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国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黄树东 2018-07-04 浏览:
2016年的世俗画,演绎了危机美国。这些危机告诉我们,美国不是理想彼岸,恰恰相反,面临许多危机。一、美国梦危机。二、经济的慢性衰落危机。三、政治危机。四、管理危机。五、信仰危机。六、基础设施危机。七、人口危机。老迈帝国的蹒跚背影重重地投射在夕阳的余晖里。新自由主义是为少数阶层量身打造的金铠甲,它曾经摧毁了苏联,难道,它现在要吞噬它的主人?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国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在中国有些知识精英和媒体眼里,美国就是理想的彼岸,中国的未来就是渡船到那个彼岸去。其中,对美国有太多的想当然,太多的过誉。2016年的世俗画,演绎了危机美国。这些危机告诉我们,美国不是理想彼岸,恰恰相反,面临许多危机。

在所有的危机之中,最根本最致命的危机,就是经济制度的危机,就是经济制度层面的阶层或阶级危机。它扩大贫富差距,将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导致中下层普遍的反叛和不满,导致多层次多方面的危机。财富的集中导致对政治程序和决策程序的垄断,这种权力垄断又导致资源和财富进一步流向富有阶层,形成了一个财富高度集中——政治高度垄断——财富进一步集中的循环。经济制度本身没有破解这个循环的机制和钥匙。这种制度循环不仅是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本质特征,而且是里根以来新自由主义精心打造的系统工程。精心推动的财富和收入的集中,撕裂阶级,导致阶级的严重分化和对立,是美国面临的最根本的危机。这是理解2016年和美国现状的钥匙。从罗斯福新政开始,美国的阶层或阶级在经济上的差异和对立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巨大,中下阶层的不满也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激烈。在所有重大的社会经济危机中,这个阶级差别和矛盾的根子都清晰可见。

一、美国梦危机。伟大的国家,有伟大的梦想。在美国正统的历史叙述中,美国梦是美国伟大的商标或品牌。从里根以来,过去30多年,美国经济总量和人均GDP都有巨大的增长。而中下层的实际收入几乎没有增长。新增的收入,劳动生产率提高与科技创新等等带来的所有财富和收入,都流入了少数人的手中。美国梦变成了新自由主义的呓语和少数人枕边的特权。面对噩梦一般的现状,现在究竟有多少中下层还相信美国梦?“梦”不属于每个人,出现了阶级的分化。2016年的政治热剧中,中下层对制度的特有叛逆,为美国梦做出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为悲凉和最为雄辩的回答。经济决策、经济政策、经济增长都出现明显的阶层/阶级偏好,同广大中下层追求幸福的渴望脱节,同他们的获得感、幸福感脱节。经济的增长、科技的进步反而伴随着中下层普遍的贫困化。

二、经济的慢性衰落危机。2008/2009年美国的战略产业,金融霸权赖以存在的金融产业出现严重危机,自那以后,美国经济进入一个低增长的“新常态”时期。

总需求严重不足,供给侧严重失衡,导致总量和结构、生产和要素双重失衡。

(1)从总量需求上看,中下层越来越严重的相对贫困,导致总需求不足,生产过剩,价格下滑,投资疲软等等,出现经济空心化,严重困扰着美国经济。

(2)从供给侧方面看,经济决策权为少数人垄断,服务于少数人对财富的贪婪,导致经济决策同社会的整体和长远需求脱节,出现严重的结构失调,导致生产和要素配置的失衡。

收入和财富的集中有两个趋势:在社会范围内从中下层向富有阶层集中;在富有阶层内部从生产货物和提供服务的向控制金融资产的集中。金融和实体经济严重脱节,实体经济空心化。财富集中导致权力集中。

经济决策权在富有阶层、中下层和政府之间重新分配。这表现在两个方面:

(1)决策权高度集中在极少数富有阶层手中;广大中下层被完全排斥在经济决策以外,他们被简化为消费者符号,他们的经济决策被简化为消费决策,而消费决策范围和数量又因漫长的工资停滞而削弱。

(2)(新自由主义主导下)政府的经济决策权被极大削减,那些被削减的经济决策权被进一步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两个彼此相连的历史过程,导致全社会经济决策权高度集中在少数富有阶层手中。所有的决策都是为了少数人对财富的进一步垄断,都受短期利益的驱动,导致供给侧(要素,结构)严重失衡。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过去几十年关于投资的决策,关于基础设施的决策,关于实体经济的决策,关于经济结构调整的决策,关于医疗卫生方面的决策,关于解决绝对贫困的决策,都是光打雷不下雨。美国供给侧方面的问题和需求侧方面的问题,许多人都看到了,都知道要调整,就是调整不了;都知道要改革,就是改革不了。原因就在于:经济决策过程严重缺乏民主和社会参与,问题丛生,进入了一个非常低增长的阶段,一个慢性衰落的阶段。

三、政治危机。2016年的大选其实就是来自两翼的中下层民众基于经济现实,对现存制度和建制派的挑战。现在,美国中下层阶级中究竟有多少人认为目前的政治和决策程序有利于解决他们面临的经济问题?现在的美国,经济和财富的集中导致了政治过程和权力的集中,广大中下层感到被边缘化。这在特朗普的就职演说中有非常清晰的表达。两个主要政党都在失去基本面的支持。

政治危机还表现在中下层阶级的政治冷淡,投票率很低,政府总体支持率很低,政府关键决策机制基本瘫痪,政治决策结果被少数阶层绑架。执政者考量的往往不是国家和社会的长远利益,而是如何赢得下一次选举,如何酬劳自己的支持者,如何规划退出公职以后的经济出路。而合法的权钱交易、院外游说等等,则导致公共权力沦为特殊利益集团的工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