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学明:进一步“强起来”,有两条路不能选

陈学明 2018-07-06 浏览:
现代性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中国在追求现代性的过程中,由资本、现代性本性所决定的负面效应也逐步显露。在“富起来”的日子里,这些负面效应可能还不怎么明显。但在“富起来”的基础上走向“强起来”之时,这些负面效应就会变得更加显眼,就成了必须正视的问题。人们的目标不是单一的,而是由各种目标组合在一起的。在特定历史时期,往往突出某一目标而忽视其他目标,从而为了实现某一特定目标而不惜采取一些损害其他目标的手段。例如,为了“富起来”这个目标,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资本,对利用资本可能带来的有损于其他目标实现这一点,就难以加以过多考虑。现在在目标系统中,“强起来”成为主要目标,那对资本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就非但不能忽视,而且应着重加以克服,否则就无从谈及“强起来”。

陈学明:进一步“强起来”,有两条路不能选

如果说“站起来”着眼于为中国实施现代性创造政治基础,“富起来”着眼于在经济领域实施现代性,那么“强起来”着眼于在中国大地上全面实施现代性。从“片面现代性”向“全面现代性”的发展,就是从“大国”向“强国”的提升。其中,根本的是从数量向质量的提升。

尽管经历了许多艰难曲折,中国自近代以来还是走上了实现现代化的征途。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过程,实际上是在现代化道路不断前进、现代性在中国大地不断实现的过程。

要走“多元现代性”之路

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现代性的片面、畸形发展,是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主要视角。如果把资本主义社会的现代性视为“一元现代性”,那马克思要求的是“多元现代性”,即在经济发展、政治建设、文化创新、社会进步以及人的现代转型等方面全面赋予现代性的价值。

新中国的成立让我们“站起来”,此后中国走上了“富起来”的道路,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更是走上了“富起来”的快车道。不过,用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理论加以对照不难看出,这种“富起来”主要是现代性在经济领域的实现。当然,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选择先在经济领域实现现代性,有其历史的必然性。但当今天中国站到“强起来”的历史起点之时,就必须实施“全面的现代性”。

不全面实施现代性,中国进一步走向“强起来”是不可能的。在中国,“强起来”是“富起来”的升级版;与此相应,“全面的现代性”也是“片面的现代性”的升级版。“富起来”的中国往哪里去?党的十九大提出了“两个阶段”的发展战略。这“两步走”的发展战略,全面、生动地描述了中国如何从“片面现代性”走向“全面现代性”,即必须全面提升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全面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强国。

如果说“站起来”主要着眼于取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政治层面,着眼于为中国实施现代性创造政治基础,“富起来”主要着眼于解放生产力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经济层面,着眼于在经济领域实施现代性,那么“强起来”主要着眼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着眼于在中国大地上全面实施现代性。从“片面现代性”向“全面现代性”的发展,就是从“大国”向“强国”的提升。其中,根本的是从数量向质量的提升。

着重克服资本负面效应

现代性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中国在追求现代性的过程中,由资本、现代性本性所决定的负面效应也逐步显露。

在“富起来”的日子里,这些负面效应可能还不怎么明显。但在“富起来”的基础上走向“强起来”之时,这些负面效应就会变得更加显眼,就成了必须正视的问题。人们的目标不是单一的,而是由各种目标组合在一起的。在特定历史时期,往往突出某一目标而忽视其他目标,从而为了实现某一特定目标而不惜采取一些损害其他目标的手段。例如,为了“富起来”这个目标,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资本,对利用资本可能带来的有损于其他目标实现这一点,就难以加以过多考虑。现在在目标系统中,“强起来”成为主要目标,那对资本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就非但不能忽视,而且应着重加以克服,否则就无从谈及“强起来”。

面对这些负面效应,我们千万不能做以下两种选择:

第一种选择:因为现代性带来了磨难,使人们失去了诸多美好的东西,所以憧憬前现代性的生活,甚至产生干脆放弃对现代性的追求、使中国成为一块置身于世界之外的“非现代化圣地”的意念。

第二种选择:现代性是人类的必由之路,西方人走过的道路中国人也得跟着走。现代性的正面效应和负面作用都不可避免。我们只能置现代化所带来的种种负面效应于不顾,继续沿着原先的路走下去,让中国这块古老的大地彻底经历一次西方式现代性“洗礼”。倘若现在就着手去解决,只能干扰中国的现代化建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学明
陈学明
复旦大学哲学系暨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