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佳木:马克思主义首先是革命的理论

朱佳木 2018-08-04 浏览:
第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源于共产主义理论,如果把二者割裂,就会变成实用主义。第二,只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共产党员才会有精神支柱,才有可能做好当前的工作。第三,只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一代又一代持续努力,共产主义才有可能最终实现。第四,放弃共产主义理想,党员就会变质,党就会解体。

朱佳木:马克思主义首先是革命的理论

当我们迎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时,共产主义早已不再像170年前《共产党宣言》所描写的那样,是“在欧洲游荡”的幽灵了。相反,许多资产阶级学者也纷纷声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在路透社搞的“千年最伟大思想家”的民意调查中马克思也名列榜首,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还有不少在纪念马克思200周年诞辰日。但显而易见的是,在全世界所有纪念活动中,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是中国共产党举行的纪念大会;在所有纪念讲话和文章中,最能全面深刻体现马克思主义精神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大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五·四”讲话)。

习近平总书记在简要介绍马克思的光辉一生时,引用了恩格斯的两句评语,即“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这两句话都出自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全文是:“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正是他第一次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韧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1]

这段话清楚地表明,马克思首先是为了揭露资本主义社会,进而指导无产阶级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而创立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就是说,马克思主义首先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因此,我们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首先应当是为了革命,为了要进行无产阶级解放和共产主义的事业,而不应当把它单纯作为一种知识、一门学问,更不应当是为了装潢门面。

近半个多世纪以来流行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也在那里研究马克思主义,有的在某些方面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发展也作出了一定贡献,但他们只是把马克思主义当成学问,并不打算革命,有的甚至反对革命。因此,这种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是不触及资本主义根本制度和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正如列宁所说:“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他们把资产阶级可以接受或者觉得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放在第一位来加以颂扬。”[2]“把马克思主义中能为自由主义者,能为资产阶级接受的东西(对中世纪制度的批判,资本主义特别是资本主义民主在历史上的进步作用)拿来,而把马克思主义中不能为资产阶级接受的东西(无产阶级为消灭资产阶级而对它采用的革命暴力)抛掉、抹杀和隐瞒起来。”[3]“西方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的马克思主义。

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早已结束,早已进入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时代,在这种情况下,说学习和研究马克思首先是为了革命,是否脱离实际了呢?人们有这样的疑问并不奇怪,而且正是由于有这样的疑问,前些年冒出的“要把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主张才会有一定市场。然而,这个主张是荒缪的,是对“革命”的片面的狭隘的理解,是把“革命”与“执政”人为割裂和对立的结果。

朱佳木:马克思主义首先是革命的理论

革命的概念有多种含义,既指生产力领域的革命,如产业革命、科技革命等;也指社会领域的革命,如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组织和建设新的社会经济制度(这是社会主义革命完成后特有的革命);还指精神层面的革命,如革命精神、革命干劲等。因此,革命并不仅仅指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相对于世界资本主义的秩序来说,也是革命。习近平总书记反复讲的“革命理想高于天”,就是这种意义上的革命。

“文化大革命”中提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指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仍然要进行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革命。这种“继续革命”的理论是错误的,当然应当否定,而且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已经被否定。但否定这种特定含义的“继续革命”,并不意味着否定了本来意义的继续革命。对此,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用很大篇幅作过论述,其中指出:纠正“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口号的错误,“绝对不是说革命的任务已经完成,不需要坚决继续进行各方面的革命斗争。社会主义不但要消灭一切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而且要大大发展社会生产力,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并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消灭一切阶级差别,逐步消灭一切主要由于社会生产力发展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会差别和社会不平等,直到共产主义的实现。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伟大的革命。我们现在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进行的斗争,正是这个伟大革命的一个阶段”。[4]

来源 :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6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佳木
朱佳木
中国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