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健孙、梁柱等教授: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危兆盖 2018-07-09 浏览:
谈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根源,还应当看到,发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及其后国际上出现的西强东弱的总体态势,使得社会主义“失败论”、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共产主义“渺茫论”的市场有所扩大。其实,革命低潮的出现并不可怕,因为历史的进程从来就不是直线的,暂时的挫折不能改变历史所昭示的发展方向。值得警惕的是,因为低潮的出现,革命队伍里有人因此而惊慌失措,丧失信心,甚至另找出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出现,正是同社会主义处在低潮的形势紧密相关的。他们以学术研究为幌子,要求“重写历史”,鼓吹“告别革命”,说到底是为“另找出路”制造历史依据。

沙健孙、梁柱等教授: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进入新时期,历史学研究同人文社会科学的其他学科一样,取得了显著成绩,思想活跃,研究深入,成果丰硕,人才辈出。但是也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倾向,其中历史虚无主义就很值得警惕。一些人以“重新评价”为名,歪曲近现代中国革命的历史、党的历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在社会上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我们对此要慎思之,明辨之。为此,光明日报特邀沙健孙(北京大学教授)、李文海(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龚书铎(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梁柱(北京大学教授)四位资深学者进行了座谈。

以“重新评价”为名歪曲历史: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

记者:先请各位谈谈,在近现代史研究中,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有哪些主要表现?

沙: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就其本质和主流来说,是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和人民群众为救亡图存而英勇奋斗、艰苦探索的历史,是全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赢得民族独立和自身解放的历史,是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建设和改革,把一个极度贫弱的旧中国变成一个初步繁荣昌盛、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历史。这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的光辉篇章,也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壮丽一页。但是,近年来一些人对于近现代中国的历史采取虚无主义态度,以“重新评价”为名,肆意歪曲历史。其主要表现是:一、提出否定革命、“告别革命”的主张,认为革命只起破坏性作用,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二、把“五四”以来中国选择社会主义发展方向视为离开所谓的“以英美为师”的“近代文明的主流”而误入了歧路;宣称经济文化落后的中国没有资格搞社会主义,新中国成立以后搞的不过是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三、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方法歪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否定或掩盖它的本质和主流,把它说成是一系列错误的延续。从学术研究角度看,这些观点并没有什么学术价值,因为它们不符合近现代中国历史的实际,是站不住脚的;从政治上看,这些观点的流行、这种思潮的泛滥会给人们的思想造成混乱,甚至导致严重后果,因此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李:在近现代史研究中,历史虚无主义的一个突出表现是贬低和否定革命,诋毁和嘲弄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进行的反帝反封建斗争。这种思潮的集中体现,就是所谓的“告别革命”论。有的文章竭力渲染革命的“弊病”,公开判定“20世纪的革命方式确实带给中国很深的灾难”,有的甚至直截了当地宣称革命的结果只是实现了“专制复辟”。按照这样的描述,从鸦片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9年的历史,自然就从根本上被否定了。

龚:表现在近现代史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对于这段历史也并不是完全的“虚无”,而是有所“虚无”,有所不“虚无”。他们“虚无”的是中国人民的革命运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马克思主义的指导、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虚无”的则是为早已有历史定论的叛徒、汉奸、反动统治者歌功颂德。他们不是从历史发展的真实情形出发去诠释历史,而是想当然地解读历史,虚构历史,歪曲历史,否定历史,为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发展寻找根本没有历史根据的另类“历史规律”和“发展道路”。

梁:在一些人那里,历史成了一个可以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他们解构历史又重构历史,就是要否定近代中国革命斗争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为此,他们把站在革命对立面的人物包括袁世凯等人打扮成中国现代化的开拓者,而把一切革命斗争说成是“疯狂和幼稚”。当然,一个腐朽政权不可能自甘毁灭,它势必要作出种种努力,譬如晚清政府也搞过新政一类的举措,但从根本上说,其目的绝不是为实现中国的独立和富强开辟道路,而是为了延续处于穷途末路的反动政权;绝不是代表历史前进的方向,而是在阻挡历史进步的潮流。

以“理性思考”为名否定社会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的谬误

记者:可是他们却宣称自己是在进行理性的思考,是要实现什么研究范式的转换,似乎这样就堂堂正正、师出有名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龚:当然不是。歪曲了历史的真实,当然也就说不上真正的理性思考。事实是,他们为了否定和贬抑革命,就拼命去美化和歌颂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他们把推动历史前进的革命领袖和革命群众边缘化甚至丑化,而把阻碍历史前进的反动势力、反面人物放到了历史舞台的中心位置。这不是在为历史研究提供新的范式,而是从根本上颠倒历史,歪曲历史的真相。

沙:为了否定革命,有的人声称,只有搞改良主义才是近代中国的惟一出路。我们知道,改良是在保存原有社会的政治经济基本制度的基础上对它的某些局部进行调整,但是阻碍中国走向独立和富强的,恰恰是整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基本制度,而不只是它的某个局部,所以靠改良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而且,采取改良措施,必须经过统治者的同意,并自上而下地实施,而无论是晚清政府、北洋政府还是国民党政府,他们都不可能废除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废除封建主义对中国人民的束缚,不可能争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也不可能开辟中国走向现代化的道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