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在全球金融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鄢一龙 2018-07-05 浏览:
今天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脱实向虚压力。中国已经由短缺经济转变为过剩经济,实体经济利润率的下降也促使大量资本涌入虚拟经济追逐投机暴利。中国经济如果也走上虚拟化的道路,面临的问题会比美国更大,因为中国并没有美国搞金融霸权的条件,不能像美国一样让全球为其分担后果。

真正的供需平衡的计划,是根据需求变化来逐步增加土地供给。比如,根据每年住房刚需以及改善性需求增加量,有序增加土地供给,以避免因为供需失衡,出现炒作地价、炒作房价的问题。对于市场需求变化这些简单的算术题,通过经验性估算就可以得出,更别说大数据等信息化手段了。不是能不能为的问题,而是愿不愿为的问题。

在根本上,政府需要管住自己炒地皮的冲动。高明的“土地财政”不是卖地,而是像重庆等地那样为了公共利益运营土地,先实施土地收储政策,再逐步开放给开发商,利用土地未来的收益进行城市建设的融资,使得土地的涨价收益落入公共财政的口袋,而不是落入私人开发商和炒房集团的口袋。这才是与市场经济融合的土地运营方式。

同时,要通过政府的平准机制,抑制住房价格的暴涨,改变房价单向上涨的预期,让炒房者血本无归,让乱炒地皮的企业血本无归。

其五,要大力推行租赁转“共有产权”的住房制度。

如果说股市上涨的时候是贪婪,下跌的时候是恐惧,房市则是炒房者的贪婪与刚需群体的恐惧交织在一起,从而推动了房价的暴涨。

租赁转“共有产权”的住房制度根本上就在于服务刚需。租房的青年人既是房客,又是未来的房主。政府牵头建设大批政策房,由政府供地,地价便宜,主要是建造成本,并由政府回购,规模要达到市场占有的1/3以上。政府将房子租赁给刚需群体,在租赁期间可以实施“租购同权”,租赁者与购房群体享有同等的公共服务;达到若干年限以后,租赁者可以申请按照“共有产权”购买,购房者可以终身使用,可以继承,但是不能自由交易。“共有产权”实质是限制住房的投机品属性,而充分保障其民生品属性。

第六,政府设立金融市场平准机制。

金融市场本质上是非均衡的。由于金融体系内部的相互拆借,金融的风险很容易演化成系统性风险,一旦触发危机,就会对实体经济造成巨大的打击。只有政府予以强有力干预,强有力地执行去过度杠杆化政策,才能避免暴涨暴跌和系统性危机。

好的金融市场不应该鼓励暴利,需要有相应的政府平准机制,抑制波动,露头就打,避免资金恶意炒作。

新中国成立之初,陈云同志领导的稳定财经的战役就是对平准机制的成功应用。新中国成立之初,大城市发生了通货膨胀,市场投机活动极其严重。为了打压市场投机活动、稳定财经,陈云同志领导了一场经济战,从商业、银行、财政、税收等方面四路出兵。商业上,由政府逐步抛售商人囤积的物品,使市场物价不涨反跌;同时,银行贷款限制借出数目,少投放票子,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要“去杠杆”。几方面力量共同作用,当综合力量超过商人的力量的时候,商人就会跟着政府调控的意图走,从而平稳了物价。

当下和未来,党和政府如何驾驭金融资本?这段历史有重要的启发意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金融战同样需要国家队。设立国家队的目标不在于营利,而在于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不被少数人收割,保障国家金融体系稳定,保障国家利益不被海外势力侵袭。作战方式类似当年稳定财经的办法,即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运用国家的力量,与资本家的投机行为抗衡。投机资本家力量分散,而国家力量统一,统一领导,集中发挥力量,则战无不胜。

更重要的是,中国需要在全球金融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国际上的金融大鳄经常是以做空主权国家来获利的:1992年,索罗斯做空英镑获利丰厚,英国则蒙受了巨大的损失;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背后同样是国际金融大鳄发动的金融战。中国如何在这种残酷的金融斗争中保障国家利益?除了设立防火墙之外,同样需要成立金融的国家队,以对抗国际金融大鳄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中国如何在全球金融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鄢一龙,察网专栏学者。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研究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鄢一龙
鄢一龙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