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辉:当前中国经济金融界为什么指望美国政府?

余云辉 2018-08-09 浏览:
外资控制着法国的大部分国家债权,导致法国成为一个破产的国家;如果外资控制了中国大部分企业的股权,控制了中国社会和政党的经济基础,那么,中国就会重新沦为列强的殖民地,其结局和命运将比法国更加悲惨。这是因为法国是美国的盟国,而中国是美国的对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余云辉:当前中国经济金融界为什么指望美国政府?

一、法国的经验与教训

1958年戴高乐将军上台执政,法国经济步入快速发展的轨道。到上个世纪70年代,法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富裕而强大的国家之一。戴高乐将军执政纲领体现在:他把“国家、军队和货币”作为三大执政主线,把“货币”上升到与“国家”和“军队”同等重要的高度上。戴高乐将军是迄今为止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够真正理解基础货币重要性的伟大政治家。

即使在60年后的今天,中国宏观经济管理部门仍然没有发现基础货币的秘密,甚至没有分清基础货币与派生货币之间的本质区别,经常错误地使用M2概念来描述货币超发,更没有在思想上把“基础货币”置于“国家”与“军队”的同等地位。

戴高乐将军正是以他对“货币”的深刻理解及其对“货币”的精巧应用把法国经济推向“黄金时期”。在戴高乐将军执政期间,法国政府规定所有私人商业银行20%的资金必须上交国家作为保证金。国家利用中央银行发行基础货币以及由央行集中起来的商业银行保证金,重点支持大型骨干企业和本土企业的发展;国家不再依赖海外美元资本的输入,不搞对外开放、招商引资和举借外债。国家资金的投资重点不是房地产,而是那个时代的前沿产业与设施,如飞机、核能、石油、军工和基础设施。在这期间,法国的经济腾飞不仅没有依赖美元资本的输入,而且还在1968年归还了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部债务。法国通过中央银行向实体产业部门直接投放基础货币,优化了产业结构,增加了商品供给,提高了就业和居民收入,创造了国内市场的需求,推动经济发展,使法国经济社会步入历史的顶峰时期。在这期间,法国并没有出现西方教科书上所担心的通货膨胀,通货膨胀率始终控制在3.5%以下。

但是,法国戴高乐政府拒绝外资盘剥的执政理念损害了国际资本的利益,引起了国际资本集团的强烈不满。因此,戴高乐政府必须下台。之后,经过国内和国际资本集团的一系列政治运作,以莫须有的反通货膨胀理由,法国在1973年1月3日通过了“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新《银行法》规定,“禁止国家直接向中央银行借款”,国家“必须向私人银行进行有息贷款”。在“国家-军队-货币”的执政框架里,“货币”被剥夺了。

当国际私人银行代替法国政府控制了货币发行权之后,法国经济不得不依赖境外资本和负债来维持自身的经济循环,从此,法国逐步走向国家破产。“1978年法国国家债务仅728亿欧元,占法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1.2%。而从这一年开始债务急剧飙升……目前已达到18703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91.7%。”(详见《他山之石:法国丧失金融主权带来的恶果》一文)。更严重的是,法国国家债务的三分之二债权掌握在境外银行手中,法国政府的预算利息支出已经超过教育和国防的开支,长期失业人口超过300万人,经济被债务拖入衰退之中。法国前总理费永上台后表示:“我是一个已经破产的国家的领导人……”

在戴高乐将军关于“国家-军队-货币”的执政框架里,“货币”就是“钱袋子”,而“国家”则是用于存放“钱袋子”的地盘;“军队”是用于保卫“钱袋子”的枪杆子。一旦“钱袋子”被海外金融势力所控制,那么,“国家”已经名存实亡,“军队”只剩下象征性的意义了。这是今天的法国必须听命于美国、法国军队必须听命于北约司令部的深层原因。

