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正视中国共产党与列宁主义之间的内在联系

陈学明 2018-07-12 浏览:
在当前社会中存在这样一种思潮,它虽然承认马克思主义仍是当今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基础,却竭力割裂列宁主义与当今中国共产党的内在联系。对此,必须重申以下基本事实:第一,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重要阶段。马克思主义倘若没有列宁在理论和实践上的贡献,也就不可能对广大人民群众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第二,没有列宁主义就没有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改造的成功。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改造理论是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第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离不开对列宁主义的科学认识。邓小平关于改革开放的相关论断与列宁主义有密切联系,列宁主义在当今中国仍有重大理论和现实意义。

必须正视中国共产党与列宁主义之间的内在联系

在当前社会中存在这样一种思潮,它虽然承认马克思主义仍是当今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基础,却竭力割裂列宁主义与当今中国共产党的内在联系。理解列宁主义与当今中国共产党还有没有内在联系,有着怎样的联系,是认识当今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及其思想基础的现状所必不可少的重要理论问题。

一、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重要阶段

陶德麟曾在《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几个前提性问题》一文中,开宗明义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中国人学到的马克思主义是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无疑,中国人的马克思主义是从俄国学来的,或者说,“中国人学的马克思主义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从苏俄‘送’来的”。从史实看,早期的中国共产党人所阅书籍一般是从苏俄介绍而来的论著以及列宁、斯大林的几本书,少数人读过恩格斯的论著,马克思本人的论著的确读得很少。严格地说,中国人学到的是列宁主义。①由此看来,陶德麟提出中国人学到的马克思主义是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问题,确实很有针对性。提出这一问题的宗旨是要人们回答列宁主义是否属于马克思主义。

当然,陶德麟的回答是明确的。他指出:“说列宁的理论不是马克思主义,这也是曲解。列宁在当时的新条件下提出的社会主义革命可以在一国首先胜利的理论,以及他在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几年中提出的许多设想,都是马克思在世时没有提出过的新论断,这是事实。但这些新论断正是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原理(特别是哲学原理)分析当时现实的结果,也是无可否认的事实。”②在陶德麟看来,列宁提出了一系列在马克思的论著中所找不到的设想,并且这些设想立足于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原理,这两个方面都是“事实”。他特别强调,列宁的具体论断是否全部正确,我们当然可以研究和讨论,“但这与他的理论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是不同性质的两回事”③。这就是说,即使列宁的一些具体结论现在看来不正确,也并不影响对他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的认定。

陶德麟甚至提出:“无论列举斯大林多少错误,也说明不了他的理论根本不是马克思主义。”④当今人们指责最多的是斯大林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一书。对此,陶德麟特别指出,斯大林这本“小册子”的任务是向党员简要介绍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不是全面系统论述马克思主义哲学,也不可能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丰富思想发挥得很充分。这种性质的“小册子”虽有缺点错误,但并非一无是处,更不能说是马克思主义的赝品。陶德麟指出:“说斯大林的理论对中国人掌握马克思主义有特别巨大而恶劣的影响,以致使中国人学不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是并不符合真相的。”⑤

有人把列宁称为“基督教中的保罗”,确有一定道理。正如基督教如果没有保罗在教义和实践上的贡献,就没有后来的影响力,马克思主义倘若没有列宁在理论和实践上的贡献,也就不可能在后来如此吸引着广大人民群众。马克思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科学,而列宁则使社会主义从理想变为现实。马克思晚年提出了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可以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走上社会主义的特殊道路。正是列宁在探索俄国社会发展理论及实践的过程中,使马克思的这一设想得以实现。列宁曾如是指出:“对于俄国社会党人来说,尤其需要独立地探讨马克思的理论,因为它所提供的只是总的指导原理,而这些原理的应用具体地说,在英国不同于法国,在法国不同于德国,在德同又不同于俄国。”⑥列宁对所面临的国际、国内环境进行了科学分析,揭示了帝国主义时代的本质,提出了社会主义革命“一国胜利论”,领导俄国共产党和俄国人民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开创了经济文化落后国家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道路。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新时代,列宁第一次提出并实践了社会主义革命可以在一国或数国首先胜利的理论。而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对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实际又进行了开创性探索,领导苏联人民完成从“战时共产主义”向“新经济政策”的转变。他对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经验与教训作出了全面总结与概括,为后人探索落后国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以后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留下了宝贵的“政治遗嘱”。⑦对列宁在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发展史上所作出的这一不朽贡献,无论怎么估量都不会过高。这一点不会因为后来苏联解体而有丝毫改变。

正如安启念所指出,随着苏联解体,社会主义苏联的奠基人列宁再次受到许多人关注。一些观点把苏联解体视为社会主义的失败,进而认为列宁在俄罗斯发动社会主义革命是彻头彻尾的错误,是对马克思思想的背离。这不是别有用心的偏见,就是一种目光短浅的误解。也正如安启念所分析的那样,列宁把马克思的思想创造性地运用于俄罗斯,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以外的广大地区掀起了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运动,列宁主义由此诞生。俄罗斯的落后与东方色彩,资本主义早期阶段的野蛮与残酷,使得列宁选择了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道路的早期思想,强调阶级斗争、暴力革命以及无产阶级专政的重要性。这是列宁对唯物辩证法的成功运用,至今仍有现实意义。过去和现在都有人指责列宁和斯大林创建的社会主义苏联缺少民主,有悖于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念,这反映了列宁的批评者自己在思想方法上缺少唯物辩证法的灵活性,从而陷入了教条主义的窠臼。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学明
陈学明
复旦大学哲学系暨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