞速发展带来的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将提供越来越丰富的消费品;另一方面,生产性资源的数量则取决于人们对自然资源的利用能力以及创造新资源的能力,生产技术的提高以及社会组织的优化将有效地提供越来越多的生产性资源。因此,我们就需要思考:人类社会所面临的根本性稀缺是否就是指消费或生产资源?这涉及资源何以成为资源这一根本性问题。为此,本文就集中从生产性资源的可变性和增长性角度来对“资源稀缺性”假设作一深刻审视。

二、利用能力与自然资源的转化

尽管现代主流经济学往往倾向于将现有的财货视为资源,但从根本上说,资源并非天然,而是使然。究其原因,既有财货在成为资源之前,它们的物质或实体成分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长期以来这些财货脱离了与人类的关系,从而也就没有任何现实意义。例如,门格尔就将具有满足人们需要的能力的事物称为财货。一般地,成为财货必须具有四个条件:(1)能够满足人们的需要,对应着人们的欲望;(2)必须具有使它有能力引起与欲望满足间的因果联系的各种特性,如果不存在客观的因果关联,即使对应着我们的某些欲望也不是财货;(3)这种因果联系要为人们所认识,如果我们不能认识石油的能源价值,它就不构成财货;(4)此物必须是可支配的,人有将此事物用于满足欲望的能力,如月亮或火星上的矿产在目前就不构成我们的财货。显然,按照这四条件,财货本身就是可变的,具有时空性和不确定性。

同时,按照门格尔对财货的理解,资源或财货的稀缺不是相对于我们需求而言的,而是相对于人类的认知和利用能力而言的。例如,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前,人类还缺乏大规模使用石油的能力,因而它虽然丰富,但并不构成资源;再如,在深海沉积物或陆域的永久冻土中广泛存在着由天然气与水在高压低温条件下形成的可燃冰(天然气水合物Natural Gas Hydrate),它具有能量高和污染小的性能,但人类迄今还没有足够的技术开采和使用它;同样,现有的研究表明,月球上蕴藏了100万到500万吨氦3,而只要开发出100万吨氦3就能够保证地球能源使用一万年。相应地,美国制度主义者艾尔斯则强调,“按照物质不灭原理,并不存在‘新材料’这样的东西。在人类几千年前首次进入西半球之前的地质年代里,氦气就肯定已经存在于狭长的德克萨斯北部延伸地区的地下了……直到几年前被用于气球之后,才被当做一种资源”;但新资源则是存在的,“每种材料的历史都是一样的。它是已有发明物与材料的新奇结合,从而形成了一种新发明物或一种新材料,或者两者兼有。”[①]这意味着,资源并不是自然的物品、材料或原料,而是人类的一组能力,这些能力以维持生命的方式使用物质世界和非物质世界的材料。[②]也就是说,人类知识和能力的总和才是最重要的资源,并且限定着其他的资源。米切尔说,“人类最无以伦比的资源是知识,因为它是其他资源之母。”[③]那么,自然物质何以成为可以被人们利用的资源呢?根本上在于人们的利用能力以及相应的技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富强
朱富强
岭南学院/河南大学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