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学明:中国如何“强起来” ——从马克思主义现代性批判理论角度的分析

陈学明 2018-07-05 浏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根本问题是如何面对现代性,中国要“强”起来的根本问题也正是如何面对现代性。马克思主义对当今中国的现实意义,特别是对中国“强起来”的现实意义,很大程度上就体现于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对中国“强起来”的指导作用。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现代性应当是整体的,中国不能只停留于“片面的现代性”,只有全面地实现现代性,才能真正“强起来”。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现代性展开的过程产生强烈的负面效应,中国必须正视这些负面效应,只有将之克服掉,才能真正“强起来”。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现代性是可以也应当超越的,中国必须在实现现代性的同时还要超越现代性,通过超越现代性来使自己真正“强起来”。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现代性必然卷入到各种复杂的关系之中,中国必须根据复杂现代性的现实,正确驾驭各种矛盾,使自己走向“强起来”。随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深入展开,特别是随着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结合中国现代化实际的创造性运用,中国正在通过“驾驭资本”的实践破解如何使中国“强起来”的难题。

 当今中国正站在实现“强起来”的新的历史起点上,迎来了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那么,什么是“强起来”?如何才能“强起来”?

尽管经历很多艰难曲折,中国自近代以来就走上了力求实现现代化的征途。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在现代化的道路上不断前进、现代性在中国大地上不断实现的过程。所以,研究什么是“强起来”,以及如何才能“强起来”,就是要研究现代性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下中国可以称之为“强起来”,我们今天究竟如何正确地对待现代性中国才能强起来。也就是说,研究什么是“强起来”以及如何才能“强起来”必须借助于现代性理论的视角。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根本问题是如何面对现代性,中国要“强起来”的根本问题也正是如何面对现代性。

当今世界存在着形形色色的现代性理论,马克思主义现代性批判理论具有特殊的地位。马克思主义在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视域中以“资本”为本质范畴所展开的现代性批判,重建了现代性批判的规范基础,至今还闪耀着真理的光芒。世界上没有一种现代性理论可以与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相提并论,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的当代意义是任何一种现代性理论所不能替代的。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中包含着对现代性的诊断、批判和超越的理论框架和思维模式。尽管马克思很少使用现代性这一概念,但通过对现代社会的深入探究,深刻地论述了具有实质内容和鲜明特征的现代性理论。从现代性理论的视角来研究中国“强起来”,主要借助的是马克思主义现代性批判理论的视角。马克思主义对当今中国的现实意义,特别是对中国“强起来”的现实意义,很大程度上就体现于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对中国“强起来”的指导作用。

陈学明:中国如何“强起来” ——从马克思主义现代性批判理论角度的分析

(两部著作分别入选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和中华优秀图书奖)

1、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现代性应当是整体的,中国不能只停留于“片面的现代性”,只有全面地实现现代性,才能真正“强起来”

我们习惯于把马克思对现代性的相关研究说成是“现代性批判理论”,这容易造成一种误解,似乎马克思只注重于对现代性的批判。其实不然,马克思对现代性的首要态度是赞颂。马克思对发端于欧洲近代的现代性首先是持肯定态度的,肯定其对人类文明的推进。马克思对现代性的赞颂与对人类现代文明的赞颂是相一致的。一些后现代主义者把马克思说成是与他们一样的现代性的全盘否定者、批判者,是别有用心的。一讲起马克思对现代性、现代文明的赞颂,马上会想起《共产党宣言》。确实,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现代性批判理论的纲领性文献,在这一著作的篇首,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带领我们走进了对现代社会的理解,向我们肯定了资本现代性的辉煌,为我们确立了一个鲜明的现代性形象。马克思和恩格斯这样说道:“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 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的文明,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资本全面统治的世界,也就是“现代社会”或“现代历史”。马克思和恩格斯以磅礴的语气概括了现代性的确立过程。必须指出的是,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这种对人类社会起着巨大解放作用的现代性的确立,是历史必然性的过程。正因为现代性的这种正面效应是必然的,所以按照马克思的观点,尽管现代性具有如此大的消极影响,但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仍应积极地进入现代化的进程以发展自身。

在指出马克思对现代性首要的态度是肯定这一点以后,必须进一步强调马克思肯定的是整体的现代性而不是片面的现代性。与马克思把现代社会历史视为一个不断总体化的过程相一致,马克思也认为现代性具有总体性特征。“现代”“现代性”在马克思那里是一个形态学概念,“马克思以生产方式概念为基础,在历史的形态变迁中确定了现代的位置,将现代看成是一个总体性的‘世界历史时代’。从历时性的纵向来看,它等义于‘现代历史’,从共时性的横向来看,它等义于‘现代社会’,它既同人类历史的总体联系起来,本身又构成一个具体的总体。”资本是现代性的本质范畴,马克思时常以资本来命名现代性。而资本在马克思那里实际上并不单纯是一个狭义的经济学概念,马克思认为资本的内在原则贯彻于现代经济、政治、文化和人们的内在心理结构之中,资本显然具有整体性的特征,而资本的那种整体性的特征也正标识了现代性的整体性特征。由此可见,马克思的现代性理论是一种总体性的现代性理论,它绝不只涉及现代性的政治、经济或文化的某一方面,而是涉及整个社会。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学明
陈学明
复旦大学哲学系暨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