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平衡发展,维护国土安全 ——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系列

江涌 2018-07-30 浏览:
今天,中国国土安全面临的威胁有边境领土争端、领海岛屿争端,有台独、港独等,但是最主要的威胁在于国内分裂势力的成长壮大,随着东南地区与西北地区发展不平衡的积累,西北这一中国的安全屏障、战略纵深,在国土安全中的态势愈发突出。

促进平衡发展,维护国土安全 ——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系列

历史上,中国疆域张缩幅度很大,国土安全一直是个大问题。国土安全问题常常集中在国家积贫积弱之时,国土分裂也集中于边远地区、贫穷落后地区、战略能力难以达到的地区、中央政府不能有效治理的地区。国土安全威胁主要表现为内部矛盾持续积累,不断激化,最后分崩离析;国家孱弱,外敌入侵,蚕食鲸吞;内部矛盾,外敌介入,内外勾结,分疆裂土。对国土安全构成最大威胁、最大危害的是国家内部的分裂势力,因不平衡发展而被边缘化则是分裂势力孕育成长的重要原因。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①]不平衡发展,不仅是一个发展问题,也是一个安全问题。与增长极或增长地区相对应的,往往是迟滞地区或失落地带,在增长地区是财富、信心的积累,在失落地带常常是矛盾、怨恨的积累。今天,中国国土安全面临的威胁有边境领土争端、领海岛屿争端,有台独、港独等,但是最主要的威胁在于国内分裂势力的成长壮大,随着东南地区与西北地区发展不平衡的积累,西北这一中国的安全屏障、战略纵深,在国土安全中的态势愈发突出。

一、西北地区关联国家诸多安全

西北边疆是国家安全的屏障。西北边疆,在和平时期,是经济文化交流的通道;在非常时期,则是兵家必争之地,是保护内地安稳的屏障。1904年英国地理学家与地缘政治学家哈尔福德·麦金德提出“世界岛”和“大陆心脏地带”概念,“世界岛”是欧亚大陆和非洲的合称,“大陆心脏地带”是东欧和中亚,麦金德认为“谁统治心脏地带谁便控制世界岛;谁控制世界岛谁便控制世界”。[②]美国地缘政治学家尼古拉斯·斯皮克曼发展了麦金德的思想,提出“边缘地带理论”,认为“谁支配着边缘地带,谁就控制欧亚大陆,谁支配着欧亚大陆,谁就掌握世界的命运”[③]。根据传统地缘政治理论,中国西北边疆地区既是“心脏地带”的一部分,也是至关重要的“边缘地带”的一部分,是世界地缘政治结构体系中的多元结合部,是中国国家安全的屏障,“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若新疆不固,则蒙部不安,匪特陕、甘、山西各边时虞侵轶,防不胜防,即直北关山,亦将无晏眠之日。”[④]

西北地区是国家战略的纵深。西北地区资源富集,矿产丰富,品种齐全,储量巨大,分布广泛而且相对集中,全国已经探明的160多种矿产资源中,绝大多数在西北都有发现。新中国建立以来,西北地区的资源为中国现代化建设提供了重要支撑。但是,中国现代化建设蒸蒸日上,资源需求缺口不断增大,必须充分利用国际资源,而地处“心脏地带”的中亚,富集油气等矿产资源,通过经由新疆的油气管线以及铁路运输,直接可以将这些资源源源不断地输入中国,中国由此获得便捷、可靠的能源资源保障。美西方搞霸权强权,倚重的是海权优势,中亚及中国新疆作为世界岛的“心脏地带”,远离海洋而深处内陆,美西方鞭长莫及。多年来,甚至可以说几个世纪以来,美西方都想且都在努力置喙插手,最终在付出极大代价后而不了了之,望之兴叹。因此,从今往后,中国只要经营好“上合组织”,取得俄罗斯的谅解与支持,与中亚平等互利合作共赢,中国就有了一个稳定的大后方,就能拥有一个强而有力的“心脏”,支撑中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一带一路”倡议把西北这一昔日的社会发展的一贯后卫,调换到经济建设的前沿。因此,以新疆为代表的西北地区是名副其实的国家战略纵深。

虽然美西方国家力量难以进入“心脏地带”,但是宗教的民族的跨国境的非国家行为体的渗透,在该地区非常而且日益严重。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笃信伊斯兰教的中亚5国独立,中亚旋即成为伊斯兰扩张的地缘政治的新空间。因为缺乏政治、经济、文化和安全上的抵御能力,中亚出现了所谓“历史回归”,逐渐成为伊斯兰激进势力、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宗教极端主义势力的活跃地与聚集区。由于宗教、文化、历史、民族等诸多因素,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东突”“疆独”等反动组织,以中亚为依托,与中亚的三股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中亚的国际恐怖主义等组织(如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那里,获取精神与物质支持。因此,活跃于西北的宗教极端势力、暴恐组织等非国家行为体,对中国的社会稳定、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西北地区是多元文化走廊。西北地区最具特点的一个符号就是文化,多重文化时空层叠,曾经是东西文化的交汇地,如儒家文化、波斯阿拉伯文化、希腊罗马文化荟萃;是中原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的交汇地,如汉民族的农耕文化与蒙古草原的畜牧文化荟萃;是多种宗教文化的交汇地,如藏传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荟萃。西北地区有50多个民族,其中,藏族、回族、蒙古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20多个少数民族以西北为主要聚居区,既有世居的,也有外来的;既有原生的,也有融合的。其中有9个是跨国民族,像柯尔克孜就是吉尔吉斯,乌孜别克族就是乌兹别克,达斡尔就是鞑靼。“跨国民族是一个兼有国际关系与族际关系内涵,又兼有政治与文化内涵的特殊的人们共同体”。[⑤]少数民族人口占西北边疆总人口60以上。世界三大宗教,伊斯兰教、天主教与佛教,分布在西北边疆23个世居少数民族。回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东乡族、保安族、撒拉族、塔吉克族、塔塔尔族、乌孜别克族、柯尔克孜族等十余个民族信仰伊斯兰教,藏族、蒙古族、土族和裕固族等信仰藏传佛教,信教人口占该地区人口的一半。诸多少数民族聚居区,宗教意识根深蒂固,宗教意识与民族意识、宗教问题与民族问题往往难解难分。在现代化、全球化和市场化的冲击下,西北文化的民族性与历史性,正在遭受世界性与宗教性覆盖替代的威胁。正因如此,国际反华势力与境内外敌对势力往往借口民族宗教问题,引发各种事端,利用民族宗教问题,煽动民族分裂,制造动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江涌
江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