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地缘政治中的中东战略地位变迁

田文林 2018-08-06 浏览:
中东在国际地缘政治中的重要性经历了一个不断变迁过程。最初,中东的重要性主要来自其位于三大洲交接地带的特殊地理位置。随着石油燃料时代的来临,中东因石油资源丰富,其战略重要性进一步突出,形成地缘中心与能源中心“二合一”的独有特征。然而,近年来,随着交通技术进步和页岩气等非传统能源开发,中东的战略重要性出现了缓慢下降趋势。

全球地缘政治中的中东战略地位变迁

众所周知,中东在全球地缘格局中地位十分重要。从历史变迁的角度看,中东的战略重要性并非从来如此,也绝非一成不变。总体看,随着国际能源结构调整,中东的战略重要性呈现出“倒U形”变化的趋势。本文拟就此问题进行深入考察。

一、中东战略重要性的地理基础

作为全球地缘政治中的重要交通枢纽,中东位于欧、亚、非三大洲结合部,周围被地中海、红海、里海、黑海、阿拉伯海包围,因此中东一直被称为“五海三洲之地”。中东的地理枢纽地位,并不限于沟通地中海和印度洋,它还是从海上连接欧亚大陆腹地的捷径。“二战”期间,同盟国家就发现,“把波斯湾西北端同外高加索和里海连接起来的横贯伊朗的铁路线,是一条输送美英两国物资去俄国的方便的陆路捷径”。

随着航海时代的到来,能否控制海上交通要道,已成为衡量大国地位兴衰的重要权力指标,而中东地区拥有若干占据要津的海上通道,使其在全球地缘政治中的战略价值与日俱增:一是苏伊士运河。苏伊士运河位于埃及境内,其北通地中海,南通红海,自1869年开通后就是世界最主要交通运输线之一。目前,每年约有1.8万艘来自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船只通过运河,中东出口到西欧的石油70%经由苏伊士运河运送。从欧洲经由苏伊士运河前往亚洲,比绕行南非好望角最多可缩短67%的路程。二是霍尔木兹海峡。霍尔木兹海峡位于沙特、阿曼和伊朗之间,是全球石油运输战略通道,美国能源部称其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生命线”。每天经过该海峡的石油流量约为1500-1600万桶,约占全球海上石油交易的1/3。三是土耳其海峡。土耳其境内的达达尼尔海峡和博斯普鲁斯海峡分别扼守马尔马拉海的南北两端,并把黑海和地中海连接在一起。土耳其海峡是世界最繁忙的水道之一。每天有300万桶原油及几十万桶成本油经过这里。四是曼德海峡。位于厄立特里亚、也门和吉布提之间。海湾出产的原油只有经过这里才能进入红海和苏伊士运河,最终抵达欧洲和美国东海岸。每天约有350万桶原油通过曼德海峡。一旦曼德海峡关闭,所有船只只能通过南非好望角绕行。

中东地缘位置的重要性,得到众多政治家和地缘政治学者的高度重视。美国知名地缘政治学者尼古拉斯·斯拜克曼(Nicholas Spykman)曾经批评哈尔福德·麦金德(Halford Mackinder)“世界岛”理论,过高地估计了大陆心脏的潜力,而对内新月地区的潜力估计过低,并由此提出“边缘地区说”。他认为,“如果旧世界的强权政治有什么口号的话,它必定是‘谁控制边缘地区,谁就能控制欧亚大陆;谁控制欧亚大陆,谁就能控制世界的命运’”,而中东地区恰好属于斯拜克曼所说的“边缘地区”。著名中东学者伯纳德·路易斯(Bernard Lewis)认为,列强之所以被吸引到中东并长期待在那里,其根本动机是战略性的考虑,即这个地区的军事潜力和危险性。毛泽东曾经用“中间地带”来形容这类地区的地缘重要性:“美国和苏联中间隔着极其辽阔的地带,这里有欧、亚、非三洲的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美国反动派在没有压服这些国家之前,是谈不上进攻苏联的。”这里说的“中间地带”无疑包括中东,而且中东还是“中间地带”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更明确地点出了中东对于大国霸权的极端重要性:“谁在波斯湾和中东控制着什么的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是谁在世界上控制着什么这一问题的关键。”

中东地缘位置极其重要,使其很早就被纳入国际权力体系,成为外部大国觊觎和争夺的对象。我们知道,现在国际体系最早兴起于西欧。随着欧洲列强相对于世界其他国家的迅速崛起,以及对外扩张步伐加快,中东地区因毗邻欧洲这一世界权势中心,而“以近招损”,率先成为西方觊觎和争夺的对象。“埃及人和阿拉伯人正像比利时人和荷兰人一样,不幸住在一个有巨大的战略重要性的地区。”

1798年拿破仑入侵埃及,是近代欧洲列强首次侵入伊斯兰世界核心地区,当时法国入侵埃及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埃及恰好处在英国与其亚洲殖民地的枢纽地带,法国如果占据埃及,就可以切断英国与印度的经济联系。英国对中东(特别是埃及)的重视也是出于同样的道理。1885年英国占领埃及,并投资修建苏伊士运河,并非因为埃及本身能提供什么,而是因为该地区是通往印度的最便捷通道。

对英国来说,“苏伊士运河具有极为罕见的战略价值,经过苏伊士运河的商船,将英国和它的远东殖民地连接了起来,并源源不断地向印度殖民地输送统治官员”。此外,苏伊士运河还连接着英国与有“帝国孩子”之称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由此不难理解,当年拿破仑为何要远征埃及。“二战”期间,北非地区再次成为轴心国与同盟国争夺的重要战场。戴高乐曾经指出:“对于盟国来说,关键在于苏伊士运河,这个地方一失,小亚细亚和埃及就对轴心国打开了大门。相反地,如果能保持住这儿,总会有一天能从东方进至突尼斯、意大利和法国南部。”“二战”结束后,尽管英法实力已经日薄西山,仍在1956年发动苏伊士运河战争,试图阻止纳赛尔将运河收归国有化。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文林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