金融主权的丧失让法国由盛转衰,沦落为高负债、高失业、低增长的依附性国家。

二、中国的“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与中国经济的困境

1995年3月颁布并在2003年12月修改的中国《人民银行法》与法国“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的共同之处就是以反通货膨胀的名义剥夺了主权国家的货币主导权。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某些重大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是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华尔街金融财团的指导下,以“与国际接轨”的名义,由某些美国海归的金融高官推动施行的。这一点也与法国“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的出台十分相似。

《人民银行法》和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之间前后呼应、相互配合。从2003年开始,人民币基础货币的发行量不再与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相挂钩,而是与美元热钱的流入和外汇储备的增加相挂钩。2013年前后,人民币基础货币的发行量与外汇储备之间达到了1:1的关系,人民币彻底成为美元的“影子货币”。美联储成功夺取了人民币基础货币的发行主导权,中国央行成为事实上的美联储北京办事处。

从资金运动的角度看,美元持有者把美元兑换成为人民币并作为资本金进行投资,这部分资金作为人民币基础货币投放到市场之中,并通过其货币乘数效应,增加了市场的流动性。为了对冲这部分因美元流入、外汇储备增加所产生的流动性,央行必须通过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和公开市场操作收回这部分商业银行资金。如果把二者结合起来观察可以发现:央行的对冲操作事实上把国内企业的流动资金以存款准备金等方式抽走了,这部分人民币资金交给了美元持有者,成为美元持有者的人民币资本金。这就形成了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特有的奇怪现象:美元流入量越大,存款准备金率就越高,国内企业贷款就越困难,实际贷款利率居高不下,并导致资金持续流向高利润的房地产、股票和期货等投机领域。

实体经济的融资、贷款和利率环境越差,反过来更加有利于美元资本的扩张。这又导致国内越来越多的前沿产业被海外资本所控制,出现了日益严重的优秀产业股权空心化的趋势。国内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全部被美元资本所控股,即是现实案例。

今天,中国和法国的共同困境是国内经济被海外资本所控制,中国表现为重要产业和企业的股权被控制,法国则表现为国家债务的大部分债权被控制。法国已经没有未来,而中国的未来却嫁接在美国的美元版图之中。特朗普要收走美元,中国仿佛就没有明天。

三、中国:经济金融火山正在形成

20157月是中国经济的转折点。这一年,全国百姓的一大部分储蓄被赶进股市推高了指数,而监管部门又为海内外机构投机者量身定做了股指期货屠刀;同时,房地产和人民币汇率都处在历史的高位。海内外机构投资者通过抛售股票和房产、做空股指期货,把居民投入股市的储蓄转为他们的囊中之物,然后再把从股市套现的人民币兑换成美元汇出境外。在经济数据上表现为:2015年开始,百姓没钱了,居民负债率持续上升,国家外汇储备急剧下降,企业和居民的投资能力和消费能力持续下降。国家外汇储备和居民储蓄都伤了大元气。

国家外汇储备由将近4万亿美元降到3.2万亿美元,考虑到贸易顺差因素,累计减少大约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直接影响了大约13万亿人民币基础货币的投入。如果以4倍的货币乘数计算,直接影响了52万亿的流动性。这是中国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大部分股票不断创新低、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持续爆仓、整个经济体投资和消费萎靡不振的重要原因。

从2015年开始,国内企业和居民杠杆率持续上升的根源是居民储蓄被剪了羊毛、外汇储备骤降、基础货币投放速度减低、股市持续下跌、股票抵押品贬值、股票融资和上市效率降低等等。这一系列环环相扣的因素导致了全社会企业和个人的投资与消费能力下降、负债率上升。金融机构、实体企业和城乡居民之间形成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债务链。中国经济体已经债病缠身,十分虚弱,随时可能崩盘。

此时,按理应该学习2008年美国政府的抢救行动,迅速给经济体输血。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管理者不仅没有迅速输血,而是进行了一场错误的反向操作:人民银行、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开始了一场大张旗鼓、声势浩大、层层加码的邀功式的去杠杆运动和抽血运动。中小企业、中小上市公司和资本市场投资者的债务危机爆发了。根据Choice数据显示,截止8月1日,A股触及平仓线的股票市值已经超过8000亿元。这意味着将近8000亿元的证券资产已经归零,同时留下8000多亿元的负债让这些投资者日夜提心吊胆,等待被强行平仓。这些危机开始向商业银行、信托公司、保险公司和融资平台公司(P2P)传递和集中。超过70%的P2P网贷平台(4347家)首先“爆雷”倒下,把基层百姓超万亿人民币的养老养命钱被化为乌有,投资者开始围攻这类金融机构。

