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东力:中国只能也必须依靠自己探索道路

祝东力 2018-08-10 浏览:
全球化导致全球民粹化,其关键就在于资本挣脱了前述民族国家的藩篱,即由政府、社会、舆论和宗教组织等所形成的对资本和市场的限制和利用。因此,未来一定是某种世界政府进行管理,也就是说,在全球范围重新构建对资本和市场的约束。

但是,到20世纪70年代,西方国家由于人力成本过高,同时由于金融资本扩张,制造业受到双重挤压,开始向外转移。在冷战结束后,东西方屏障消除,产业转移加速。到2008年,不足二十年,美国次贷危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相继发生。迅疾的全球化进程,包括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冲击,破坏了西方的市场经济、福利国家、公民社会、民主政治这一套原本比较自洽的系统。全球化是资本、信息、技术和少数精英为追求利润最大化而在全球流动,只有少数精英有能力利用全球化的局面和机会,大多数人则越来越被甩出全球化进程,成为被侮辱与被损害者。孔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均”指的就是均衡。均衡被打破,大多数人利益受损,于是全球化导致全球民粹化,并推出其超凡魅力型领袖(强人政治),当前我们已经能够看到这一趋势。

祝东力:中国只能也必须依靠自己探索道路

△民粹主义一特点就是寻求跨越体制的魅力型领袖

因此,西方现代文明的确遇到了问题,根本原因在于:市场经济、福利国家、公民社会和民主政治这一整套制度架构,基本上属于民族国家时代的社会构造,不能适应资本在全球流动所产生的矛盾和问题。

未来的中国与世界

这些矛盾和问题,中国也同样面临。有学者把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模式概括为“威权政治+市场经济”,但中国与东亚其他国家又有所不同。菲律宾、韩国、印尼、马来西亚等国以及台湾地区,都是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资产阶级经过长时期成长壮大,最后在美国的干预下接管政权,这就是民主化转型。美国出于其全球战略的考量,会扶植一些独裁政权,但美国毕竟是在18世纪启蒙精神影响下建立的资产阶级国家,有它自己的价值观,在条件许可时就会更换不符合其价值观的政权。上述那些国家或地区的转型和发展,有的比较成功,有的比较失败,提供了很多经验教训。中国与东亚模式有相似的一面,但中国体量、块头太大、太强,很难从外部干预。中国只能也必须依靠自己探索道路,解决问题。

全球化导致全球民粹化,其关键就在于资本挣脱了前述民族国家的藩篱,即由政府、社会、舆论和宗教组织等所形成的对资本和市场的限制和利用。因此,未来一定是某种世界政府进行管理,也就是说,在全球范围重新构建对资本和市场的约束。而未来的全球管理,也一定带有某种社会主义的性质。据中国人民大学高放教授介绍,“社会主义”一词源于拉丁文“socialis”,意为“同伴”“善于社交”等。18世纪中叶德国传教士安•德辛把承认人具有社会性的人士称为“社会主义者”。到1825年以后,欧文派和圣西门派的人进一步把“社会主义”作为取代资本主义的更高的社会形态来使用。前面讲过,资本主义就是以“资本增殖”为中心而构成的社会体制,它包括三个方面:第一,为利润而生产;第二,各企业独立生产,因而从整个社会看是无计划的;第三,作为第一、二点的前提,生产资料由私人占有。与此相对照,社会主义也包含三个方面:第一,生产资料由全社会成员共同占有;第二,为使用而生产;第三,有计划地生产。

这当然是一种理想形态,但是,全球性的社会主义,其物质条件实际已经具备。比如说,2017年,全球约74亿人口,人均GDP约一万美元,如果全球分配大体均衡,那么确保每个人丰衣足食则毫无问题。我们姑且使用“文明论”的概念,一旦某种世界政府形成全球性的治理,那么,一种全球性的文明也就会成为万流归海般的趋势。也就是说,资本全球化,即资本冲破民族国家的规范和约束,导致全球范围两极分化,造成全球民粹化;为克服这一局面,世界政府的全球治理势必促进各区域和各国家更频密的交往与融合,这势必造成一种统一的全球文明。

祝东力:中国只能也必须依靠自己探索道路

△全球治理

从这样一种未来的视野回看中西文明讨论,也许我们应该修正本文开篇的那个初步判断——中西文明的比较为时尚早。也就是说,从未来全球文明的角度看,那种热衷于强调自身的独特性,那种中西文明孰优孰劣的讨论方式,已经过时了。

【本文原载于《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8年第4期。察网经保马授权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