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城:意识形态领域出现的怪现象,不能宣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周新城 2018-07-01 浏览:
为了记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我写一篇消灭私有制的文章,用《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的原话“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作为标题,讲了些马克思主义关于所有制问题的基本原理,居然也引起轩然大波,网上点击率到达154万,创了理论文章点击率的记录。一位领导干部竟然认为宣传马克思主义消灭私有制的基本原理,是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唱反调,干扰十九大精神的贯彻。意识形态领域出现了一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现象:不能宣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宣传了,就是大逆不道。这在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岂不是咄咄怪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周新城:意识形态领域出现的怪现象,不能宣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1959年2月14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会见智利《最后一点钟》报社社长马特,就有关马列主义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谈话。谈话收入《毛泽东文集》时,加了一个概括谈话内容的标题:“马列主义基本原理至今未变,个别结论可以改变”。这一谈话,清楚地表明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的看法。毛泽东指出,“马列主义至今未变”,“至于马克思、列宁关于个别问题的结论做得不合适,这种情况是可能的,因为受当时条件的限制。”他指出:“马克思活着的时候,不能将后来出现的所有问题都看到,也不能在那时把所有的这些问题都加以解决。俄国的问题只能由列宁解决,中国的问题只能由中国人解决。”中国革命有许多独特的做法,但毛泽东强调;“我不认为中国背叛了马列主义。中国的党一贯遵守马列主义的原则,因为它是普遍的真理。这是普遍真理与中国具体情况的统一的问题。”[①]

这是毛泽东一贯的思想。早在延安整风的时候,毛泽东就确定了一个原则: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这是革命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一方面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这是普遍真理,不能动摇,不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会走上修正主义道路,背叛无产阶级革命;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必须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怎么在中国实现,必须结合中国的具体情况进行探索,从中国的具体情况出发。这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必须中国化。不与中国实际相结合,那就是教条主义。

1949年3月13日,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作总结时指出,说中国的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的统一”,这样提法比较好,“我们还是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分店好。”他是把毛泽东思想看作是马克思主义的“分店”,根子是马克思主义,而不是脱离马克思主义的学说。

毛泽东反对将中国共产党人和马、恩、列、斯并列,主张“我们要普遍宣传马克思主义,同时不反对也不应当反对宣传中国的东西,但我们比较缺乏的是马、恩、列、斯的理论”。我们党的理论水平低,所以要普遍地宣传马克思主义。我们请马、恩、列、斯来,“不是做陪客的,而是做先生的,我们做学生。”他历来强调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强调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这是我们的根本。他多次开列经典著作的书目,规定全党、尤其是高级干部必须阅读。

1956年,毛泽东在讨论《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的政治局会议上,毛主席归纳大家的意见,提出几个基本观点。一、十月革命是各国革命的共同道路,它不是个别民族现象,而是具有时代特征的国际现象,否定十月革命的道路,就是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二、各国有不同的具体情况,因此各国要用不同的办法解决各自的问题。正如每个人的面目不同一样,每棵树长得也不一样。要讲个性,不讲个性此路不通。各国革命都有具体的民族特点,十月革命本身也带有一些民族特点,没有民族特点的道路是走不通的。但是,所有道路都有它们的共性,条条道路通莫斯科。这就是十月革命的基本经验,各国革命党人的任务是把体现在十月革命道路中的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本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制定本国革命的路线、方针、政策。[②]无产阶级革命必须把共同规律与民族特点相结合,才能取得胜利。不坚持共同规律,不坚持十月革命道路,那是修正主义,背叛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不结合本民族的具体情况来探索共同规律在本国的具体实现形式,不讲民族特点,那是教条主义,革命也不能取得胜利。

1960年,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又指出“我们始终强调要按照十月革命的道路办事,要讲‘任何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内容’都是一样的,这就和修正主义者对立起来了。”这是因为,十月革命道路体现了在无产阶级革命问题上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包含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内容”,反映了具有普遍意义的共同规律。十月革命道路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特定阶段的普遍规律,只要搞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都必须走十月革命道路。同时,他肯定教科书的这一提法,即“每一个国家都具有自己特别的具体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形式和方法”,认为“这个提法好。莫斯科宣言中,就讲到了普遍规律和具体特点相结合的问题。”[③]

从上面我们引用毛泽东的一系列论述,可以看到他对马克思主义的态度:第一,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它反映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不会过时(“至今未变”),始终管用,不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无法解决中国问题”。我们无论是搞革命,还是搞建设、搞改革,都必须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指导,违背了,就会失败。第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必须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反映的是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这一般规律在中国怎么实现,需要结合中国具体国情进行探索。脱离中国的国情,这一般原理就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这好像一支好箭,但老拿在手里,不射出去,不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了吗?要“有的放矢”,朝着目标放出去,这支箭才管用。毛泽东始终抓两头,一头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另一头是密切联系中国实际,两者相结合,才能保证中国革命和建设取得胜利。两头缺一不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