如果任凭金融风险的传导与累积,那么,一定会形成金融火山,进而形成政治火山和社会火山。这三座火山正在形成之中。治理大国经济,必须未雨绸缪,治之于未乱。既要提前准备灭火的手段,也要提前开始釜底抽薪。

四、在经济金融领域,谁掌握了“人民”?

谁掌握了人民?这是执政党和政治家必须考虑的核心问题。

在经济金融领域,企业家、投资者、媒体人、专家学者和官员构成“人民”这一政治概念的不同群体。判断“谁掌握了人民”,只要分析判断:在经济金融困难的时候,“人民”指望谁、依靠谁?

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中国经济金融界对美国的关注已经超过对中国的关注。比如,在资本市场持续低迷的状况下,金融界,企业界、舆论界、监管者乃至被股市套牢的大爷大妈们都在眼巴巴指望着外国投资者入市、指望着美联储降息和美元货币宽松、指望着扩大对外开放引进外资、指望着六万亿美元资金来抄底(详见《6万亿外资巨头来中国抄底了?刚和中信证券合作发行首只私募基金!》)。美国货币政策变化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影响远远超过对美国本土市场的影响。再比如,为了救市,证监会顾不上担心外资个人账户通过境外外资银行系统的联手操纵而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真正的“妖精、害人精”,开始向国务院申请进一步放开外国人A股证券账户开立政策。

这一切都说明,在中国经济金融领域,美元资本事实上已经控制了国内各类投资主体和市场监管者的心智。经济金融界的民心已被外资所虏获。这种经济与社会现象对于国家和政党而言绝非好事,但并没有引起重视。

应该反思:在中国经济金融和资本市场出现危机的时候,为什么国内的投资者、企业家和监管机构不是指望中国政府而是指望美国政府?为什么不是指望中国央行(人民银行本该是“中国人民的银行”)而是指望美联储?为什么不是指望国内机构投资者而是指望外国投资人?中美贸易战已经打响,这是一场经济领域的抗战。如果在当年抗战期间,解放区的百姓遇到经济困难不是指望共产党和八路军而是指望日本皇军,那将是怎样的结局?现在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我们的经济路线和金融政策呢?

中国资本市场集中着各行各业优秀的龙头企业。目前深沪两市共有3510多家上市企业,总市值大约8.3万亿美元,流通市值大约6.7万亿美元(相当于6个苹果公司的市值)。果真放行海外6万亿美元入市,海外资本就可以完成对中国大部分产业的斩首行动,实现对中国各行各业龙头企业的控制。此前,美联储通过发行美元纸币已经控制了中国互联网的主要企业。在海外上市潮中,美元资本已经席卷了中国大部分高科技企业。中国证监会对企业上市的种种限制和随意性监管正在进一步把国内的新兴产业逐出人民币版图而赶进美元的怀抱。在产业与投资领域,美元正在不断地取代人民币,这使得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化为泡影。

外资控制着法国的大部分国家债权,导致法国成为一个破产的国家;如果外资控制了中国大部分企业的股权,控制了中国社会和政党的经济基础,那么,中国就会重新沦为列强的殖民地,其结局和命运将比法国更加悲惨。这是因为法国是美国的盟国,而中国是美国的对手。

余云辉:当前中国经济金融界为什么指望美国政府?

余云辉,察网专栏学者,经济学博士,曾任海通证券交易总部总经理、德邦证券总裁,现为福建蓝田书院理事长、安信信托独立董事、红果宝战略顾问。本文节选自《为什么要把货币上升到国家和军队的高度?——法国经济的兴衰转变对中国摆脱经济困境的启示 》一文中的前四部分。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余云辉
余云辉
经济学博士、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