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对立的宏观经济问题观辨析———访南京财经大学教授何干强

何干强 2018-07-22 浏览:
我们坚信,只要真正做到遵循马克思对宏观经济运动提出问题的方法和创造性地运用好马克思创立的研究宏观经济运动的科学方法,就一定能标本兼治,不仅能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风险的底线,纠正宏观经济存在结构性失衡,而且能促进社会再生产按比例地科学发展,使国民经济走上可持续科学发展的道路。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两种对立的宏观经济问题观辨析———访南京财经大学教授何干强

面对宏观经济的重大结构性失衡,经济学界存在两种对立的问题观。一种认为,失衡的原因是由于存在“资源配置”和“激励”两大“突出问题”,主张建立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机制”来解决;其理论来源是新自由主义,具有主观性、表面性、片面性、欺骗性和辩护性,其解决问题的方法用于指导实践具有极大危害性。另一种认为,失衡的原因在于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被严重削弱和中央政府计划调节的作用被严重弱化;其理论来源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马克思揭示的宏观经济运动科学原理中,包含解决宏观经济问题的一般科学方法。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坚持计划调节和市场调节相结合,就不仅能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纠正宏观经济存在的结构性失衡,而且能促进社会再生产按比例地科学发展,使国民经济走上可持续科学发展的道路。就上述两种对立的问题观,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常务理事、南京财经大学教授何干强。

采(采访者简称采,下同):何老师您好!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宏观经济运行存在重大结构性失衡。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提出,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据我所知,我国经济学界对结构性失衡这一问题发生的原因和解决问题的方法认识并不一致。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何(被采访者简称何,下同):您提出了很重要的论题。党中央领导同志早在1999年,就提出,“目前经济生活中的问题,根本的是结构不合理,结构调整缓慢”;2005年又指出,“盲目投资导致产能过剩的不良后果正在显现”,“产业结构调整的任务相当艰巨”;2010年国务院领导同志撰文指出,我们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但是也要看到,我们的发展也付出了很大代价,经济结构不合理的矛盾长期积累,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日益显现”。2012年党的十八大要求,“着力解决制约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大结构性问题”;党的十九大要求,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说明,我国宏观经济重大结构性失衡问题由来已久。

采:确实如此。那么,经济学界存在哪些不同认识?

何:可以说是众说纷纭。但是,总起来看,可以归结为两种对立的问题观:一种认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计划经济的弊病未得到纠正,“市场化”改革还没有到位;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是对立的,市场经济的基础应当是民营经济(实质是私有制经济),只有推行私有化“改制”,大力削减国有经济,彻底否定计划经济,才能真正把国民经济“转型”为“现代市场经济”,把“现代市场机制”建立起来,解决宏观经济运行失衡问题。另一种则认为,根本原因在于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被严重削弱和中央政府计划调节的作用被严重弱化;要标本兼治地解决问题,就必须遵循价值规律和社会再生产按比例发展规律,依宪治国、依宪执政,坚持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同时利用好市场供求信息,把国家对国民经济的计划调节和市场调节结合起来。

采:您可否从经济理论上深入谈谈两种认识的分歧?

何:这两种宏观经济问题观的对立,从理论来源看,实质上是西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简称西方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的工人阶级政治经济学(简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对立。这样说,绝不是给不同的经济观点乱扣“姓社姓资”的“大帽子”,而是因为,现代世界仍然是阶级社会,客观上存在着不同阶级的矛盾。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既然并存着公有制经济和私有制经济,就必然存在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对立,这不能不在经济观念上表现出来。因此,我们不应当回避和掩盖上述宏观经济问题观在阶级立场上的对立性质,而应当实事求是地对它们深入辨析,这将有利于确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指导地位,科学地解决好宏观经济的严重结构性失衡问题。

一、“西化派提出的“突出问题及其理论来源

采:照搬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学者分析当前宏观经济问题有何代表性观点?

何:为了表述上的方便,我和不少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把一些照搬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尤其是照搬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来分析经济问题的学者简称为“西化派”。面对我国宏观经济的严重结构性失衡,“西化派”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计划经济和公有制,这就是代表性的观点。这里不妨引述一段话:“计划经济遇到两大突出问题:一是资源配置问题,二是激励问题。前者问题是因为计划经济中的价格不是由市场供求决定,而是由计划者决定,由此造成巨大的资源配置扭曲。后者问题是由于在公有制和政府主导经济下的‘大锅饭’和‘软预算约束’等原因造成的激励扭曲,表现在个人、企业、政府没有增加效率的积极性。”为此,他们认为,只有彻底否定计划经济和公有制,才能解决资源配置扭曲和激励扭曲这“两大突出问题”,从而解决宏观经济运动的失衡。其实,这不是什么新思想,而是照搬了西方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米塞斯、哈耶克、科斯、德姆塞茨等人的理论观点而提出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何干强
何干强
南京财经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