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丨战略学札记·心得之十一:没有政治方向的地理知识只能成为学科而不能成为科学

张文木 2018-06-26 浏览:
毛泽东说:“一门科学,应当从分析矛盾出发,否则就不能成其为科学。”分析矛盾,就是分析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抓住了主要矛盾,其他矛盾也就迎刃而解。老子说:“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妙,即矛盾的辩证存在和发展;徼,则是规定矛盾的边界。矛盾是无限存在和发展,但具体矛盾则是有边界规定和不断转化的。如果有利益所求,那仅知道主要矛盾还是不够的,还得知道矛盾存在的范围和相互转化的边界,不然就不可能知道如何解决和转化矛盾,转化而不是消灭矛盾才是解决矛盾的要义,也是战略哲学的要义。

张文木丨战略学札记·心得之十一:没有政治方向的地理知识只能成为学科而不能成为科学

【原编者按:张文木教授的新著《战略学札记》由海洋出版社出版后,受到学界和社会广泛关注。该书从1996年始记录至今,汇集了作者在战略研究领域的认识成果和学习体会,包括心得、史鉴、治学、笔记、人物、人生、文艺、字词等诸多方面。现分篇选发有关内容,以飨广大读者。】

张文木丨战略学札记·心得之十一:没有政治方向的地理知识只能成为学科而不能成为科学

张文木著:《战略学札记》,北京 :海洋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

1、“秦之能灭晋者,以晋分为三而不足以拒秦也。”[1]英国能够长期操纵欧洲,其理一也。

2、乖儿败家。因为继承的因素都在反面,能推进事业的人多在对手里,比如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之于李鸿章的清王朝,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之于蒋家王朝。真理的逻辑都是通过对立面展现的,这应合“反者道之动”的原理。

3、安身立命,安身是立命的前提,二者都是战略能力的体现。在战场上,“安身”就是保存自己,“立命”就是消灭敌人。毛泽东说“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这个战争的目的,就是战争的本质”[2]。

4、自然法,用推动并参加编纂《查士丁尼法典》的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3]的话说就是“自然界教给一切动物的法律”[4],因此它在相当的时候是力学而不是法学表现[5],力学的事在人类历史中就是阶级斗争的事,是多数对少数还是少数对多数专政的事[6]。毛泽东说得透彻:

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解释历史的就叫做历史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7]

阶级斗争的结果——由此形成自然法——确定后 “实在法”或“成文法”才能随后产生。资产阶级在上升时还是承认暴力即专政高于法律的天然价值[8],当他们上升为统治者后,为了迷惑被压迫者的反抗和捆绑住无产阶级(比如巴黎公社)的手脚,他们便掩盖了自然法中的暴力原则——尽管他们对待劳动者反抗(比如各式占领华尔街运动)时毫不手软,将自然法归纳为所谓“正义”“程序”“理性”等抽象的“普世”原则;为了颠覆无产阶级已经取得胜利的国家,他们便偷梁换柱,将专政的内容用法律悄悄地取而代之,用法律捆绑宪法,将宪法中的无产阶级斗争的成果用“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的劲头,虚化为一条条具体的律文,使人在对不同的法律解释及其争论中淡忘国家政权的阶级属性,最终达到改变国家的无产阶级属性的目的。为此,列宁曾将“法权意识”分为“一般民主派的法权意识”和“劳动阶级的法权意识”[9],而前者实际上就是社会主义条件下“资产阶级法权”的另类表述,而后者的最高表现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

毛泽东说:“群众不帮助就没有力量。为了发展一个国家,力量不是来自别的地方,而是在于群众自己。不联系群众的政府是不巩固的,因为政府只能代表群众。任何政府对人民来讲总是少数,任何军队对人民说来也是少数。”[10]自然法是多数人即人民的暴力;法权,是胜利阶级的专政。与资产阶级专政不同的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目的不是强化法权,而是要利用法权消灭法权,让法权回归具有人民实践本质的自然法。故此,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几千年来总是说,压迫有理,剥削有理,造反无理。自从马克思主义出来,就把这个旧案翻过来了。这是一个大功劳。”[11]

拿破仑在康普福米欧和平会议[12]前表示:“法兰西共和国不需要承认,正如太阳不需要承认一样”,黑格尔说:“这句话的涵义,不外指事物实存的力量;这种力量已经保证了承认,更不用人们明白表示。”[13]拿破仑和黑格尔的话说明:多数人的力量是法权存在和实现的基础。

5、1941年7月15日、18日,毛泽东分别复电周恩来、刘少奇,提出“与日寇熬时间的长期斗争的方针,而不采孤注一掷的方针”,指出“七七宣言上已提积极进攻口号,将来可用带战略性的反攻口号”“但八路、新四大规模动作仍不适宜,还是熬时间的长期斗争的方针,原因是我军各种条件均弱,大动必伤元气,于我于苏均不利”。[14]尽管今天的历史条件及中日力量对比已发生了重大变化,从国际上敌强我弱的大势虽有松动但仍无根本转变,毛泽东“熬时间,不伤元气”的方针对于我们争取西太平洋斗争的胜利仍有指导意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