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调查报告的指控站得住脚吗?

余永定 2018-07-17 浏览:
301调查报告认为,中国强迫外国来华企业转让技术、通过海外投资获取高技术、通过网络入侵窃取美国企业核心技术,但都缺乏经得起推敲的直接证据。这一报告是建立在道听途说、主观臆测和不实之词基础之上的。美国在启动301调查之前就已经决定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所谓的301调查只不过是要为美国政府发动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制造借口罢了。

301调查报告的指控站得住脚吗?

美国对中国开展301调查的主要“发现”是:中国正在推行政府主导的产业政策;其产业政策目标是“在技术领域,特别是先进技术领域取得领先地位以取代美国,统治全球市场”;其实现产业政策目标的手段包括四大类:第一,不公正的技术转让制度;第二,歧视性的注册限制;第三,瞄准高技术产业的海外投资;第四,入侵美国商业计算器系统,通过网络盗窃美国知识产权。

基于这些“发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在 3月22日公布的“301调查报告” 认定,中国政府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相关的行动、政策和实践,是“不合理的或歧视性的”,对美国商务形成“负担或限制”。以此为依据,根据301条款,USTR在4月4日公布了将加征25%关税的1333种、总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名录。7月6日美国政府正式开始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中国是否强制外资进行技术转让?

301调查报告是以“中国制造2015”作为靶子而展开的。USTR认定“中国制造2015”集中体现了中国的产业政策。

关于产业政策,可以有不同定义和理解。原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认为,产业政策是针对特定产业实施的可能改变(其)市场发展轨迹的支持或限制措施。按我的粗浅理解,一般的产业政策(或所谓“选择性”产业政策)应该具有几个基本要素:其一,政府选定少数目标产业;其二,这些目标产业被普遍认为具有重要发展潜力,将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其三,政府对这些产业的发展提供政策支持;其四,对目标产业的支持应该是持续的,但必须有时限;其五,在各个目标产业之间,以及在目标产业和经济中的其他部分之间,各种产业支持政策相互协调,统筹实施。

USTR承认,很难指责一个国家的技术赶超努力。于是便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中国执行产业政策的手段。301调查报告声称:“中国政府为实现2025目标所使用的政策工具,大部分是前所未有的(其他WTO成员国并不使用这些政策工具),包含了旨在主要通过限制、利用、歧视外国企业及其技术、产品和服务或使之处于不利地位来推动中国产业发展而设计的名目繁多的国家干预、扶植”。

根据徐林的归纳,中国施行产业政策的主要政策手段包括:税收减免、技改贴息、加速折旧、关税减免、研发补贴、特殊收费、行业准入、直接注资、产业基金、价格补贴、特定进出口补贴。但USTR并未讨论我们所熟悉的这些产业政策手段,而是归纳出了前面提到过的政策措施:强迫外资转让技术的技术转让制度和注册限制(301报告中两者是分别讨论的)、瞄准高技术产业的海外投资,以及通过网络盗窃美国知识产权,并以此向中国发难。问题是:这些所谓产业政策措施是否存在?如果存在,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些措施是否违反WTO规则?

301报告花费很长篇幅讨论了中国的“技术转让制度”,并一口咬定中国犯下强迫外国来华企业转让技术的大罪。

首先,中国企业有权对合资企业提出技术转让要求。正如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所指出的: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中第七条第3款中承诺,对外商投资的批准不以一系列履行要求(当地成分要求、进出口平衡要求、进口用汇要求等)为前提。中国政府承诺在对投资进行审批或者备案的时候,不以外资转让技术为前提。但是,对于中国企业在与外国贸易商或者投资商谈判中提出的技术转让要求,中国政府也应予以支持。对中方企业的这种议价谈判权利应该保护。如果外方认为中方企业具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拒绝交易的行为,那么应该通过反垄断申诉和诉讼途径加以解决。中国并不缺乏资本且资信等级并不低,中国企业之所以希望同外国企业合资,其主要动机一般都是获得外国技术。如果不能获取外国技术,它们何苦同外资建立合资企业呢?

其次,中国政府对外企施压,要求转让技术的情况到底是否普遍呢?USTR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充分暴露了其不专业。USTR自称对许多美国在华企业进行了问卷调查。但是所有宣称受到过技术转移压力的企业全部是匿名的。除了一些语焉不详的所谓证词,USTR没有提供任何其他证据。更为让人吃惊的是,在对一项调查结果的解释中,USTR称:“在回答问卷的公司中,有19%认为曾受到过技术转让压力”。USTR的草率程度令人吃惊:其一,19%并不是一个很高的百分比;其二,USTR根本没有告诉我们它到底发放了多少问卷。像这种调查有什么意义呢?

作为对这种毫无意义的问卷调查的补充,USTR举出了两个中国强迫合资方转让技术的案例:长安汽车的“长安模型”和商飞的“主制造商-供应商模式”。

长安是如何强迫合资方转让技术的?USTR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和证词。唯一的证据是,2006年网上关于国务院发展中心冯飞教授提出“长安模式”的仅有一页的报道(我是根据301报告注脚提供的网址在百度查到的)。USTR煞有介事地说,“长安模式”核心是“控制合资企业的核心技术,在此基础上发展自主创新能力,逐步提升国内品牌。”这种介绍,给人感觉好像“长安模式”是中国车企的共同发展道路。至于长安汽车是如何实现对合资企业核心技术控制的,301调查报告未置一词。长安汽车的负责人告诉我们,长安的技术进步是经过30多年努力的结果。长安汽车每年投入研发的资金占销售收入的5%;除国内的研发基地外,长安汽车在境外五个国家有九个研发基地,研发队伍有12000人。即便如此,据说长安现在仍不能生产令人满意的变速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余永定
余永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