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丹:发展中国学派,正当其时

孔丹 2018-07-09 浏览:
政府和市场作用关系,有两种可能性。政府和市场好的结合,是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而坏的结合就是市场机制发挥不出作用,微观主体没活力,宏观调控或者过度,或者缺位。搞得不好后一种情况会出现。现在所谓自由市场派的基本看法就是中国应该进一步市场化,总是认为放的还不到位。但实际上改革的总目标是推进国家治理体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不是简单的市场化。两者结合得好,情况就比西方的好。但是政府也有不少的过度干预。企业主体作用发挥不出来,搞企业的肯定希望主体活起来,但是三者结合得不好,宏观调控的度出现问题,市场无序也就会成为问题,所以资本的问题必须认识清楚,严格管控。经济运行中间政府和市场两者结合得好是优势,结合得不好是劣势。

孔丹:发展中国学派,正当其时

孔丹:发展中国学派,正当其时

孔丹:发展中国学派,正当其时

商灏

在改革开放进入第四十个年头的时候,十八大开启的新时代翻开了新篇章。于是,学界有人主张,新的时代将产生新思维、新理念,需要构建具有中国特色、解决中国问题、以中国视角来观察和研究世界的学术探讨和研究,这种新时代的理论述求,催生了中国学派发展的必然性。

中信集团原董事长、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孔丹在几年前就提出“发展中国学派”,此后他做了大量的推动工作,日前,《华夏时报》总编辑水皮对他进行了深度专访,探讨“发展中国学派”所蕴含的理论和现实中不寻常的意义。

紧跟新时代节奏——举起发展中国学派的旗帜

水皮:我注意到前不久网上流传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在天则所的一次讲演中,指责汪辉教授、强世功教授,还指责了您,特别提出“孔丹们”已经形成了体系。用“孔丹们”这样的话语,不管是出于什么用意,说明您做的工作是有成效的,得到了社会的关注,而且已经成为复数,变成“孔丹们”了,这个“们”很重要,你要建立学派队伍,就不可能是一个人的事情。

孔丹: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简称“中信基金会”)中的政治色谱比较宽,不希望太偏激。其中有些成员可能稍有偏激,但多数人比较持重,也接受“实事求是”这个宗旨。我一直希望不要强调我们是“左”是“右”,而是研究实际问题。没想到仍有人很激烈的评价我们、攻击我们,还说我们已成为某种体系。

水皮:前两年您提出“践行中国道路”,由此我对您进行了专访,现在您又提出“发展中国学派”,这是否与中国学派的发展取得一定成效有关?也与当前新时代中国特色的发展背景有关?

孔丹:昨天(5月14日。编者注)我参加国家哲学社会科学项目评审会,听人民大学的党委书记靳诺在发言中说,将来要推动“人大学派的发展”,我认为这就显得有相当自信心了。过去西方称谓的一些学派,比如所谓的“奥地利学派”,那可不是某一个学校的学派。

水皮:人大是国内唯一以全校学术之力打造一个智库品牌的大学。

孔丹:是的。其实中信基金会成立的时候,我们提出的宗旨是三句话:坚持实事求是、践行中国道路、发展中国学派。“中国学派”并不是我发明的,我们基金会包括潘维、王绍光等学者都提出来过。但现在,从人大“将来要推动人大学派的发展”这个说法看,他们人大也有这个意识。这次评审会上有很多关于“中国体系”、“中国气派”、“中国风格”、“中国特色”、“中国话语体系”这样的表达。以前大家不会这样表述,那时还没形成这样的氛围。现在官方话语体系里也还没有“中国学派”正式的表述。

水皮:你是从企业家跨界过来的,跟学界、理论界学者可能固守一些理论体系或理论框架不一样,你是不带任何条条框框的进入智库研究领域。在一定程度上,你倡导的中国学派是没有什么先决条件的,例如说,所谓的门户之见吧,应该是一个比较开放的体系?

孔丹:是的。说到这一点就会让我有所回顾——中信基金会的成立,确实是根据中央领导的指示精神成立的。很明显这是一种探索,中央管理的国有企业参与到学术理论的探讨和舆论工作中来也是不曾有过的。

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基金会?应该说,我自己有一种家国情怀,中信集团也有这样的战略自觉,这是很重要的前提。我们也是心系庙堂,因为我们做的事和庙堂有关系。但是我们参与的理论战线和舆论战线工作属于另外一个领域。当年我们提出了发展“中国学派”这个提法,我担心外界有很突兀的感觉,所以它只是个提法,没有再特别加以深入探讨。今天我们一起来重点谈谈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水皮你的视野很开阔,没有很强烈的门户之见,这很重要。在现在这样一个氛围下,最好是采取开放性的讨论,其实只要你是从实际出发,大家容易找到一些共同的立场。

现在官方虽然没用“中国学派”这个词,我相信官方一些机构和媒体是了解到“中国学派”这个概念的。十九大期间,《人民日报》理论版曾经组织过中国学派专栏讨论,刊登过潘维、白钢、鄢一龙等几位学者谈中国学派的文章。也就是说在《人民日报》已经在做讨论和宣传工作,参与讨论的学者都是我们基金会的研究员,并没有阻止这样的说法。

水皮:不可能阻止这样的说法。

孔丹:《经济导刊》现在已经将对中国学派的讨论安排专栏研讨,对这个问题的讨论还是开放的。习总书记5月2日到北京大学考察,听到学校近年来推动一流大学建设取得显著成绩时,他说,什么是一流?要在中国特色下去评价,过去讲,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先是要让国家达到一流水平,其他都将服务于国家一流。这个说法归纳起来就是“国家一流,学术才能一流。”我觉得这说法很深刻。我知道在学者里边有一种比较狭隘的想法:学术一流,国家才能一流。没错,在学术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中间,的确有一种互动。但现在习总书记所要表达的是,中国走出了自己的路,我们要有自信,要把学术研究建立在国家发展成就的基础上,做到知行合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