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把货币上升到国家和军队的高度?——法国经济的兴衰转变对中国摆脱经济困境的启示

余云辉 2018-08-08 浏览:
解决当前国内国际经济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立足本国市场,善待本国人民,摆脱美元资本的控制,重塑大国经济的自主性和独立性;恢复主权货币的经济发展职责和产业升级职责,把“货币”地位提高到“国家”和“军队”的同等高度;把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机制、利率政策和汇率政策与经济发展、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直接挂钩起来。

二、中国的“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与中国经济的困境

1995年3月颁布并在2003年12月修改的中国《人民银行法》与法国“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的共同之处就是以反通货膨胀的名义剥夺了主权国家的货币主导权。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某些重大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是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华尔街金融财团的指导下,以“与国际接轨”的名义,由某些美国海归的金融高官推动施行的。这一点也与法国“蓬皮杜-罗斯柴尔德法”的出台十分相似。

《人民银行法》和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之间前后呼应、相互配合。从2003年开始,人民币基础货币的发行量不再与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相挂钩,而是与美元热钱的流入和外汇储备的增加相挂钩。2013年前后,人民币基础货币的发行量与外汇储备之间达到了1:1的关系,人民币彻底成为美元的“影子货币”。美联储成功夺取了人民币基础货币的发行主导权,中国央行成为事实上的美联储北京办事处。

从资金运动的角度看,美元持有者把美元兑换成为人民币并作为资本金进行投资,这部分资金作为人民币基础货币投放到市场之中,并通过其货币乘数效应,增加了市场的流动性。为了对冲这部分因美元流入、外汇储备增加所产生的流动性,央行必须通过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和公开市场操作收回这部分商业银行资金。如果把二者结合起来观察可以发现:央行的对冲操作事实上把国内企业的流动资金以存款准备金等方式抽走了,这部分人民币资金交给了美元持有者,成为美元持有者的人民币资本金。这就形成了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特有的奇怪现象:美元流入量越大,存款准备金率就越高,国内企业贷款就越困难,实际贷款利率居高不下,并导致资金持续流向高利润的房地产、股票和期货等投机领域。

实体经济的融资、贷款和利率环境越差,反过来更加有利于美元资本的扩张。这又导致国内越来越多的前沿产业被海外资本所控制,出现了日益严重的优秀产业股权空心化的趋势。国内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全部被美元资本所控股,即是现实案例。

今天,中国和法国的共同困境是国内经济被海外资本所控制,中国表现为重要产业和企业的股权被控制,法国则表现为国家债务的大部分债权被控制。法国已经没有未来,而中国的未来却嫁接在美国的美元版图之中。特朗普要收走美元,中国仿佛就没有明天。

三、中国:经济金融火山正在形成

20157月是中国经济的转折点。这一年,全国百姓的一大部分储蓄被赶进股市推高了指数,而监管部门又为海内外机构投机者量身定做了股指期货屠刀;同时,房地产和人民币汇率都处在历史的高位。海内外机构投资者通过抛售股票和房产、做空股指期货,把居民投入股市的储蓄转为他们的囊中之物,然后再把从股市套现的人民币兑换成美元汇出境外。在经济数据上表现为:2015年开始,百姓没钱了,居民负债率持续上升,国家外汇储备急剧下降,企业和居民的投资能力和消费能力持续下降。国家外汇储备和居民储蓄都伤了大元气。

国家外汇储备由将近4万亿美元降到3.2万亿美元,考虑到贸易顺差因素,累计减少大约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直接影响了大约13万亿人民币基础货币的投入。如果以4倍的货币乘数计算,直接影响了52万亿的流动性。这是中国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大部分股票不断创新低、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持续爆仓、整个经济体投资和消费萎靡不振的重要原因。

从2015年开始,国内企业和居民杠杆率持续上升的根源是居民储蓄被剪了羊毛、外汇储备骤降、基础货币投放速度减低、股市持续下跌、股票抵押品贬值、股票融资和上市效率降低等等。这一系列环环相扣的因素导致了全社会企业和个人的投资与消费能力下降、负债率上升。金融机构、实体企业和城乡居民之间形成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债务链。中国经济体已经债病缠身,十分虚弱,随时可能崩盘。

此时,按理应该学习2008年美国政府的抢救行动,迅速给经济体输血。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管理者不仅没有迅速输血,而是进行了一场错误的反向操作:人民银行、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开始了一场大张旗鼓、声势浩大、层层加码的邀功式的去杠杆运动和抽血运动。中小企业、中小上市公司和资本市场投资者的债务危机爆发了。根据Choice数据显示,截止8月1日,A股触及平仓线的股票市值已经超过8000亿元。这意味着将近8000亿元的证券资产已经归零,同时留下8000多亿元的负债让这些投资者日夜提心吊胆,等待被强行平仓。这些危机开始向商业银行、信托公司、保险公司和融资平台公司(P2P)传递和集中。超过70%的P2P网贷平台(4347家)首先“爆雷”倒下,把基层百姓超万亿人民币的养老养命钱被化为乌有,投资者开始围攻这类金融机构。

如果任凭金融风险的传导与累积,那么,一定会形成金融火山,进而形成政治火山和社会火山。这三座火山正在形成之中。治理大国经济,必须未雨绸缪,治之于未乱。既要提前准备灭火的手段,也要提前开始釜底抽薪。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余云辉
余云辉
经济学博士、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