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之元:1848年的马克思、托克维尔和蒲鲁东

崔之元 2018-07-11 浏览:
黑格尔曾认为“官僚阶级”是“普遍阶级”,而马克思则认为“无产阶级”才是“普遍阶级”。但马克思也曾指出,社会主义革命“不仅要消灭资产阶级,而且要消灭无产阶级”。

27 John M. Keynes, 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 (New York: Harcourt, 1936), 234.

28 Silvio Gesell, The Natural Economic Order, trans. Philip Pye, www.community-exchange.org/docs/Gesell/en/neo/preface.htm, 9. 关于凯恩斯、格塞尔和蒲鲁东的思想联系,详见Dudley Dillard, “Keynes and Proudhon”,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 2, no. 1 (1942): 63-76。中译文参见“实验主义治理”微信公众号。

29 John S. Mill, “The Law of Partnership”, in Collected Works of John Stuart Mill, vol. 5, ed. John M. Robson (Toronto: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67), 462.

30 哈耶克(Friedrich A. von Hayek)认为,穆勒和托克维尔通信的中断,是更具社会主义思想的穆勒的妻子泰勒(Harriet Taylor)造成的。参见Helmut O. Pappe, “Mill and Tocqueville”, Journal of History of Ideas 25, no. 2 (1964): 217-34。

31 笔者二十多年前曾在本刊呼吁“第二次思想解放”(参见崔之元:〈制度创新与第二次思想解放〉,《二十一世纪》〔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1994年8月号,页5-16),现在是进行“第三次思想解放”的时候了。

【察网www.cwzg.cn摘自二十一世纪》双月刊(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2018年6月号(总第167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