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清质疑共产主义的三个理论困惑

赵磊 2018-07-02 浏览:
2018 年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70 周年。重温马克思恩格斯有关共产主义的深刻论述, 不仅是对《共产党宣言》的纪念, 也有助于我们科学把握习近平有关“不能空谈”与“不能讳言”以及“不能丢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论述。对此, 笔者着重分析了当下有关共产主义的三个理论困惑, 基本结论是: (1) 私有制的消亡是历史发展的客观趋势, 共产党人有充分的理论自信把“消灭私有制”写在自己的旗帜上。(2) 马克思主义关于“消灭分工”的思想以及“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论断并非空想, 而是有着坚实客观依据的科学结论。(3) 在未来社会, 直接计量劳动不仅成为可能, 而且越来越成为普遍现象。这时, 劳动作为“人的类本质”不再被产品价值的表象所遮蔽。

澄清质疑共产主义的三个理论困惑

习近平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指出:“要深刻认识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辩证关系,既不能离开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实现民族复兴的现实工作而空谈远大理想,也不能因为实现共产主义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就讳言甚至丢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1]既不能“空谈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也不能“讳言甚至丢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这个认识充分体现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逻辑,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和问题导向意义。毋庸讳言,当下存在的问题,主要还不是“空谈远大理想”,而是“讳言甚至丢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如何辩证地把握好并处理好“不能空谈”与“不能讳言”以及“不能丢掉”的关系,有许多问题需要进行思考,有很多误区必须澄清,有很多任务尚待完成。本文针对当下有关共产主义的认识误区,着重讨论三个理论困惑: (1) 共产主义要“消灭私有制”,何需隐瞒? (2) 共产主义要“消灭分工”,为何可能? (3) 共产主义的“劳动份额”,如何计量?这三个问题有着内在的关联,故本文放在一起加以讨论。

一、共产主义要“消灭私有制”,何需隐瞒

2018年年初,周新城同志的文章《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在互联网上发表后,引发了广泛讨论。分歧的焦点在于:现在提“消灭私有制”这个共产主义目标,是不是不合时宜?言外之意,现阶段共产党人必须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笔者认为,虽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即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和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经济发展,但是这“两个毫不动摇”与共产党人的“不忘初心”并不矛盾,与坚守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并不矛盾。马克思恩格斯明确指出:“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2]正因为如此,在《共产党宣言》中,他们旗帜鲜明地公开宣布: “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3]对于把私有制视为神圣天条的阶级社会而言,“消灭私有制”必然引发剥削阶级的恐慌。于是,“旧欧洲的一切势力, 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展开了声势浩大的“神圣围剿”[4]。面对围剿,《共产党宣言》做出了公开回答。在笔者看来,马克思恩格斯对“神圣围剿”的揭露和批判,今天依旧闪烁着真理的光辉。下面结合《共产党宣言》的有关论述,看看那些指责共产主义“消灭私有制”的种种谬误所在。

其一,有人指责: “共产党人要消灭劳动挣来的财产。”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说: “有人责备我们共产党人,说我们要消灭个人挣得的、自己劳动得来的财产,要消灭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的财产。好一个劳动得来的、自己挣得的、自己赚来的财产!你们说的是资产阶级财产出现以前的那种小资产阶级的、小农的财产吗?那种财产用不着我们去消灭,工业的发展已经把它消灭了,而且每天都在消灭它。[5]

事情很清楚,在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市场竞争法则下,那些“劳动得来的、自己挣得的、自己赚来的财产”,天天都在被资本消灭;那些“小资产阶级的、小农的财产”,天天都在被资本家吞噬。请问那些口口声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人,请问那些发誓要“保护私有财产”的人,这样的“消灭”难道不正是资本主义的现实吗?

其二,有人指责: “共产党人要消灭中产阶级的财产。”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说: “或者,你们说的是现代的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吧?但是,难道雇佣劳动,无产者的劳动,会给无产者创造出财产来吗?没有的事。这种劳动所创造的是资本,即剥削雇佣劳动的财产,只有在不断产生出新的雇佣劳动来重新加以剥削的条件下才能增加起来的财产。现今的这种财产是在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对立中运动的。”[6]

“中产阶级”的兴起,是当代资本主义的显性特征。但是“中产阶级”并不等于资本家阶级,“中产阶级”的扩大也不等于雇佣劳动关系的削弱和消亡。有一种流行观点认为,“由于当代的雇佣劳动者持有股票、存款、汽车,所以他们也是有产者、资本家”。把劳动者手中的股票、存款、汽车等价于资本家垄断的生产资料,进而鼓吹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人人都是资本家的“人民资本主义”时代,这种抹杀雇佣劳动关系的说辞掩盖不了资本剥削的客观事实[7]。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