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之元:1848年的马克思、托克维尔和蒲鲁东

崔之元 2018-07-11 浏览:
黑格尔曾认为“官僚阶级”是“普遍阶级”,而马克思则认为“无产阶级”才是“普遍阶级”。但马克思也曾指出,社会主义革命“不仅要消灭资产阶级,而且要消灭无产阶级”。

 

一、1848年革命的世界历史意义

1848年是世界历史的关键转折点。这年2月22日,巴黎民众争取普选权的“宴会运动”(Campagne des banquets)和国民自卫队发生冲突,导致“七月王朝”垮台,法国首相兼著名自由主义历史学家基佐(François Guizot)下台,国王路易—菲利普(Louis-PhilippeI)化妆逃亡英国,法兰西第二共和国临时政府宣告成立。同年3月,奥地利首相梅特涅(Klemens von Metternich)这位欧洲1815年后保守秩序的总设计师被迫辞职,也化妆逃亡英国,象征着德国、意大利、匈牙利、波兰等地的民族民主运动冲破了“维也纳势力均衡体系”的牢笼,革命浪潮席卷全欧洲大陆{1}。

崔之元:1848年的马克思、托克维尔和蒲鲁东

“The 1848 Revolutions and European Political Thought” 封面

1848年欧洲革命对遥远的美国和中国也产生了深刻影响。很多“48年人”在革命转入低潮后移民美国,后来成为南北战争中林肯(AbrahamLincoln)军队的重要力量,其中包括马克思的两位战友,一位是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经常引用的“马克思给魏德迈的一封信”中的魏德迈(Joseph Weydemeyer),另一位是后来最力推改善华工待遇的美国参议员舒尔茨(Carl C. Schurz)。当然,对中国最大的影响无疑在于马克思和恩格斯1848年2月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七十三年后导致了“中国共产党”在“东方的巴黎”——上海成立。因此,深入和反复地研究1848年欧洲革命,仍然对我们具有现实意义。

一个有趣的新视角是,比较蒲鲁东(Pierre-JosephProudhon)、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和马克思这三位1848年革命亲身参与人的回忆与分析。早在1843年,马克思为了寻求和法国社会主义者蒲鲁东等人建立联系,第一次来到巴黎。马克思在其编辑出版的《德法年鉴》中发表了〈论犹太人问题〉一文,其中的关键论证正面引述了托克维尔1835年发表的《美国的民主》(De la démocratie enAmérique)中关于宗教和国家关系的观点{2}。虽然没有证据表明托克维尔看过马克思的作品,但他们两人在1848年革命中也有交集。《共产党宣言》是1848年2月在伦敦发表的,目的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争取新成员。而法国“二月革命”成功建立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后,马克思1843年第一次去巴黎时结识的朋友弗洛孔(Ferdinand Flocon)担任了临时政府领导成员,他先是邀请马克思从布鲁塞尔回到巴黎,接着又资助马克思、恩格斯等人回到德国科隆办《新莱茵报》,开展德国的民主革命;托克维尔则担任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国会议员(1848)和外交部长(1849),因此也和弗洛孔有来往{3}。托克维尔的《回忆录:1848年法国革命》(Souvenirs de Alexis de Tocqueville){4}中生动记录了他参与1848到1849年底诸政治事件的全过程,如果和马克思的《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5}对照比较阅读,则会饶有兴味。我们既可以看到他们的相通之处,如托克维尔也承认“新革命的社会主义特征”;也可以看到他们多处相反的立场,如托克维尔作为外交部长支持总统路易.波拿巴(Louis N. Bonaparte,他后来在1851年政变后成为拿破仑三世[Napoléon III])出兵镇压马志尼(Giuseppe Mazzini)领导的罗马共和革命;而路易.波拿巴也正是对中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并占领越南的人,虽然他对巴黎的大规模城市改造塑成了今日巴黎的形象{6}。总的来说,马克思不仅在“实质民主”上,而且在“形式民主”上都比托克维尔更加坚定。大家可以从1895年恩格斯为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所写的导言{7}中得出自己的判断。托克维尔本人在回忆1848年革命时也坦承自己对路易.波拿巴做出的妥协。

二、托克维尔回忆法国1848年革命

1848年2月22日法国革命的导火索是“宴会运动”。之所以叫“宴会”,是因为政治集会被当局禁止,民众只能通过付钱参加“私人宴会”的形式迂回地表达政治诉求。当“宴会”被政府临时强令取消时,巴黎民众开始在街头筑起堡垒。托克维尔2月24日在街上观察到:“这些破坏活动是人们分头单独进行的,一些人悄悄地干,一丝不苟而且手脚飞快,用这种办法准备筑街垒的材料,另一些人将负责建造街垒。在我眼中,没有比这更像一间作业中的工场了。实际上对这些人中的大部分人来说,它就跟工场差不多。”{8}他认为,“二月革命”具有明显的社会主义性质:“正是社会主义理论点燃了真实的激情,刺激了嫉妒心理,最后激发了阶级之间的战争……社会主义将永远是二月革命的基本特点和最可怕的回忆。”{9}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