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炳祥: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关系再生产理论

屈炳祥 2018-08-10 浏览:
马克思的再生产理论不仅是我们认识世界的武器,而且更是我们改造世界的武器。因此,它不仅为我们提供了科学理性的思维工具,而且还为我们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供了科学的指导原则。这就是,我们不论是抓改革,还是抓发展,都要坚持两手抓,即一手抓经济建设,大力发展生产力;另一方面还要一手抓生产关系的再生产,不断完善和壮大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我们抓改革,不只是要破除不合时宜的、旧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还要建立一套能对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进行有效保护并促其不断实现再生产的新制度和新体制。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才能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始终在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轨道上运行。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屈炳祥: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关系再生产理论

今年是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人类的思想大师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我们党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同志发表重要讲话,要求全党和全国人民都要认真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其中特别提到要“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思想”。笔者认为,马克思主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思想是一个内容丰富的整体,其中,生产关系再生产理论尤为重要,必须下很功夫学好用好。

一、生产关系再生产理论是马克思经济学的一项重要内容

众所周知,生产包括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两个方面的内容。自然,再生产也应该包括这样两个方面的内容。因此,马克思的在《资本论》和其他一系列经典文献中研究生产与再生产问题时,总是把这二者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因而,他关于生产与再生产的理论既包括物质资料的生产与再生产,又包括生产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这样两个方面的重要内容。他指出:

【“社会生产过程既是人类生活的物质生存条件的生产过程,又是一个在特殊的、历史的和经济的生产关系中进行的过程,是生产和再生产着这些生产关系本身,因而生产和再生产着这个过程的承担者、他们的物质生存条件和他们的相互关系即他们的一定经济的社会形式的过程。”[1]927】

这种物质资料的生产与再生产同生产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的统一,不只是一种理论抽象,而且也是一种事实。这种情况,不仅在哪种社会即使是在人类社会的初期也是存在的。马克思曾以印度公社为例予以说明。他指出:

【“在印度的不同地区存在着不同的公社形式。形式最简单的公社共同耕种土地,把土地的产品分配给公社成员,而每个家庭则从事纺纱织布等等,作为家庭副业。除了这些从事同类劳动的群众以外,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首领’,他兼任法官、警官和税吏;一个记账员,登记农业账目,登记和记录与此有关的一切事项;一个官吏,捕缉罪犯,保护外来旅客并把他们从一个村庄护送到另一个村庄;一个边防人员,守卫公社边界防止临近公社入侵”,等等。“如果人口增长了,就在未开垦的土地上按照旧公社的样子建立一个新的公社。……这些自给自足的公社不断地按照同一形式把自己再生产出来,当它们偶然遭到破坏时,会在同一地点以同一名称再建立起来”。[2]414-415】

可见,生产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同人类的物质资料的生产与再生产一样,从人类社会的一开始就是协同并进的,同时存在的。然而,一些资产阶级的学者们,对此却始终不能理解。他们讲生产与再生产,只讲物质资料生产与再生产,而不讲生产关系生产与再生产。对此,马克思总是持批评的态度。他指出:

【“经济学家们(即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笔者注)向我们解释了生产怎样在上述关系(即社会生产关系 笔者注)下进行,但是没有说明这些关系是怎样产生的,也就是说,没有说明产生这些关系的历史运动。”[3]137-138】

他还指出:

【“经济学家蒲鲁东先生非常明白,人们是在一定的生产关系中制造呢绒、麻布和丝织品的。但是他不明白,这些一定的社会关系同麻布、亚麻等一样,也是人们生产出来的。”[3]141】

马克思经济学的代表作《资本论》从本质上说,就是一部关于生产关系生产与再生产的鸿篇巨著。从理论上考察,如果只知道物质资料的生产与再生产,而不明白生产关系生产与再生产,可以说就是丢掉了马克思经济学最本质的东西。因为马克思经济学区别于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根本之点并不在于是否懂得物质资料的生产与再生产,而恰恰在于是否明白生产关系的生产与的再生产。从实践的角度考察,任何一个成熟的阶级都明白,生产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比物质资料生产与再生产更为重要。因为生产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是社会物质资料的生产与再生产得以进行的首要前提,更是统治阶级得以继续存在下去的根本条件。因此历史上从来没有过那种只注重物质资料生产与再生产,而忽略生产关系生产与再生产的统治阶级的先例。

我们在《资本论》中发现,资产阶级和以往的一切剥削阶级一样,都是非常重视生产关系生产与再生产的,并且在其方法上较之以往的剥削阶级更胜一筹。他不断地通过对劳动力的所谓公平买与卖把工人永远钉在资本的柱子上,使之世代处于雇佣奴隶的地位上,供资本家毫无休止地剥削。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

【“罗马的奴隶是由锁链,雇用工人则是由看不见的线系在自己的所有者手里。”并且他们对资本的这种从属关系还是“由雇主的经常更换以及契约的法律拟制来保持的。”[2]662】

过去,人们研究马克思的《资本论》,只注重研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实质及其在经济运行各环节中的具体表现,却很少研究它自身的生产与再生产。联系到现实,人们研究经济问题,也只注重研究资源配置、经济运行、经济增长以及经济控制等问题,同样也很少研究生产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这是一种严重的失误。对此,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与反思。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