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惠勤 | 伟大思想的磅礴之力: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光辉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侯惠勤 2018-07-06 浏览:
马克思主义具有巨大的真理威力和强大生命力。首先,伟大思想的磅礴之力根源于对时代的科学把握、对时代精神的深刻阐述和对时代潮流的有效引领。其次,伟大思想的磅礴之力成功于最大限度地激发人民群众的历史主动性和创造性,凝聚起最强大的人类合力。第三,伟大思想的磅礴之力内生于毫无顾忌追求真理的科学态度,勇于自我革命的理论品格。阐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是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最好献礼。

侯惠勤 | 伟大思想的磅礴之力: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光辉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马克思诞辰200年了,期间的风云变幻、世事沧桑令人目不暇接。许多人和事,主义和学说都成为历史的匆匆过客,唯有恩格斯对马克思的预言“他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1](P603)成为不争的事实。正如习近平指出的:“在人类思想史上,就科学性、真理性、影响力、传播面而言,没有一种思想理论能达到马克思主义的高度,也没有一种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这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巨大真理威力和强大生命力,表明马克思主义对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推动社会进步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2](P65)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马克思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成功,再一次显示了这一伟大学说的强大生命力。

马克思的影响力已是举世公认,但这种影响力从何而来、因何而兴则是一直都见仁见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始终认为,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是以科学命名的,科学性、真理性及以此为基础的真善美、知信行的统一,是马克思思想不竭生命力的根本依托。而以任何方式否定、抛弃马克思思想的科学性、真理性,包括离开真理性、科学性去谈论善和美,其结果都是偏离以致背叛马克思的思想传统。马克思主义这种巨大的真理威力和强大生命力,不仅深深地融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中,而且也在这个不断成功推进的伟大社会革命中不断焕发出生机活力。阐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是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最好献礼。

一、伟大思想的磅礴之力根源于对时代的科学把握、对时代精神的深刻阐述和对时代潮流的有效引领

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真理性可以归结为理论的彻底性,“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3](P10)这就要求把人类历史的各种现象、事件,上升到客观规律去把握。本来,把人类历史理解为一个有规律的发展过程,是资产阶级上升时期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的重要成就,它体现了毫无顾忌地探索和追求真理的科学精神。但是,资产阶级在成为统治阶级以后,为维护其特殊的阶级利益,便放弃了“在研究单个事实之间的重大联系方面的决定性进步,即把这些联系概括为规律”,“而在包括哲学在内的历史科学的领域内,那种旧有的在理论上毫无顾忌的精神已随着古典哲学完全消失了;起而代之的是没有头脑的折中主义,是对职位和收入的担忧,直到极其卑劣的向上爬的思想”。[4](P264-265)现在的某些倾向同上述历史现象何其相似。对人类历史的规律性认识被公然嘲讽为所谓的“宏大叙事”,取而代之的是形形色色的多元论、相对主义和折中主义。它们可以不加区分地罗列马克思主义的这个性、那个性,就是不讲基于唯物论立场上的科学性、客观真理性。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最大叛离。

研究规律性必须体现时代性。首先要看到,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对任何思想的认识和评价都依据于它对其赖以产生的那个时代及其特征的把握程度。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梅林曾深刻指出,对于马克思伟大思想的出现,“在过去的时代就是最天才的头脑也不能把它硬想出来。只有在人类历史的一定点上才能揭穿它的秘密”。[5](P3)因此,认识马克思,必须认识产生他的那个时代;评价马克思,必须着眼于马克思对于时代的把握。

产生伟大思想的时代必定是历史的大变动时代。梅林所说的产生马克思思想的人类历史的“一定点”,就是19世纪中叶。这一时段的显著特征是两大革命交替、两大思潮交汇。具体地说,当时还处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但现代无产阶级革命已经步入了世界历史的舞台,并展现出日益强劲的发展势头。与此相应,代表新兴资产阶级思想成果的古典思潮风头正劲,支配着人们的世界视野,而代表早期工人阶级不成熟状态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潮也异军突起,开启了人们的探索。伴随着大变动时代的,是历史场景的快速切换,社会矛盾的错综复杂,困难挑战层出不穷,出路前景迷雾重重。社会贫困成为不解之谜,人的自由成为海市蜃楼。如何把控时代脉搏,引领时代潮流,阐发时代精神,必然催生新思想、新理论的问世。揭示历史规律,回答人类解放的时代课题,是马克思主义产生的历史必然性。

关于马克思的思想成就,恩格斯已经作了“两个伟大发现”的精辟概括。如果从阐发时代精神的角度看,指明以下三点是必要的:其一,进步是历史规律的本质,因此,阐明时代精神必须确立历史进步的现实内容和客观依据,这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的真理性。探索历史规律与形成历史的进步观念密不可分。资产阶级古典理论之所以对于历史规律作出了可贵的探索,就在于它们深信历史的进步性,并为之而奋斗。“黑格尔第一次——这是他的伟大功绩——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写为一个过程,即把它描写为处在不断的运动、变化、转变和发展中,并企图揭示这种运动和发展的内在联系”,“而思维的任务现在就是要透过一切迷乱现象探索这一过程的逐步发展的阶段,并且透过一切表面的偶然性揭示这一过程的内在规律性。”[6](P398-399)诚然,也如恩格斯所说,黑格尔的划时代贡献是提出了这个任务,但是他并没有解决这个任务。之所以如此,就在于他的唯心主义思想体系的束缚,使得其追求的历史规律和进步趋势,包括人的自由和解放,都局限在思想意识的范围,没有实在的发展成果。因为“这种改变意识的要求,就是要求用另一种方式来解释存在的东西,也就是说,借助于另外的解释来承认它”。[3](P145)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侯惠勤
侯惠勤
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