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城: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

周新城 2018-06-23 浏览:
我们现在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的现实纲领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这是迈向共产主义的一步。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带有过渡性的社会里,一定要牢牢把握未来发展的目标,否则就会迷失方向。任何时候都必须牢记,我们要朝着实现共产主义这一方向走,绝不允许倒退到资本主义去。忘记这一点,是会亡党亡国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们也应该以这样的态度对待作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经济基础的基本经济制度。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也是充满矛盾和斗争的。基本经济制度不可能凝固不变,它是在斗争中不断变化和发展的。我们必须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生产社会化程度的提高,按照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性质和发展要求的规律,不断发展和壮大公有制经济,在城市,不断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在农村,大力发展集体经济,保证社会主义因素不断增强和扩大。

周新城: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

制度自信,首先是基本经济制度自信

改革开放四十年了。在这四十年里,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国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人民已经从站起来走到富起来,科学技术也快速发展,许多领域已经进入世界先进行列。文化教育得到很大发展,文盲消除了,大学生在人口中的比重大大提高。地区差距也大大缩小了。同刚刚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候相比较,整个国家已经以嶄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的面前。虽然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还没有改变,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确实进入了新的时代。

我国建立并不断完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一切发展的制度保证。实践证明,在目前的历史阶段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完全正确的,它既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又符合我国国情。我们应该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抱有充分的自信。制度自信,是我们前进的动力。一旦丧失了制度自信,西方的渗透就会得逞,颜色革命就会到来。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由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等各方面制度组成的一个系统。在这个系统中,经济制度是基础性的制度,而基本经济制度又是整个经济制度的核心,具有决定意义。也可以说,基本经济制度是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说到制度自信,首先是指基本经济制度自信。所以,必须十分重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研究和宣传。

马克思主义是十分重视生产资料所有制问题的

基本经济制度指的是一个社会的生产资料所有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说的就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所有制结构。

马克思主义是十分重视所有制问题的。

为什么我们要重视生产资料所有制,把它看做是基本经济制度?这要从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道理说起。

人们要生活,就必须进行物质生产。物质生产是每一个人乃至整个社会得以存在的前提。而要进行生产,人与人之间必须结成一定的社会关系,这就是生产关系。脱离社会关系的、孤立的个人是不可能进行生产、从而也不可能生存的。人们在生产中不仅仅同自然界发生关系。他们如果不以一定方式结合起来共同活动和互相交换其活动,便不能进行生产。为了进行生产,人们必须发生一定的联系和关系;只有在这些社会联系和社会关系的范围内,才会有他们对自然界的关系,才会有生产。人的基本特性是社会性,这是人类同其他动物的根本区别所在。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往往喜欢从孤立的个人出发来研究社会经济问题,然而这种孤立的个人只存在于像《鲁滨逊漂流记》这样的传奇小说中,在现实社会中是没有的。即使是小说里写的流落荒岛的孤立个人鲁滨逊,他使用的工具也是其他人制造的,只是由他带到岛上去罢了。最后实在写不下去了,还要编个“礼拜五”出来帮忙。也就是说,即使写小说,也不能完全脱离社会来描写人。

在整个生产关系中,生产资料所有制是决定性的关系,它决定了人与人之间的其他经济关系,决定了社会的阶级关系和生产目的。谁占有生产资料,他在物质生产过程中就占有优势,就有可能支配丧失生产资料的人,使整个生产为他服务。在一部分人占有生产资料、另一部分丧失生产资料的社会里,人类就划分为阶级,就会产生剥削。由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整个社会的上层建筑,从根本上说,都是为占有生产资料的人服务的。可见,生产资料所有制是全部社会关系的基础。

所以,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强调,所有制问题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问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307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恩格斯总结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指出社会革命虽然是政治行动,但归根到底是为了改变生产资料所有制。他说:“迄今的一切革命,都是为了保护一种所有制以反对另一种所有制的革命。它们如果不侵犯另一种所有制,便不能保护这一种所有制。在法国大革命时期,是牺牲封建的所有制以拯救资产阶级的所有制”。“的确,一切所谓政治革命,从头一个起到末一个止,都是为了保护一种财产而实行的,都是通过没收(或者也叫作盗窃)另一种财产而进行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113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正是基于所有制在全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宣布,“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86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他们赞同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这一论断:私有制是剥削社会一切罪恶的根源,要改造社会,首先要改变所有制,即消灭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斯提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上升为统治阶级以后,必须“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彻底的决裂”,无产阶级应该对所有权“实行强制性的干涉”,“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93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